学者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学者中心

李昌平简介
编辑:李昌平 电话: 传真: Email:Email:cp163cn@yahoo.com.cn

李昌平,湖北监利周河人。1963年生,经济学硕士。有17年的乡镇基层工作经验,现任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中国体改研  乐施会顾问李昌平究会研究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兼职教授;兼任香港乐施会中国部顾问,朝鲜项目高级专员,著名三农问题专家,曾被评为《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6年“中国最具行动能力三农人物”。曾先后就读于湖北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系、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系,获硕士学位。1983年1月参加工作,历任湖北监利县周河公社团委副书记,监利县周河乡书记,毛市镇副镇长、周沟乡、拓木乡、棋盘乡党委书记、监利县县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务。2000年3月,他慨然上书朱镕基总理,反映湖北农村的突出问题,指出“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

乡镇干部的出路在哪?
时间:2013-07-17 点击量:2549 作者:李昌平

一票否决责任状制度的泛滥,逼迫乡镇干部成了实事求是天天挂在嘴上,欺上瞒下时时落实在行动上的一群怪人

 

  最近,有两位乡镇干部的异常举动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一位是四川省泸州市28岁的赵副镇长,他在辞职公开信上说,辞职是因为工作压力大、收入低、且工作偏离了自己的人生追求。每年平均有4个月在维稳,只有4个月在干正事

 

  另一位是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大池镇年仅25岁的副镇长小郑,他在办公室内上吊自杀,留下一纸遗书,上面写有工作压力”“被社会抛弃等字样。

 

  在很多人看来,这两位年轻的副镇长的行为不好理解。但并不令我惊讶,因为在17年的乡镇工作经历中,我也有过自杀的念头,最终选择了辞职。

 

  我认为,绝大多数乡镇干部也是弱势群体,估计很多人不会同意,但现实就是如此。

 

  在这个大一统且实行城乡二元体制的国家,乡镇干部处于体制的最底层,直接面对各种问题和矛盾,同时必须绝对服从体制的整体利益,并为体制的整体利益做出牺牲。因此,在基层工作的干部,无需读太多的书,不必有太多的想法,听上面的话,拼死命干就好了。年轻大学生去基层工作,如果修炼不够,必然会多一些痛苦

 

  最近十多年来,体制的顶端为了有效管理体制的底层,出台了越来越多的一票否决责任状制度。计划生育一票否决,社会治安一票否决,上访一票否决,安全事故一票否决,食品安全一票否决……基层干部为了应对无休止的一票否决责任状检查验收,不得不造假——假数字、假典型、假报告……甚至上下结合一起造假骗上上级也屡见不鲜。以计划生育为例,为了避免计划生育一票否决,一些地方的乡镇计划生育办公室和所有涉及计划生育工作的单位和个人,都不得不造假,出生率是假的、男女性别比是假的、计生罚款数据是假的……计划生育工作如此,信访工作如此,其他工作大体都是如此。

 

  一票否决责任状制度的泛滥,逼迫乡镇干部成了实事求是天天挂在嘴上,欺上瞒下时时落实在行动上的一群怪人修养到家的人能够适应这样的工作状态,修养不到家的人就不免精神抑郁了。

 

  另外近十多年来,从上往下派干部越来越普遍,没有背景的基层干部很难有上升的空间了。加上上世纪90年代以来干部年轻化的制度化,体制内已经形成了一种惯例——乡镇干部30岁以前到不了党委书记、乡镇长的位置,一辈子就几乎再没有上升到科级以上的机会了。付出多回报少,又得不到社会的公正评价,导致许多乡镇干部备感弱势,进而对人生价值彻底否定。于是,基层干部中的少数人行为失常——辞职、甚至自杀也就不足为奇了。

 

  乡镇干部辞职和自杀虽是个别现象,但反映出的体制性问题的严重性不容忽视。基层政权是中国社会的定海神针,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我认为,基层政权建设有两点最为关键:

 

  一是完善乡镇政府治权。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改革,加强了中央政府集权,乡镇政权处于体制的末端,乡镇政府的治权逐步被不断加强的部门权力碎片化了,乡镇政府几乎无权解决发生在乡镇的任何问题了,所有问题都必须到县级以上政府和县级以上部门解决。譬如:食品安全、生产安全、环境安全、土地纠纷、拖欠工资……1985年我任乡镇党委书记时,乡镇发生的各种矛盾几乎都可以在乡镇得到解决,农村几乎无人上访;2000年我第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时,乡镇发生的几乎所有矛盾都必须找乡镇以上政府和部门才能够解决,而上级政府却对基层政府实施上访一票否决,这是一种结构性的扭曲和矛盾。

 

  二是加强村社共同体建设,促进村民民主自治发展。上世纪90年代以来,绝大多数村庄由于逐步瓦解了村社共同体,村级组织服务功能逐步丧失,村民民主自治名存实亡。农村各种问题和矛盾层出不穷,并不断上交,导致乡镇政府部门穷于应付。

 

  但少数依然维持村社共同体的村庄,由于其产权、财权、事权和治权相对统一,集经济发展、社区建设和社区治理是三种职能于一体,确保了村社内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等协调发展和村民民主自治的不断完善。这些村庄在教育、医疗、养老、计划生育、环境保护、治安等大事小事基本不需要乡镇政府操心,也基本没有矛盾上交和村民上访。实践证明村社共同体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是社会治理非常有效的手段,是农村稳定和发展的基石。

 

  (作者曾任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