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学者中心

李昌平简介
编辑:李昌平 电话: 传真: Email:Email:cp163cn@yahoo.com.cn

李昌平,湖北监利周河人。1963年生,经济学硕士。有17年的乡镇基层工作经验,现任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中国体改研  乐施会顾问李昌平究会研究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兼职教授;兼任香港乐施会中国部顾问,朝鲜项目高级专员,著名三农问题专家,曾被评为《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6年“中国最具行动能力三农人物”。曾先后就读于湖北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系、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系,获硕士学位。1983年1月参加工作,历任湖北监利县周河公社团委副书记,监利县周河乡书记,毛市镇副镇长、周沟乡、拓木乡、棋盘乡党委书记、监利县县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务。2000年3月,他慨然上书朱镕基总理,反映湖北农村的突出问题,指出“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

强拆是制度结果,不是地方问题
时间:2013-05-27 点击量:1155 作者:李昌平

据李昌金透露,两年前他投书媒体的《透视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其中部分观点其实也得到了李昌平的认同,比如成为千夫所指的地方政府,其实也有它自身的难处。李昌金在此番的接受访谈中也说道:“我认为大凡那些深谙中国国情、有较长农村生活、工作经历的有识之士,尤其是广大基层干部,绝大多数都会支持我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

  在这一点上,李昌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李昌金只是用了一个极端的语言来表达了这个制度设计出错的一个现实,他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表达了,可是我们去抨击李昌金是不对的,我们应该反思我们的制度哪里出错了。强拆不是地方政府的一个创造,它是制度规定的结果,制度本来就是这么规定的,必须强拆,先有了出错的制度,不强拆是不可能的。全世界的强拆加起来也不会有中国的多,甚至不会有中国一个省多,那是因为制度必然的结果是这样的,所以不能怪地方政府。”

  以钉子户为什么会越来越多为例,李昌平就认为:“是典型的制度设计使然。假如农地要进入城市,首先要征用为国有的土地。而转为城市土地后,土地就增值了,如果说有制度规定,土地涨到某个水平,涨价的部分全部归公,它要有一个上线的限制。如果谁不愿意将这些土地开发而闲置的话,就要交税,闲置一年50%的税,闲置两年70%的税,闲置三年90%的税,闲置四年及以上100%税,这样就不会闲置了。如果制度没有这些规定,就会导向闲置土地。这样的话,闲置的时间越长挣得越多,农户当然不愿意去给政府了,要当钉子户了。如果制度规定了当钉子户得不到好处,为什么还要当钉子户呢?正是因为当钉子户可以得到好处,这个制度就是这么规定的。制度没有界定涨价的部分涨到某一个上限全部归公,使得人们根本没有办法闲置了。”

  而现在恰恰不是这样,李昌平认为:“在中国是谁强势谁得益,而不是谁守法谁得益。这个根源就在于法的本身,特别与土地相关的一系列法律出错了。既然是法律有问题了,如果不强拆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于是,李昌金的这个逻辑就成立了,强拆出了一个新中国。但是如果说制度设计是正确的,不强拆也可以搞建设,自然就没有强拆了,所以从一定意义上来讲,李昌金也没有说错,当然他的表达大家接受不了。不过,大家为什么不去反思我们的法律而跟李昌金过不去干什么呢?也没有这个必要。”

  至于制度构建问题,李昌平也有着自己深刻的思考。“原来我在文章中写过一个‘农转非减半’的构想。按照这个设想,比如说某一个城市弄一个规划法,这一片地明年建一批城镇,那片地明年后年建成城镇,那片地大后年建成城镇。规划法已经经过人大表决通过了,那到了明年,十亩地就成城镇了。中国的土地制度要耕者有其田,农民进入城市以后农民就不是耕者而是非农户口了,他的田就变成城市用地,因此农转非要土地减半,政府得一半,农民自己得一半。因为土地给农民只是种地的,耕者有其田是给农民种田的。但是农民一旦进入了城市以后就已经不是农民了,所以减半是合情合理的,政府不需要补偿。政府得一半地,修公园、修马路,搞基础设施建设,然后把土地拍卖了,这是地方政府的收益,它也解决了公共利益。而农民进城成为市民了,还剩了一半的土地。按照规划,农民搞工业、搞商业都行,但增值的一部分要纳累计税。如果是这样,还需要强拆吗?就不需要强拆了,农民收益在不断增长,增到一个点的时候纳税,增值越多纳的税越多,这个税收是为全国人民共享。但如果农民觉得地价还会涨,现在不开发闲置着,这也是可以,但闲置一年50%的税,闲置两年70%的税,闲置三年90%的税,闲置四年以及以上100%的税。这时候还闲不闲置?肯定就不闲置了。所以就不需要强拆,政府也不需要去开发。但现在制度就不是这样设计,所以全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和一个地方,像我们这么搞强拆的,我们国家的制度设计的是必须要强拆,不强拆是不行的。”

  对此制度出错的问题,李昌平提出的对策无他,就是从制度入手,只有修改制度才能解决问题。“为什么每一个政府都有拆迁办,都要把黑社会找来拆迁呢?就是制度使得只有强拆这个措施,因为制度设计的只有通过强拆才能解决问题。有的人说我补偿低了,补偿高一点就不当钉子户了。但如果补偿得越高,钉子户就会越多嘛,这是人性使然。什么叫合理补偿?我说补偿100万,你说你要300万,这些都是没有法律界定的,而且是没有上限的,所以也可以说,这个与补偿的多少也必然没有关系,强拆是制度规定的。在设计制度的时候,只有通过强拆,政府的利益才是最大化的,谁有暴力谁获利。而谁当了钉子户,他的利益往往也会是最大的。所以整个制度的设计都是谁有暴力谁获益,钉子户其实也是一种暴力,而政府也有更多的暴力,政府比他更暴力,政府的收益就最大了。如果他的暴力要高过政府,他的利益就最大化了。所以整个制度设计就是谁暴力,谁有收益。然后对抗式的强拆不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