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观察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观察

河南长垣数百亩土地涉嫌以租代征 仍未停工
时间:2012-9-12 0:00: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潘志贤 浏览: 9530

      从农民手里租地每亩每年1300元 政府倒手每亩11.8万元卖给企业

     

     

    长垣再制造产业园区入口处竖起的规划效果图

     

     

     

    长垣县国土资源局对芦岗乡政府发出的《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

     

        今年6月,河南省长垣县部分小微企业主和农民向中国青年报反映,该县以综合整治铸造锻打行业为名,在芦岗乡规划建设再制造产业园区,强行租用农民耕地,并强卖土地给企业,强制全县铸造锻打企业搬迁。

     

        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多次前往长垣县调查采访,发现作为该县重点项目的再制造产业园数百亩土地涉嫌以租代征,当地政府从农民手里以每亩每年1300元左右的价格租用土地,倒手就以每亩11.8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企业。

     

        长垣县国土资源局近日已下发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但建设仍在进行中。

     

        如果不搬迁,就强令拆除

     

        “长垣县政府在没有国家批文的情况下,以借用土地指标的形式,在黄河滩区划出400亩耕地,要求全县铸造锻打企业从731日到1031日,无条件搬迁进去,土地以每亩11.8万元的价格强卖给企业,而这400亩耕地,是政府以租赁的方式从当地百姓手里强行征用的。老百姓也是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长垣县一些铸造锻打企业主向本报反映情况时这样写道。

     

        长垣县位于河南省东北部,属新乡市,有“中国起重机械之乡”等美誉。起重机械制造业也带动了铸造锻打等相关配套产业的迅猛发展。目前,长垣县已发展了铸造锻打企业160多家,不少人抓住机会发家致富,改变了命运。

     

        今年以来,长垣县称根据省有关文件精神和《河南省铸造行业准入条件》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全县辖区内铸造和锻打行业进行综合整治。该县为此还成立了“长垣县整合提升铸造锻打行业工作领导小组”,下发了一系列红头文件。

     

        让铸造锻打企业主不安的是,长垣县对铸造锻打企业的“整合提升”,最基本的要求是企业必须搬迁到县里规划建设的再制造产业园,否则必须停产。

     

        66日晚上,魏庄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打电话通知我,让第二天上午8点半到县政府综合楼开会,关于铸造锻打企业搬迁的事。”某锻打企业负责人王强回忆说,第二天参加会议的大概有80人,出席的还有县领导,芦岗乡政府也有领导参加。

     

        “会上念了三个文件,阐述了铸造锻打行业的缺陷和不足,还有落后和环保问题。”王强说,“但会议谈的主要是卖地,说每亩优惠到11.8万元。”

     

        “县长在会上说,芦岗再制造产业园区用地按照国家标准是每亩16.8万元,现在优惠下调到最低每亩11.8万元。”锻打企业主张军告诉记者,“如果不搬迁,就强令拆除,如果搬到外县他就不管了。”

     

        记者在长垣县人民政府网站上查阅到,该网67日发布的《我县召开整合提升铸造锻打行业工作会议》写道:“会上,县长武胜军要求相关职能部门和乡(镇、办事处)要利用好再制造产业园这个产业发展载体,严格落实行业准入政策,鼓励企业重组,积极探索行业整合提升的新途径和新办法,更好地实现行业整合,形成规模效益,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我县铸造锻打行业发展再上新台阶。”

     

        “我们正常经营的企业为啥非得搬迁呢?也不影响城市规划,目前都在政府划定的工业区内。”一锻打企业负责人高杰说,“我们现在的厂子离县城10多公里,新建的再制造产业园也是离县城10多公里啊!”

     

        记者了解到,目前该县的铸造锻打企业均分布在各个乡镇,多数离县城10公里左右,较近的也有5公里。

     

        “政府完全可以就地改造啊!政府应该指导,可以淘汰旧工艺、旧设备。”王强说,“其实企业为了生存也会主动改造。”

     

        7月下旬,张军等七八个企业主一起去找县委组织部长张秀田反映情况,“张部长说影响总体规划,本届政府有超前的眼光。”

     

        交钱买地就可以暂时继续在原址生产

     

        为了做好铸造锻打企业的整合提升,长垣县今年先后出台了多个文件,其中“长政文〔2012227号”文件《长垣县人民政府关于关停县域内违法铸造锻打企业的通知》有这样几条规定——

     

        没有在再制造产业园选址建厂、证照不齐全、不缴税,产能低、停产或半停产的铸造锻打企业,2012731日前一律依法予以关停。

     

        证照不齐全的铸造锻打企业,2012731日前在再制造产业园选址建厂的,其原厂及其所兼并企业可暂时生产,但20121031日前原厂及其所兼并企业依法予以关停。

     

        证照齐全的铸造锻打企业,已在再制造产业园选址建厂的,其原厂可暂时生产,再制造产业园形成产能后,依法对原厂予以关停;没有在再制造产业园选址建厂的,一旦再制造产业园产能达到全县制造装备业的发展需求,依法予以关停。

     

        2012731日后进驻再制造产业园的县域内企业不再享受再制造产业园的相关优惠政策。

     

        对于不按照本通知规定的时间进行关停搬迁和整合提升的县域内铸造锻打企业,由税务部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依法从严查处;工商部门依法吊销其营业执照;电力部门依法对铸造锻打企业停止电力供应。

     

    ……

     

        县政府红头文件中的这些规定,让一些铸造锻打企业主认真研读后心生疑惑——难道以是否在再制造产业园选址建厂为标准决定一个企业的生死?

     

        谈到对铸造锻打企业“整合提升”的缘由,长垣县科技和工信局有关负责人解释说,主要是贯彻“豫工信〔2011359号”文规定的《河南省铸造行业准入条件》,对将来整合后达标的铸造企业备案并报省工信厅审批。他说,县里的这些铸造企业没有一个达到省里规定的产能标准。

     

        这位负责人也承认,省里的准入条件是针对铸造企业的,对锻打企业目前没有限定条件。记者表示,眼下锻打企业也被断电关停,他说,应该是没有经过环评。

     

        记者从长垣县环保局了解到,该县的160多家铸造锻打企业只有一家经过了环评。

     

        尽管多数企业主反对,但大部分企业7月被停电;818日,则收到了长垣县整合提升铸造锻打行业工作领导小组下达的“限期拆除通知书”。

     

        “限期拆除通知书是由环保局牵头送达的,晚上才送到,说是县政府下达的任务,双休日两天必须送达完。”高杰告诉记者。

     

        根据该县的安排,815日至910日,为自行拆除阶段;911日至30日,为强制拆除阶段。

     

        该县恼里镇一锻打企业主向记者出示了自己收到的限期拆除通知书,上面写着:“现责令你(单位)于2012910日前对生产设备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县政府将组织有关部门对你(单位)依法进行强制拆除,由此引起的一切经济损失和法律责任概由你(单位)承担。”

     

        “企业只要认购了土地,原企业达标不达标都可以继续在原厂址生产,新厂更可以不问合格不合格,都可以生产。”王强等人愤怒地说,“8月又说,只要先预交每亩5万元,交5亩地的款,就可取得在原址继续生产的权利。相反,如不遵守此条件,有证、达标、合格企业也不准生产,必须停产。”

     

        “省里限定准入的是铸造企业,对锻打行业目前国家都没有标准,长垣县是否是借整合之名敛财搞盲目扩大化呢?”王强很不解,也很委屈,“铸造锻打企业生产设备笨重,搬迁难度大,如一家企业今年初购进一套先进设备,安装就用了半年时间,现在刚装好,就要再拆卸搬迁。一家稍微上规模的铸造锻打企业,搬迁费用就要100万到200多万元,更不要说再买地建新厂的费用了。尤其今年,受经济形势影响,铸造锻打行业生意普遍惨淡,很多企业借有高息贷款尚无力偿还,如搬迁,就意味着企业面临倒闭。”

     

        “现在我们都是先进设备先进工艺,为啥还要强制搬迁呢?”张军说,“为啥不补偿?为啥不租地而让买呢?为啥厂房不出图纸让自己盖呢?”

     

        有被租地农民反映没见过也没签过合同

     

        820日,记者在长垣县再制造产业园看到,附近田野里的玉米等庄稼郁郁葱葱,丰收在望。

     

        长垣县再制造产业园现在还只是一个蓝图,在撂荒的空旷土地上,除了几间简易房子作为办公室外,中间只修好了一条主干道,几个开工的厂址附近堆满了石子等建筑材料,旁边是推土机、挖掘机等设备。

     

        在旁边高高竖起的长垣县再制造产业园规划图和效果图上,记者发现上面清晰地注明:“长垣县再制造产业园位于芦岗乡乡域南部,与魏庄镇接壤,紧靠起重工业园区和参木工业园区,总规划面积为62.66公顷。”换算一下,长垣县再制造产业园区规划面积约为940亩。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长垣县再制造产业园一共占了芦岗乡韩庙村、三青观村和东河集村等3个村庄的土地。

     

        “俩儿子不到3亩地,全给他们占了。去年收秋后就不让种了,没一家愿意给他们的,可是硬不让种也没办法啊!”韩庙村的王好德说,“地都是好地,可见粮食了,一亩地都1000多斤麦,秋季也见1000多斤粮食呢!”

     

        “原来听说是按每亩4万多元买断,谁知道后来又不算了。”韩庙村的刘能说,“眼下是租给他们,啥手续也没有,合同也没有,不给就硬推。”

     

        “十来口人的地全占了,现在弄得一分地也没有。”韩庙村的巧莲苦笑道,“咋弄?出去打工!挣来钱吃,挣不来钱不吃。”

     

        “一亩地1300元,俺4口人三亩七分地,共4000多元,大队(村)直接打卡上了。”刘能说,“谁也没见过合同。”

     

        韩庙村的一个五六十岁的村妇说:“老百姓不敢告,谁告以后别打算过好日子了。”她的儿子说,村干部有的跟地痞流氓勾结,谁不愿意就会被暴力威胁,曾经有村里的官儿当众打老百姓几耳光,叫咋就咋。“不敢了啊,村干部能拿住你。”他说,“他们都拿老百姓的地做生意了。”

     

        韩庙村村支书王相田821日告诉记者,再制造产业园占用该村土地300来亩,一组150来亩,二组80来亩,三组40来亩。

     

        “租地都是20年,签有合同,合同都交给乡政府了,还要公证呢!”王相田说,“合同从去年年底春节前就开始签了,过了年签的多,3月才全部签完合同。一式三份合同都在芦岗乡政府押着呢!”

     

        对于记者提出的村民没见更没签合同的质疑,王相田说:“租谁的地谁签,村干部一律不准代签,合同村民都摁指印了。”

     

        但记者在该村调查时,询问了一组和二组的10多个村民,他们都表示没见过合同,更没签合同。

     

        “就今年才开始,哪一季都得给钱。”王相田说,“钱都打卡上了,一家一卡,粮食直补折。”

     

        王相田的妻子表示,他们家一共六七亩地,占了4亩多地,剩下的地打粮食“还够吃”。她说,占地后有村民剩下几分地,有的剩1亩地,有的剩二三亩地,多少都剩了点儿地。

     

        王相田说,“有的农民不愿意种地,还说叫俺的地换给你们吧!”

     

        相比三青观村,韩庙村的农民还算是幸运的,毕竟他们的地被“租用”后已经拿到了租金。而三青观村的农民,去年收秋后土地被占用,到现在撂荒在那,却一分钱的“租金”还没拿到。

     

        三青观村前任村支书许文志告诉记者,签完合同才能给钱,现在合同还没签完。

     

        对于是否都让村民亲自签合同的提问,三青观村支两委宋秘书坦陈,有的村民都不认字,没法亲自签合同,因此合同都是由村干部代签。“但合同都让村民自己摁手印。”

     

        在三青观村支两委办公室,记者查阅了几十份已签名的合同,发现许多合同的笔迹都相似,村民签字日期均为2012630日,证实了宋秘书所说由村干部代签的说法。

     

        企业主担心跟着政府犯法

     

        王强告诉记者,据他了解,已经有20家左右的企业缴纳或者预交了买地款,而且都是锻打企业。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伟业建筑的王胜伟交了90多万元买了7亩多地,南浦的支现雨、李相勤预交了40万元买10亩地,社鑫机械的王雪昌预交8万元,王景良预交10万元等。

     

        “已有14个厂下了地基,都是钢结构的。”王强说,“除了卖地,园区还卖厂房车间,有的人在建厂房,从中牟利。”

     

        “反正钱交上了,不买厂房也得买,否则土地预交款就没了。”高杰说。

     

        有人愿意交钱买地,但多数企业主却是顾虑重重,“担心跟着政府犯法”。

     

        “国家对土地的保护力度越来越大,对违法占地惩处越来越严厉,县乡政府将‘租地’变为‘卖地’,在土地使用指标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对卖给企业新厂址的土地证也只是口头承诺,在土地买卖的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企业怎么能不担心违法占地的变故?到时候,企业该如何自处?”王强忧心忡忡地说。

     

        高杰也说:“政府租地再卖,没有批文,还说会给土地证,这不是政府违法让企业也跟着违法吗?”

     

        记者见到了某锻打企业主缴纳买地款的收款收据,上面写着:“今收到×××人民币几十万元,摘由:芦岗乡再制造产业园择地款”,单位盖章为“芦岗乡再制造产业园建设管理办公室”,经收人签字为“杨洁”,盖章为“夏鹏远印”。

     

        记者多方了解,证实杨洁为芦岗乡会计,夏鹏远为芦岗乡人民政府乡长。

     

        乡长承认“确实没有批文”

     

        201294日上午,在芦岗乡政府会议室,乡长夏鹏远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

     

        夏鹏远告诉记者,从去年9月收秋后开始租用土地,当时是为了发展晚秋黄梨种植,由江河农业公司出面承租,共租用三青观、东河集和韩庙三村土地1600亩,是作为高效农业种植来发展的。

     

        “结果一整年任何东西没种,原因是去年遭遇50年一遇的内涝,县农业结构调整任务很紧一直到11月底水都没下去。”夏鹏远说,“到今年元月,县里有个政策,想整合提升小铸造小冶炼行业。”

     

        夏鹏远分析说,铸造锻打行业都分布在村庄里,污染、扰民,产能不高,产品质量也不是很好。

     

        “乡里得到消息后,传统的农业乡刚好可以提升配套,对经济发展也是大转折。”夏鹏远说,“从1月开始规划,乡里想搞一个再制造产业园,由郑州的一个设计公司做的规划,目的是承接起重机配套的上游产品。”

     

        “规划是960亩,一期实施200亩,选址在离村庄六七百米比较空旷的地方。我年也没过,跑了几天选址。”夏鹏远告诉记者。

     

        夏鹏远说,选址确定以后出现两个矛盾,一是与江河农业公司的矛盾,二是用地性质矛盾,不是工业用地。“书记乡长一起与农业公司老总谈,让地;第二是做土地调整规划,挂钩规划,实现占补平衡。”夏鹏远说。

     

        “现在省政府常务会议还没下批文,在没有下批文前,赔青苗损失。”夏鹏远坦陈,“县里的态度是,干事可以,在土地方面绝不可以违规,不可以违规建设。”

     

        “乡里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确实没有批文,有侥幸心理,觉得批文该下了,抢先一步。”夏鹏远告诉记者,“昨天县国土局下达了处罚通知书,要求停止建设等待批文。”

     

        夏鹏远也承认:“工业用地咋能租?一直在等批文,协议一直没形成,批文没下来,租地显然不行。村支书说有4家不同意租地的。”

     

        对于具体租地亩数的提问,夏鹏远答复记者:“刚开始说400亩,先报了200亩,下半年报第二批200亩,总体规划分好几年实施。”夏鹏远告诉记者,县政府资产会上定的是每亩11.8万元,“评估地价,全县正常工业用地价每亩16.8万元,县里为了扶持这个产业,才优惠到这个价格。”

     

        记者提出查看与江河农业公司的租地合同、乡政府与村民的租地协议和县国土局监察大队的处罚通知书等,夏鹏远安排人查找,但终因各种理由,记者直到下午下班也没有从芦岗乡政府拿到需要查看的文本资料。

     

        夏鹏远表示,针对现状接下来将采取几条措施:一是接受县国土局监察大队的处罚,立即停建;二是对群众的补偿,915日以前全部到位,弥补损失;三是对敲诈企业欺压群众的行为,如果有,由综治办和司法部门介入,全面妥善处理。

     

        国土资源局责令停止违法行为,但施工仍继续

     

        821日,记者以买地企业主的身份询问长垣县国土资源局某科室工作人员,再制造产业园是否能办下来土地合法手续时,这位工作人员称:“再制造产业园是县里的重点项目,听领导的意思,领导让办,就能办下来证。”

     

        在长垣县国土资源局审批科,记者询问再制造产业园区的用地是否有合法手续,该科室工作人员称:“上周三已上报省国土资源厅审批了,材料刚报走。”

     

        几经周折,记者在该局规划科终于见到了一个表格:“长垣县2012第三批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建新区用地项目”。这份材料显示,长垣县国土资源局8月中旬刚刚上报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审批的有韩庙村和东河集村的3块地,没有三青观村的土地。这批上报的城乡增减挂钩项目用地共计11.9883公顷,换算一下,还不到180亩地。

     

        821日下午,记者到长垣县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反映情况。队长李蒲军称没有接到群众反映芦岗再制造产业园区违法用地的举报,没有立案,也没有派人调查。

     

        记者以再制造产业园涉嫌以租代征,违法用地规模较大为由,请求监察大队立案调查。李蒲军答应“派人了解一下再说”。

     

        93日,记者先后两次与李蒲军通话。李蒲军称:“前两天已派人去看了,已经停工了。”当记者表示再制造产业园仍在施工并没有停工时,李蒲军表示再问问后答复。

     

        “我们的人走后,他们又开始施工了。”李蒲军后来回复记者说,“我们也没办法,我们的执法权有限。”

     

        94日下午,当记者再次联系李蒲军时,病中的李蒲军让记者赶到了监察大队办公室。

     

        李蒲军给记者出示了一份《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长国土监字201209号),上面写道:“芦岗乡人民政府:你(单位)未经依法批准,擅自占用土地建厂房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59条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73条的规定,现责令立即停止上述违法行为,听候处理。”盖的公章是“长垣县国土资源局”,而落款日期是2012814日。

     

        94日中午,当记者离开再制造产业园区时,建设仍在继续,没有停工迹象。

     

        王强听说,近日,各个乡镇工商所又通知,让各村小微个体机械加工商户到工商所统计填表,准备下一步的搬迁。“机械加工小微商户有上万家,他们都是自己给自己打工,更没有能力搬迁。”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部分企业主和农民系化名)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