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观察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观察

福耀玻璃公司的工会风波
时间:2017-9-22 17:31:00 来源:微工荟 作者:谢林 浏览: 739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微工荟(ID:wei-gonghui)


    福耀玻璃是国内汽车玻璃产业的头号巨头。它的老板曹德旺,从四十年前的乡镇企业采购员起家,成了今天世界知名的富翁。


    多年来,曹总有过一次裁掉上千员工的铁腕措施,也因为多次掏钱周济社会上的困难家庭,被媒体称为“曹大善人”,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

     



    在美国投资建厂

    长期以来,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是福耀玻璃的一个大客户。几年前,美国政府要求福耀来美设厂,以便增加当地就业,否则就提高产品关税。


    2016年前后,在衰败已久的“老工业基地”俄亥俄州,福耀公司选了一个小镇莫瑞恩作为厂址。工厂试投产后,员工很快达上千人。对这个不足万人的小镇来说,福耀厂算是经济支柱了。

     


    最近几十年,美国工人就没过上几天舒心日子。他们经历过工厂搬迁海外、员工扫地出门的大下岗时代,他们也经历了物价年年上涨,工资纹丝不动的“繁荣”光景[1]。莫瑞恩的当地人找一份稳定工作不太容易,比较看重福耀提供的机会。

     

    但是厂里并不太平。一年多来,福耀员工在社交网站上讲了不少厂里的破事儿。


    关于工人最关心的工资标准,说法不一:公司表示比当地最低工资(13块美元/小时)还高两块,但有员工揭发说刚进厂只能拿10块。工位上的某些化学品只有中文名称,用多了身上起疙瘩。厂里不及时发放劳保用品,员工操作时容易被玻璃擦伤。有些机器排烟影响附近工人的呼吸,但是车间缺乏通风设备;相关工位的工人申请防毒口罩,厂里推三阻四,有的管理还把机器排的化学烟尘说成“开机造成的热空气扩散变冷,形成无害的水雾”,让员工不要大惊小怪。


    有时流水线发生异常需要修理,管理却不许机器停下来影响产量。如果家里有事,员工申请带薪假要提早申请,申请不能及时批下来,请假就成旷工了。至于管理层违规指挥,更是家常便饭,工人敢提意见就等着穿小鞋……


    除了在网上发泄情绪,也有人采取了更积极的行动。2016年5月,11名福耀工人向当地的安监、卫生部门举报厂里的生产安全、职业保护问题。几个月后,有关部门认定福耀厂有“违规行为”,比如缺乏完善的锁定防护机制,以确保工人修理或保养设备时机器电源是关闭的,这样容易引起断肢甚至死亡事件,最终罚了公司十万美元。

     


    工人有不满,老板曹大善人也发火了:他看这帮美国工人也挺不顺眼的…… 2017年夏天,曹总对《纽约时报》表示“有些(莫瑞恩的福耀厂)工人是在磨洋工”[2]。总之,福耀厂的劳资交流是这样的:工人背地里骂老板不是东西,老板公开骂员工太懒。在中国的工厂里,这种“空中交流”实在太多,曹老板久经风雨,几个员工骂街能奈我何?但是这次他有点紧张,因为工会来了。

     


    工会的介入

     

    福耀玻璃属于汽车生产链的配套环节。而在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这个工会组织一直很有影响。2015年,UAW的工作人员开始接触莫瑞恩的福耀员工。2016年4月,它召集福耀工人开过一次会,据曹总证实,至少有二三十个员工参加[3]。同年5月,它协助了工人举报工厂的那次行动,还号召民众在网上签名抨击福耀厂的生产安全问题。


    同年十月,在福耀厂试运行期满后的“正式”开厂仪式上,一群员工到场抗议,背后看来也是UAW撑腰。“工会在福耀闹事”的消息传到了中国国内,把曹总气得够呛,在采访中一再强调:“如果我们(招人时)能够查到他(是以前的工会积极分子),肯定不要他。……这些人是唯恐天下不乱。”[4]

     


    要提醒读者的是,美国工会这些年一直走下坡路,精神头一年不如一年。工会在各行业员工中的覆盖率,从1979年的24,1%,降到2014年的11,1%,企业的劳资集体协议覆盖率,从1979年的27%,降到了2014年的12,3%。与此相应,UAW会员从前的工资高,医疗、养老有保障,如今江河日下。


    最近十年,光是全美三大汽车公司的大幅度削减养老金行为,就发生过好几次,每次UAW都对老板让步了,自我安慰“可能会更糟”。当然,UAW的会员数量也“水退船低”!从1979年的150万降到2017年的50万左右。

     

    对这样一个已经“不怎么能打”的工会,曹老板为何还要提防呢?因为工会毕竟可能让工人用自己的力量去落实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什么都依赖老板的恩赐。一个老板,除了工资,他未必一毛钱都不肯多花到工人身上,但是他总希望工人坐等他“给”,而不是自己来“拿”。曹大善人就是这样一个典型老板,一旦工人似乎要来“拿”了,曹总是寸土必争的。



    短暂的交手后是平静

     

    2017年4月,莫瑞恩的福耀厂一面诉苦“去年巨亏四千万”,一面高调宣布给“全体”员工加了工资,但留了尾巴:厂里的临时工貌似不在加薪行列。与此同时,公司也展开了紧锣密鼓的公共关系活动:当地政府多个部门或明或暗地出来为福耀说了好话,七十挂零的曹老板多次出场,在记者面前以大家长口吻描绘了老板员工在莫瑞恩的新年宴会上“吃喝玩乐”其乐融融的画面[5]。国内的主流学者也纷纷献策,提醒福耀集团多向俄亥俄的本田厂学习,它开张40年,一直没有工会,可见日本人手段高明,值得效仿。

     

    老板那边忙着修墙补漏,工人这边呢?无论有没有UAW的协助,莫瑞恩的福耀员工是否会在组织起来的道路上再进一步?暂时不得而知。


    多年来,曹大善人强加给国内员工的,是这样一套秩序:“我不要你买(医疗)保险,不要(你员工)出一分钱,就硬性规定员工的嫡系家属重大病患(由福耀)集团管,报上来我处理。”换句话说,这套秩序下,员工最宝贵的一切,都取决于“报上去……等待老板处理”。


    也许,这也是福耀集团为美国员工准备的未来?工人会感恩戴德?或逆来顺受?时间将说明一切……

     




    [1]1997年,一个全日制工人的法定最低年收入为10452美元,但实际购买力反而比1968年的最低工资下降了33%。

    [2]2017年6月12日,《纽约时报》文章《中国工厂遇到了美国工会》

    [3]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7_06_26_415206_s.shtml2017-06-26“曹德旺:全家曾退美国绿卡要把中国老企业文化推给美国”

    [4]同上

    [5]同上“我们现在包了一个棒球场,包一个晚上,全厂员工可以带着老婆、孩子去棒球场上面。看打球,享受那一些事儿,也有抽奖,也有那个吃喝玩乐……我们现在大概一年会搞两三次的派对,烧烤什么的。”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