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艺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文艺

评《战狼2》:小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狂热与狭隘
时间:2017-9-22 16:05:00 来源:新青年2017 作者:徐隆彬 浏览: 739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青年2017(ID:xqn201699)


    8月20日公布的票房,战狼2已破50亿,如此高的票房说明了什么?在我看来,战狼2是中国小资群体的晴雨表,测试器——可见中国目前小资产阶级的数量庞大,在此我们回顾列宁对爱国主义的理解,以飨读者。



    一、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小资产阶级比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都更加爱国。


    在阶级社会中,作为阶级范畴的爱国主义,总是同各阶级的经济地位和经济生活条件相联系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按照这一原理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无产阶级同祖国的关系和对祖国的热爱程度进行考察时,曾这样指出:“现代的工业劳动,现代的资本压迫,无论在英国或法国,无论在美国或德国,都是一样的,都使无产者失去了任何民族性。法律、道德、宗教,在他们看来,全都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资产阶级偏见。”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作为雇佣劳动者的无产阶级不占有任何生产资料,他们在经济上受剥削,政治上受压迫,思想上受束缚,这样的经济政治地位和经济生活条件,无疑冲淡了他们对于资产阶级统治下的祖国的热爱,相反他们对于各国无产阶级怀有更为深厚的感情。正因为这样,所以“工人没有祖国”。


    列宁继续了马恩的这一考察,他指出:唯利是图的“大资产阶级比较国际化”,他们为了追逐利润奔走于世界各国,并通过银行等网络同世界各地建立了广泛的联系,所以“资本是不知有祖国的,并且通过世界历史上许多重大事件证明,它把维护各国资本家反对劳动者的联盟放在祖国和人民的利益”。


    小资产阶级则不同于无产阶级,它占有少量的生产资料,并借此劳动和投机,同时它也不同于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不大活跃,同其他国家很少联系,也没有卷入世界范围的商业周转”。所以列宁说:“小资产阶级由于自己的经验、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具有客观从属性。由于阶级利益的根本对立,因而在爱国的政治方向上,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也截然不同。


    在资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总是同维护本阶级的统治地位密切相关的,而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则总是同反对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紧紧相连的。


    在无产阶级专政的“过渡时期”,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是同消灭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恢复资本主义制度相一致的,而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则是同社会主义相统一的。所谓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具有客观从属性,正是指它在爱国的政治方向上具有客观从属性,而结论从列宁的有关论述中是不难得到的。



    列宁在分析小资产阶级的阶级特性与政治立场时,曾这样写道:小资产阶级“是半劳动者,半投机者”,“作为劳动者倾向于社会主义”,作为投机者“倾向于资产阶级,倾向于自由贸易”。同时,“小资产阶级由于它的经济地位的根本特性,不能采取任何独立行动”,“在决定性的战斗中没有能力采取任何独立的立场”,所以,“它必然地、不可避免地动摇于资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之间”。这就是说,小资产阶级无论是和资产阶级还是和无产阶级,在利益上都有相一致和相矛盾的一面,特别是由于小资产阶级“没有能力采取任何独立的立场”,所以它在政治立场上只能是追随资产阶级或无产阶级,具体到政治方向上,它自然也只能追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或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


    从世界历史的无数事实中可以看到,当资产阶级打着爱国主义旗帜,反对封建势力,巩固资本主义制度的时候,当他们反对外来的侵略与干涉,维护资本主义国家的独立与尊严的时候,小资产阶级是拥护的,当资产阶级在“爱国主义”的叫喊声中,以战争为手段去侵占别国领土、劫掠别国财富、压迫他国人民的时候,小资产阶级也是赞同和支持的。在这些时候,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显然是从属资产阶级的。当无产阶级高举着爱国主义大旗,反对 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和经济封锁,巩固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的时候,当无产阶级为了建设社会主义祖国去剥夺剥夺者的时候,小资产阶级也同样是予以赞助的。在这些时候,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应当说是从属无产阶级的。只是由于它政治上的局限性,目光短浅,易受欺骗以及它的爱国主义的狂热性使然,在这个时候它有时又“跑进了另一间屋子”,又从属了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而已。


    例如在苏俄1918年春天的布列斯特和约期间就是这样: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并未停息,强大而凶残的德国强盗断然不顾苏维埃政权的和平呼吁,并向苏俄提出了种种粗暴的要挟,而此时苏俄已是筋疲力尽。在此严峻的形势下,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党从维护祖国和革命的根本利益出发,决定暂时牺牲自己的部分民族利益,接受德国苛刻的议和条件而同其缔结一个能为苏俄带来和平喘息时机的布列斯特和约,以便利用这个喘息时机来巩固政权,积蓄力量,然后再“重新奋起”。但是俄国资产阶级却在“爱国主义”和“保卫俄罗斯”的旗号下,疯狂反对俄德议和,声称接受德国的议和条件就是“出卖俄国”,它的真实目的就是企图借德国之手来绞杀苏维埃政权,并使俄国的资本主义制度得以恢复。此时俄国小资产阶级的愿望尽管同资产阶级截然不同,但由于它看不清布尔什维克党这一策略的实质而不幸滚入了资产阶级的泥潭,并同资产阶级一唱一和。列宁在谈到这个情况时说:“在布列斯特和约时期,因为爱国主义问题,.小资产阶级群众离开了我们,……落到了我们的敌人那一边”,“现在小资产阶级渡过了这个时期。现在爱国主义又把它推向我们这一边,—结果就是这样,历史就是这样迫使它行动的。”这就是说,在布列斯特和约时期,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从属了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而随着无产阶级证券的巩固,小资产阶级渐渐地又从属了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这就是说,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并没有自己独立和明确的政治方向,而只能在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和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之间摇来摆去,不是摇到“那一边”,就是摆到“这一边”。


    诚然,小资产阶的爱国主义是同其自身的阶级利益紧密相联的,如果抛开上面所列举的它“本来要进这间屋子,结果却跑进了那间屋子”的情况不谈,它在爱国方而采取什么样的政治倾向,首先是从它本阶级的利益出发的。比如当资产阶级在“爱国主义”的叫嚣声中去进行侵略和扩张,小资产阶级之所以拥护和支持,仅仅是因为它能够从这些侵略扩张中分一部分利润;无产阶吸在爱国主义的旗帜下,为了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为了建设社会主义祖国,去剥夺剥夺者的时候,小资产阶级之所以表现得“比工人还革命些”,仅仅是因为它对资产级有更多的“怨恨、愤怒”和妒嫉,并希望从这样的剥夺中分享到部分利益。然而在客观上,在事实上,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总是从属了资产阶级或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诚然,小资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也有它自己的理想,它最理想的国家形式是所谓“全民民主的国家”、“自由的人民国家”,正如列宁所说,对于这样的国家小资产阶级是最热爱的,然而在现实当中,这样的国家是永远一也不会产生和存在的,因而归根到底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在政治方向上还是从属了资产阶级或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



    二、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有时会表现出狂热性和荒唐性


    小资产阶级是一个易于狂热的阶级,无论是在资产阶级革命时期还是在无产阶级革命时期,人们都能看到小资产阶级的革命狂热,在爱国方面小资产阶级也同样会表现出它的狂热性,尤其是当自己的祖国遵到外敌入侵或直接威胁的时候,它的爱国狂热就表现得愈发明显。小资产阶级的这种爱国狂热,不仅是由它的经济条件从根本上决定的,同时也是由它的经 挤条件所决定的它的诸如政治上的局限性、感情用事、易于激动等特点直接决定的,这就使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有时会跨越真理的极限,而带有明显的盲目与荒唐的印记。有时这种盲目与荒唐居然达到了这样的程度,以致将他们诚挚热烈的爱国愿望变成了客观上的卖国行动。例如在我们刚才所提到的苏俄布列斯特和约时期,俄国小资产阶级就表现出了这种带有狂热性与荒唐性的爱国主义。列宁在谈到俄国小资产阶级的这种爱国主义时说:这种爱国主义绝然不允许苏俄签订这样一个割地赔款的“屈辱”和约,不允许苏维埃政权采取这种“丢卒保车”和“将先胜之,它根本不考虑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而是要人们感情用事”,只有“诉诸革命者的感情”,同德国血战到底,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而“采用其他斗争方式简直就是违背革命者的天职”,所以列宁说:“我国无产阶级的一个特别巨大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困难,就是它不得不经过一个同爱国主义断然决裂的时期,即布列斯特和约时期。”列宁在这里所说的“爱国主义”,指的就是这种诚挚、狂热而又荒唐的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




    三、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具有很大的狭隘性


    小资产阶级的小私有者的经济生活条件,决定了它的爱国主义必定是狭隘的。马克思在谈到法国农民小私有者的爱国主义时,曾这样指出:“在想象中扩大和完整起来的小块土地是他们的祖国,而爱国主义是私有感的理想形态。”列宁也曾这样谈到了小私有者爱国主义的狭隘性,他说:“爱国主义,这正是小私有者的经济生活条件造成的一种情感”。所以,列宁把作为小私有者的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称作是“狭隘的爱国主义”。


    小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狭隘性,首先表现在它把个人利益置于祖国和人民的整体利益之上,为了自己狭隘的私利而不惜损害祖国和人民的利益方面。我们知道,一个爱国主义者自然期冀祖国的荣昌盛和人民的幸福美满,而要实现这一点,离不开全国人民的同一步调,通力合作和无私奉献。小资产阶级却不是这样,尽管它有着强烈的爱国情感,但它的这种爱国情感仅仅是同它“小私有者的经济生活条件”连结在一起的,所以尽管当祖国遭到强大外敌的威胁或入侵,从而使“国”与“家”的关系直线地联在一起,并且一目了然的时候,小资产阶级也可能为了祖国的利益去牺牲自己的部分私利,但在其他的情况下它却往往去做一些损国利己的事情。我们从苏俄的历史上不止一次地看到,无论苏俄的社会主义建设多么要计算和监督, 多么需要组织和纪律,小资产阶级照样是自由散漫,不听指挥,弄虚作假,我行我素,“小资产阶级认为,富人是要打倒的,但不需要把自己置于一个组织的计算和监督之下”,无论苏俄发生了多么严重的粮食危机,无论有多少工人同胞在挨饿,有多少涌流财富的工厂在停产,小资产阶级照样是想“多捞一把,多得一些”,照样是损公肥私,坑害国家,照样是偷偷摸摸地去做他们的粮食投机生意。



    小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狭隘性,也表现在它把自己的民族利益置于其他民族的利益之上,“为了狭隘的民族利益”而不惜牺牲其他民族的利益。在这方面,小资产阶级会对本国政府的侵略政策予以赞赏,会对本国军队掠劫到他国财物而欢欣鼓舞。“因为小业主从兼并和银行利润中”能够“得到一定的好处”,所以“他们‘神圣地’保卫着以残害其他民族来”为本民族谋得私利的“传统。”


    小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狭隘性还表现在它主张关起门来建设自己的祖国方面。小资产阶级由于自己的经济生活条件,较难看到各国经济的相互联系与依赖,因而它也较难理解在不影响国家主权的前提下,积极发展与世界各国的经济技术合作对本国所带米的益处,相反它对外国资本进入本国国内会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恐惧并盲目地加以排斥,它特别反对把本国的一 些企业租让给外国资本家经营,认为这样做就是在“出卖祖国”。例如苏俄的一位非党农民代表就曾这样说过:“我们农民宁愿再受三年饥寒,承担三年义务,只要不把我们亲娘俄国用租让的办法卖掉”。这无疑代表了苏俄小资产阶级的观点。



    深入探讨列宁的小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理论,正确认识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对于世界各国的无产阶级来说无疑都是十分有益和必要的。对于大量存在着小资产阶级的国家来说,应从列宁的小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理论中得到启示,在自己的爱国革命斗争中,一方面要积极主动地去引导和利用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从阶级观点来看,只要小资产阶级的领导分子在决定性的时刻,在决定性的关头倒向无产阶级,革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是可能的”,另一方面又要坚持不懈地警惕和防止小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消极影响,并且在积极利用和引导的同时注意同它的弱点作斗争,同时又要把它同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严格加以区别。即使己经消灭了小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也应认识到小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思想意识并不会很快消失,因而在自己的爱国斗争中应注意对这种思想意识保持警惕,进行抵制。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