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人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工人

漂泊的娃儿,难言的端午节
时间:2017-5-31 16:38:00 来源:尖椒部落 作者:博文 浏览: 2424

    摘要:古诗有云“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端午节又到了,一位工友为我们讲述了他的思乡情。打工在外,纵有千万般思念,都不得不向生活屈服,只能将思念之情化作文字,遥寄远方的亲人。

    1276036305.jpg

    插画师:楠神大人

    不知不觉,粽子的香味又扑鼻而来,在这难熬的工厂夜班生活里,我麻木的神经似乎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对啊,一年一度的端五佳节又跟着粽子的浓浓香味走进了千家万户的大门。此刻,我那端午的思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

    毕业后,一贫如洗的家庭强行把我推上了打工的人间天堂,一路走南闯北,最后才把漂泊的脚步停在了繁华的珠三角。在这车水马龙的南方城市里,我疲乏的脚步踩进了工厂的大门,青春的汗水就在机器轰隆的车间里泼洒了十来个年头。漂泊的生活过了一年又一年,端午节就像长途火车轨道边那个一闪而过的小站,没有停歇的脚步也没有停留的意愿,一切都显的那么匆匆忙忙。

    在打工这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上,年年过着相同的端午节,但却没有找到家乡端午节的那种感觉。

    工厂的每一天,除了上班就是下班,端午节也是如此。等到下班的钟声响起,已是月上三竿,万家灯火通明的时刻了。回到出租屋,精疲力竭,两腿发软,只想倒头便睡,哪里还想去管它端午不端午的?有时,就算“端午节”三个字举起硬邦邦的大斧子,在朦朦胧胧的脑瓜顶上重重地砸下三斧,昏昏沉沉的脑袋也只是得到了片刻的清醒,既而,又被镀上一层厚厚的思念。

    于是,举起电话,一头挂在耳边,一头挂在遥远的家乡,问侯了父母,问侯了小孩后,才把那甜蜜的语音送给了在老家日夜操劳的妻子。接着,妻子就是一字不漏地汇报家中端午节的消费:一斤葡萄,两斤白糖,四串粽子。说着说着,哽咽的语音里就夹杂着生活的举步维艰再也说不下去了,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想象到家中装着生活开支的那个小瓶已经露了底,能准确地判断出我寄回去的那点微薄生活费实难以支撑起家中的一日三餐。

    放下电话,我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家中上有老下有小,三个小娃儿嗷嗷待哺,最小的娃儿还得每天依偎在妻子那温暧的胸怀里,伊哇伊哇的小嘴上时不时的吊着个乳白色的奶瓶。当然,幼小的娃儿是不知道奶瓶里装着的是父亲在外辛苦挣来的人民币。年老的父母,不求他们帮忙喂猪种地,只求他们身体健康,不用花钱排队等医生,就是菩萨保佑,天降洪福。

    这样的一个家庭,上要尊老,下要爱幼,妻子既找不到偷闲的片刻,还要为家里的油盐柴米打着紧巴巴的算盘。洗衣做饭,操持家务,妻子每天的工作看似简单,实在心烦得很。我那点微薄的薪水犹如点滴雨露,难以滋润家庭开支这块干涸的土地。一旦遇上端午这样的传统佳节,为了活跃节日气氛,妻子只得眉头紧皱,精打细算。背上娃儿提着菜篮,在乡下的菜市场转了一圈又一圈,寻寻觅觅中脸上终于有了欣喜的微笑,菜篮里也只塞满了发黄的青瓜,干瘪无泽的青椒——她的菜篮子永远贴着特价菜的标签。

    这一切,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是不理解家中生活的举步维艰,只是妻子辛苦我也很无奈。每月转了早班转夜班,转了夜班又转早班,十二个小时的车间工作,看不到太阳却能遇上一群安慰不了我的星星。心中不由得激起一股无名怒火,这端午佳节又有何用,徒增无限思乡情,恨老板太苛刻,为何每天不再多给点加班时间,让我工资翻个倍,轻松养活一家人

    工厂里的端午节也不是每次都要加班的,偶而连着周末一起放假三天也是有的。三天假期,对我这个湖南郴州打工仔来说,不算长也不算短,再连着休个两天年假,完全可以回趟家。而回家,能看望孩子孝顺父母,貌似合情合理,但是,我却始终无法迈开那沉重的步伐。不是我不思念家人,不是我冷酷无情,而是那300块的车旅费死死地拖住了我回家的双腿,让我无法迈开脚步。为了让孩子穿上新衣服,为了家中的端午节添上两块红烧肉,我向生活投降了,这无情的敌人残酷地打断了我回家的念头。

    写到这里,我发抖的双手无力执笔,晶莹的泪珠情不自禁地滑到了笔尖上。背井离乡,舍妻弃子,在外漂泊了一年又一年的“包身工”,又何止我一人呢?面对现实,心宽则乐,我咬紧牙根,耸了耸肩,顶着苍穹,向着遥远的家乡,喊一声:“端午节快乐!”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