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人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工人

那一刻,我感到工人前所未有的团结
时间:2017-3-23 11:51:00 来源:微信公众号“微工荟” 作者:毛毳 浏览: 1636

    工人稍稍团结了一下,就把拉长给赶走了!

     

     

    黑厂记忆——工人打架

     

    隔壁拉上又起哄了,大家都放下手头的工作,高兴的围了过去,吆喝的吆喝,吹口哨的吹口哨,不由得想起儿时村里放电影的场景。我知道,又有工友打架了,在这个厂,工友打架是常有的事情。

     

     

     

    老板很黑,拼命的让我们加班,他们从来不吝惜加班费,因为加班费2块钱一小时。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口气,但又无处发泄,连想离开也并不容易,黑心的工厂扣押了一个月的工资。

     

    于是,每当加班到11点之后,打架就经常发生,似乎也没有听说过谁因此受伤,就像在演戏一般。但是,围观却成了大家的乐趣,这几乎是大家唯一可以找到休息的理由了。

     

     

     

    不过,这次是一个操作机床的技术工人和助拉打了起来,听说是因为助拉屌人太猛,这次大家围观得更开心了,我也去围观,不过一会儿就被科长驱散了。第二天,那位技术工人便被开除了。

     

    开早会的时候,科长严厉的讲道,“以后谁打架就开除谁”,但是,这个似乎成了大家眼中的笑话,因为这并不算什么有用的威胁,打架的事情仍时有发生。

     

    一个湖南的小伙子想辞工,等了两个月也没被批准,然而又不敢自离,扣一个月的工资想想都有些心疼。有一天晚上,他和一个广西的小伙子大干了一架,产线上的凳子变成了他们的武器,神奇的是,他们俩也没有受一点伤。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因为开除只扣三天的工资。

     

     

     

    离开这个厂好多年了,只这件事却让我印象深刻,明明是因为工厂太黑,大家都被工厂搞的这么狼狈,却偏偏是工友打工友,而不是工友打拉长、科长、经理啥的。我想,工人不团结或许是很重要的原因吧,而且我也经常听到其他人讲类似的话。

     

    工人领袖

     

    然而,去年我却遇到了一个传奇式的人物,让我的想法有些改变,我觉得,他或许就是历史课本里才看得见的工人领袖形象吧。

     

    他是河南人,大家都叫他“三哥”,他话不多,却给人一种实在的感觉,干起活来也干净利索,就连拉长一般也不会去招惹他。

     

    三哥的想法很独特,他总是说出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观点。旁边的厂不招河南人,好多人都说河南人是骗子,三哥却指着自己说,“你看我像骗子不”,三哥又说,他以前就在那个厂上班,因为河南人比较团结,罢过一次工,后来他们就不招河南人了。

     

     

     

    拉上有一个小伙儿神秘的消失了七天,然后又回来上班了,听说是嫖妓被警察抓到,罚了款,还关了七天。大家都调侃他,唯有三哥不说话。三哥私下说,打工的嫖妓不算什么事,妓女也不过是混口饭吃,可恶的是那些警察,不去抓贪官污吏,专抓工人嫖娼,说白了,工人好欺负嘛,不就是想从工人身上赚点外快吗。

     

     

     

    转夜班的时候,三哥建议我们夜宵一起订餐,让老板提前给我们炒好菜,直接过去吃。这个建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因为夜宵只有半个小时,食堂不开门,大家只能出去外面吃,出厂、点菜、等待花去了好多时间。

     

    不出意外,大家都和三哥一起吃夜宵,大家边吃变扯淡,甚至有一家人的感觉。而且三哥总能找到好吃的快餐店,并提前拿到他们的菜单。只有拉长从来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三哥说,拉长要和拉长、组长一起混的,这样才能往上爬。

     

     

     

    吃夜宵的时候,总有人很豪爽的要请客,甚至两个人争着买单,后来,这种局面也被三哥给摆平了,他提议大家AA,因为都是打工的,谁也不富有,只有AA才能可持续。

     

    偶尔放假,他还会邀请我们去他家做饭,打火锅,有时也出去爬爬山,甚至去网吧玩游戏,虽然我并不喜欢玩游戏,但也看在三哥的面子上,跟着去掺合一把,大家都说我太菜,三哥却说“开心就好”。

     

    三哥虽然不是我们的领导,但大家却总喜欢围在他身边,总感觉,他就是我们的领袖。

     

    新上任的拉长

     

    不知道为什么,拉长辞职了,某一个工友被升为了代理拉长,顺利的话,他一个月之后就能顺利成为正式的拉长。

     

    大家都为他开心,然而没想到的是,自从他当上代理拉长后,就完全变了个人,他竟然比之前的拉长更凶,整个车间就数他骂人的声音最有穿透力,他也不再和我们玩了,只要有时间,总是和其他管理人员在一起。

     

     

     

    大家都背地里骂他SB,只有三哥很冷静,他说这个不算啥,正常情况。后来才知道,原来三哥也是当过拉长的,但对下面的工人太好,没有“威严”,被组长撤了,我想,他应该知道里面的各种黑幕吧。

     

    新上任的拉长越凶,我们就越不想按照他的想法干,时不时的就要顶嘴,吵上几句。三哥却老老实实的干活,很少说话,大家都搞不明白三哥为啥这么能忍。

     

    那天早上6点,拉长跟我们讲,8点钟不许下班,要继续加班。大家都知道今天要出货,可是我们已经上了12个小时的夜班,已经很累了,谁都不愿继续加班,于是马上就有人跳出来反对,不过被拉长的气势给压下去了。拉长走后,三哥私下里跟大家讲,8点钟下班,大家一起走,不用管拉长说啥。

     

    8点到,其他部门开始下班,我们也都站起来,往外面走。拉长气焰嚣张的冲了过来,使劲的拉住走在最前面的人的胳膊,大声的吼道,“我看你们谁敢走?”大家都面面相觑,围了过去,三哥说,“你干嘛,别动手动脚的啊”。拉长似乎意识到什么,放开了手,然后大家就出去了。

     

     

     

    大家都很开心,只听到拉长在后面吼,“你们走了就别回来”,但根本就没人理他。我们边走边猜着拉长是否会挨骂之类的,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胜利感,那一刻,我感觉我们前所未有的团结!

     

    吃早餐的时候,三哥说,要治他就要一招致命,估计他没脸面当我们的拉长了。其实,大家心里多少有些担心会被扣工资之类的,但后来这并没有发生,拉长也还是我们的拉长。

     

    赶走拉长

     

    上班的时候,拉长前所未有的愤怒,他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劈头盖脸的把我们每一个人都骂了一顿,他几乎要把我们给生吞了,但是大家却无视他的骂声,这让他更加气愤了。幸亏组长过来喊停,让大家上班,我们才顺利的上班去了。

     

     

     

    但是,我们的厄运并没有结束,整个晚上他一直把我们盯得死死的,整个晚上车间都充斥着他的骂声,我们每个人都憋了一肚子火,偶尔也跟他对骂几句。我感觉到,我们和拉长的矛盾已经没法调和了。

     

    下班后,大家都很火,把拉长的祖宗十八代都照顾了一番。吃早餐时,三哥说,咱们要么把拉长赶走,要么被拉长赶走。大家便开始商量如何赶走拉长,最终达成一致意见,我们每天只上班8小时,拒绝加班,直到拉长走人。

     

    这事很快便惊动了部门经理,经理找我们开会,说大家体谅下公司云云,但是,没人领情,都说不是不加班,而是没法忍这个拉长。

     

    拉长没有那么凶了,他使用各种办法求我们加班,也只差下跪了,但是没人理他。就这样,我们坚持了三天不加班。第四天,拉长终于被调走了。为此,我们周末去KTV里狂欢了一场。

     

     

     

    后来,三哥回家了,大家也逐渐的离开了。我心中多少有些留恋那段日子,可想想打工这么多年,谁不是匆匆的过客呢。但在三哥身上,我却找到了工人团结的影子——我们十几个人就像紧紧拧在一起的绳子,而三哥就是那个拧绳子的人。

     

    如何团结?

     

    曾经,有一个工友说,工人是没法团结的——打工的都流动太快,在很多厂呆了半年就是老员工了,这种情况不可能团结。甚至他和我打赌,让我去找工友借500块钱,以此证明团结的可能性,我果然没能成功的借到500块钱。

     

     

     

    是啊,团结起来太难了,工友之间连借500块钱的信任都没有,又谈何团结呢。不管多熟悉的工友,说不定哪天就离开了,借钱不还的事情也是常有的。于是,很多人生活在老乡的关系网里,遇到什么事情,也总会首先寻求老乡和亲戚的帮忙,而工友的关系反而变得很冷淡。

     

    但工厂里的劳资纠纷,是没法靠老乡的,除非厂里有很大比例的老乡,但一些工厂指定不招河南人、广西人,也正是为了避免老乡团结带来的问题。

     

    但我认为,工人的团结是必然的,因为工人有着共同的利益诉求,在面对老板时利益是一致的,这是工人团结起来的基础。然而,老板们利用各种手段分化工人,让工人难以团结。

     

    因此,工人的团结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而这个过程正是由我们工人自己来决定的。有越多的人参与到工人团结的事业中来,工人的团结就能越早的实现。

     

     

     

     

    编者按: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讲到:

     

    随着工业的发展,无产阶级不仅人数增加了,而且它结合成更大的集体,它的力量日益增长,它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机器使劳动的差别越来越小,使工资几乎到处都降到同样低的水平,因而无产阶级内部的利益和生活状况也越来越趋于一致。

     

    资产者彼此间日益加剧的竞争以及由此引起的商业危机,使工人的工资越来越不稳定;机器的日益迅速的和继续不断的改良,使工人的整个生活地位越来越没有保障;单个工人和单个资产者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具有两个阶级的冲突的性质。

     

    工人开始成立反对资产者的同盟;他们联合起来保卫自己的工资。他们甚至建立了经常性的团体,以便为可能发生的反抗准备食品。有些地方,斗争爆发为起义。

     

    工人有时也得到胜利,但这种胜利只是暂时的。他们斗争的真正成果并不是直接取得的成功,而是工人的越来越扩大的联合。

     

     

     

    目前,中国的工人还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虽然利益和生活状况较为一致,但并未完全意识到所有工人一致的阶级地位。由于流动性较大,工友之间无法建立稳定的社会关系,而且,农民工本身还不算彻底的无产阶级,许多人还抱有做点小生意的幻想,因此,工人的团结还只是偶然现象。

     

    但是,由于一致的阶级利益,仍然时不时的有各种斗争的发生,近一两年,工人罢工争取搬厂赔偿的情况就经常出现。

     

    然而,团结显然不是自然就有的,它需要一个过程,需要工友之间的熟悉和相互信任,需要有人有意识的去团结其他人,需要有工人自己的组织。三哥或许不是一个有意识的工人领袖,但他却习惯性的做到了这一点。

     

    当我们天天说着工人不团结的同时,工人的罢工和斗争却无处不在,像三哥一样的天然工人领袖应该也是无处不在的吧,他们在斗争中产生,在斗争中成长……

     

     

     

    只要剥削和压迫还存在,工人的反抗和斗争就不会停息,工人也将逐步的认识到团结的重要性,并逐渐的掌握团结的武器。而只要工人掌握了团结的武器,就让老板哪里凉快呆哪儿去!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