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三农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三农

李昌平:解决“三农问题”再也不能当"鸵鸟"了!
时间:2017-3-14 15:32:00 来源:新工人网 作者:李昌平 浏览: 1326

    三农问题是中国的最大问题,三农工作是重中之重。中国和政府很努力,但……

    中国党和政府为解决三农问题非常非常努力了,不仅重视、且投入是巨大的,这是有目共睹的。解决三农问题的成效,实事求是的说,有些方面确确实实是成效显著的,如:基础设施建设和基本公共服务等;但有些方面是倒退的,如:党的基层组织建设、乡村治理、社会两极分化、生态环境、文化和道德水平、老人生存状况……

    为什么会这样呢?据我的观察,主要原因是:重视程度有余,实事求是不够

    在三农领域,有些重大问题已经很明确了,但总是不愿意面对:

    第一,制定三农政策的假设已经不成立了,但依然以错误的假设制定政策

    有一个很重要的假设是:通过参与全球化,通过工业化促进农民城市化,按照亚洲四小龙等先发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当人均GDP达到4500美元的时候,农民问题就基本解决了(85%的农村人口市民化)。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解决三农问题的政策体系的制定,首要的就是基于上述假设。

    现在,中国的人均GDP已经超过9000美元了,农民户籍人口数量依然还有9亿多,比改革开放初期还增加了两亿。工业化并没有促进农民同步城市化。中国的参与全球一般性制造业的工业化已经进入尾声,农民通过工业化实现市民化(85%的人口市民化)的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几十年的改革实践早就证明90年代初期的“参与全球化——工业化带动城市化”之假设,错了!但中国的学界和顶层设计者们都一直视而不见,依然假装很努力的在“深水区潜水摸石头”,中国精英阶层普遍的“鸵鸟”化了

    笔者曾经提出全球一般性制造业的“中国拐点”,以解释为何世界先发国家和地区的工业化带动农民城市化的“普遍经验”在中国参与全球化之后“不灵了”——一般性制造业严重过剩了,工业化带给农民工的收益不能支持农民工市民化。也算是我的一家之言吧,算是一种解释吧。

    不管怎么说:制定政策的假设已经证明错了,视而不见,依然以错误的假设制定政策,是悲哀的!当然,也有另外一种解释:改革不彻底——国企没有私有化、土地没有私有化

    第二,三十多年来,民间确确实实有很多成功的实践,但都被主流视而不见

    首先是大寨等村的实践。官方树立的改革样本是小岗村,小岗村几十年下来,确确实实证明是一个只有“四年先进、三十六年落后”的典型。四十年来,学小岗村的数十万个村子也和小岗村一样在挣扎。而大寨等一万多个村子,不学小岗村,四十年来发展的很好。四十年对比下来,谁走对了,谁走错了,明摆着的,但一直被主流视而不见,硬是要一条路走到黑。当然,不得不承认,大寨等一万多个村子的发展成就是改革开放背景下的成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成功。

    其次,各级政府都在中央的安排下搞农村改革试验区,几十年下来真的看不到什么有意义的实验成果。而民间自发的发展实践,成果累累,就是难被承认。譬如:尧治河等村的依靠村级集体经济组织自主“精准扶贫”的经验,没有一个穷人掉队,不让一个弱势者失去关爱,还不花政府一分钱。譬如:山西永济的综合性农民合作社。当然,不少政府主持的改革试验区的经验被推出了,譬如:三权分置、三变、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等,好像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弱化土地集体所有制和强化土地私有性质的改革、弱化集体经济和农民组织能力的改革似乎容易受到重视。我的理解:因为这些符合90年代以来顶层设计的“假设”和战略方向及目标要求。

    第三,不得不承认,几十年改革开放的一个基本事实是:推动农民组织解体、推动土地私有化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有几位“国师”级的人物一直是鼓吹土地私有化并亲自参与推动的——林权改革就是一例。林权改革真的好吗?我非常好奇,土地私有化好不好,越南、柬埔寨等原社会主义国家都搞土地私有化三十年了,到底好不好,为何视而不见。为什么不派人去调查研究一下。

    原农业部农村杂志社康进昌先生退休后被邀请到柬埔寨办中文杂志——高棉经济杂志,他说:柬埔寨土地私有化后,“万年不能实现现代化、城市化”。这些年,中央在不断强调要守住集体所有制和壮大集体经济,但实际的具体政策就是“三权分置”、“集体经济和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为实践中的变相私有化大开方便之门。这些年,读中央关于三农的文件和决议,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因为一个文件、一个决议,其内容前后矛盾、左右矛盾。甚至往往出现一个领导几百个字的一段讲话,也前后矛盾对立。令人非常痛苦、让我们这些做实践的人痛苦不堪!

    第四,几十年来,部门权利越来越大,基层政府治权越来越小,村社自治组织基本没治权。问题堆积如上,几乎靠花钱或非常规手段“摆平”,实践证明这个改革方向错了!

    首先是财政制度错了!但是,改革还在进一步弱化基层政府的治权和村社自治组织的治权。相信上级政府和部门比下级政府及组织好,这个假设是错的!要在党的大政方针指引下,依法放权、分权,依法行政,依法行使治权!这个问题必须讨论,大讨论!

    我82年参加工作,一直从事与三农相关的工作。中央对三农工作的重视程度和耗费的资金与日俱增,这是值得高兴的。但千金拨不动四两的现象非常普遍,非常普遍、非常普遍!这不是个别的问题,是全局性的问题

    真的要实事求是,检讨、检讨、再检讨,再来一次解放思想的大讨论,以确定中国梦时代解决三农问题的方向、道路、战略、策略……

    时不待我,机会一旦失去,后悔莫及!

    财政现在钱多,经济发展速度还行,找到四两拨千斤之法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的,将来的财政会永远有钱吗?等将来经济增长速度下降到2%了,三农问题就永远没有机会解决了!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