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三农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三农

【关注两会】代表、专家共话农业:粮食安全、耕地质量、“四色农业”和生态扶贫
时间:2017-3-7 17:12:00 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作者:食物主权编辑整理 浏览: 1047

    食物主权按

     

    两会期间,食物主权推送“关注两会”系列文章,关注会议期间对三农问题和食物安全各项政策的建议和讨论。今天我们对四篇三农建言进行了汇编,从总体上看,这四份建言都围绕我国农业的“可持续”性提出建议。第一份从国家安全的角度考虑可持续性,宗庆后代表指出国外粮食进口比例的增高对我国自己生产的粮食形成了威胁,长此以往容易受制于人,建议提高关税,保护农民利益,确保国家安全。第二份和第三份则聚焦农业的生态性。黑龙江谭志娟代表从保护土地质量,提升土地有机肥力,确保耕地可持续的角度,提出了四点政策建议。刘玉升教授则提出“四色农业”的构想,希望搭建起农业的整体循环。而第四份建议则将目光投向了城乡关系。邢东田研究员提出用生态扶贫的办法,对接城市消费者和农村贫困地区,让农民的生态产品有销路,从而摆脱生活上的贫困,同时,城市市民通过消费生态农产品摆脱生态上的贫困。

     

    正文

     

    一、宗庆后:限制粮食进口

    以确保国家安全[1]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提出《关于限制粮食进口、保证国家安全的建议》。

     

    粮食自给自足是关系到国计民生及国家安全的头等大事,但近年来,我国一方面粮食总产量连续4年超过6亿吨,另一方面,粮食进口连续三年超过1亿吨,粮食对外依存度一路攀升至18%。长期以往,易使我国粮食受制于人,一旦发生有的国家对我们制裁或者战争等极端情况,将危及国家安全。

     

    宗庆后认为,造成粮食大量进口的主要原因是国内外粮食价格倒挂,我国大米、玉米、小麦等国产粮食价格比国际市场高30%50%。他建议,要提高关税税率,限制粮食进口。

     

    宗庆后表示,我国农产品平均关税水平为15.2%,还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1/4。目前世界农产品平均关税水平为62%,挪威、瑞士、日本的农产品平均关税水平分别为71%85%42%,最高关税水平甚至能达到近10倍。比如日本对进口大米的关税率一度高达778%,对国内粮食生产形成了强有力的保护。

     

    在宗庆后看来,中国应全面提高我国粮食关税税率,保护农民的种粮积极性。同时,大力推行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粮食集约化生产,使农民增收、农民利益得到保障,从而真正实现粮食自给自足,确保国家安全。

     

    二、谭志娟:关于对耕地

    保护与质量提升的几点建议

     

    黑龙江人大代表,齐齐哈尔农委谭志娟主任认为,农业供给侧改革要求我们深入开展粮食绿色、高产、高效的创建,“实施化肥农药零增长行动加强高标准农田建设要加大对耕地的保护。”

     

     “这些年来,我国农业生产一直坚持高投入、高产出模式,耕地长期高强度、超负荷利用,耕地质量呈现出‘三大’‘三低’态势。” 其中,“三大”指的是中低产田比例大、耕地质量退化面积大、污染耕地面积大。“三低”指的是有机质含量低、补充耕地等级低、基础地力低。

     

    据调查,我国现有耕地中,中低产田占耕地总面积的70%。粗放的耕作方式,特别是化肥过量施用造成耕地质量的退化,目前我国耕地退化面积占耕地总面积的40%以上,比如:南方土壤酸化,华北平原耕层变浅,西北地区耕地盐渍化、沙化等,全国耕地土壤点位污染超标率达到19.4%

     

    黑龙江省农业发展正处在“传统与现代交替,高投入与掠资源并行”现代农业初级阶段。黑龙江省粮食产量连续翻番,是否对耕地资源加重了掠夺?目前耕地质量到底咋样?“大地母亲”的身体状况究竟如何呢?

     

    通过一组调查数据得知,目前粮食单产比1982年增加了3.2倍;化肥增了5倍;农药用量增了17倍。而具有培肥养地功效的有机肥(农家肥)却减少了70%,大部分耕地30多年从未施用过农家肥料,名副其实地成为了“卫生田”。有机养分与无机养分投入比例严重失衡,土壤有机质从5.81%下降到3.45%,下降了2.36个百分点。其实,粮食产量的大幅度提高,除了“人努力、天帮忙”之外,大部分是靠掠夺耕地内在养分和靠化肥、农药、柴油等高投入换来的。作为农业工作者,对耕地质量下降必须有清醒地认识,有责任和义务对它的健康状况“把把脉”、“治治病”,为此,谭志娟从政策和法律层面上提出了四点建议:

     

    一是耕地“数量保护”与“质量提升”要同步。目前各级政府对耕地的数量保护非常重视,对基本农田是寸土不让,保18亿亩耕地“红线”志在必得,而对耕地质量退化(恶化)关心的程度还不够。实际上耕地数量的减少是“断指、断臂”的硬伤,容易引起公众的重视。耕地质量退化是潜在的隐患、是内伤,而治疗起来花钱更多、后果更严重。今后必须实行耕地“数量保护”与“质量提升”并重,把耕地保护与质量提升的好坏作为考核每届政府班子政绩的内容,倡导耕地管理者和使用者必须科学用地和养地,并对耕地质量提升有功人员,给予相应奖励。

     

    二是“粮补”与“地补”要并行。从深层次分析“粮补”是激励农民种粮积极性的好政策,但它有“重用地、轻养地、掠夺式”的味道。所谓的“地补”就是国家对于有利于养地肥田、提高地力的农业措施进行补贴,如秸秆还田、有机肥、绿肥和生物肥等(目前在南方部分省份已经实施了地补)。只有“粮补”与“地补”的双轨政策并行,耕地肥力才能逐步提高,农业才能可持续发展。

     

    对于商品有机肥的生产施用给予政策扶持。要减免所得税,给予铁路运价的优惠;运输有机肥,参照农业鲜活物品的绿色通道,免高速公路通行费。

     

    三是建立耕地资源消耗补偿制度。国家有“天然林保护工程”、还有矿产资源的税收政策。耕地养分也是一种资源,我们在承担“全国大粮仓”历史重任的同时,也应向国家要政策。每调出1吨商品粮,需要补给“耕地资源消耗费”300元,用于耕地有机营养的补充。

     

    四是建议国家加大依法保护耕地,明确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是耕地质量建设与管理的主体,使耕地保护和质量提升有责可问、有法可依。

     

    三、刘玉升:“四色农业 ”

    引领现代农业绿色发展[2]

     

    32日,中国社科院食品安全课题组组织的“‘两会’代表委员专家’健康中国’座谈会”上,山东农业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刘玉升提出,构建“四色农业”产业结构、践行现代农业绿色发展的理念。

     

    “四色农业”指在以食品安全为核心的“绿色农业”、以水产农牧为主的“蓝色农业”以及以食用菌为核心的“白色农业”之外增加可以使有机废弃物资源化的“黑色农业”,促进现代农业由工业文明的高产发展模式向生态文明的生态循环农业模式转化。

     

    “黑色农业战略”发展和“四色农业结构”形成可以使大农业生产范畴的生物质资源得到“三全利用”(全物质利用、全空间利用、全过程利用),奠定现代生态循环农业发展的基础,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出重要贡献。

     

    据了解,以“黑色农业战略”和“四色农业结构”理论为指导,刘玉升教授已带领大学生团队在山东省莒南县开展现代生态循环农业模式,他们针对大农业范畴的生物质资源提出了:生活垃圾分类三元二级分类系统,有机废弃物环境昆虫过腹转化技术,有机污水治理环境生物系统技术,养殖粪污植物根系筛分离净化技术和以植物病虫害源头治理为基础的生态植物保护学技术,为绿色发展提供了系列理论和技术创新并实践验证。

     

    实施“黑色农业”发展战略,构建“四色农业 ”产业结构,践行现代农业绿色发展,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一系列理论与技术的创新,并进行长期的实践检验。

     

    四、邢东田:

    生态扶贫、城乡对接[3]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邢东田在长期调研的基础上针对当前形势提出“生态扶贫、健康消费”的思路,将生态农业与扶贫工作有机结合,引导具有巨大需求的城市居民,以购买生态产品的方式支持扶贫工作。通过脱贫工程这个强有力的抓手,帮助生态农业突破产品销售瓶颈,并由此带动一系列相关领域步入良性循环轨道,进而盘活全局。

     

    消费者特别是大中城市的消费者对生态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强烈。为此,“十三五规划”提出要“为人民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然而在现实中,生态产品却叫好不叫座。究其原因,一是价格过高。二是缺乏信任。

     

    另一方面,扶贫工作思路与安排等方面还存在着诸多问题。1、未能与时俱进,思路与制度安排滞后。目前的扶贫思路与制度安排,是经济短缺时代的产物,重点支持生产。支持生产的思路,符合当时的实际,有相当效果。这些年来,农业产能严重过剩,扶贫工作重点依然是生产,不仅产品滞销,无法形成产销良性循环,还浪费了宝贵的资源包括大批财政资源,而且还污染环境,增加矛盾,甚至“扶贫致贫”,不具可持续性。2、不同性质的贫困问题混为一谈。生态扶贫,就是把这三类区分开,专门解决发展模式问题,支持作为弱势行业的生态农业,支持良性产能实现良性循环。救助问题交给民政慈善部门。不劳而获问题,由政府与社会组织帮助教育。

     

    因此,针对以上问题邢东田提出“生态扶贫、健康消费”思路。大致内容包括:将生态农业与扶贫工作,这两个未能充分发挥优势的优质资源,有机结合,取长补短,形成合力,产生一加一大于二大于三的效果。借助国家推进脱贫工程的强大推动力,借鉴生态社区良性市场与单位对口扶贫成功的经验,充分发挥各级党政工团妇、民主党派、行业协会、基层社区与社会组织的作用,引导广大城市消费者组织起来,与贫困地区生产者自主建立帮扶关系,以购买生态产品的方式参加、支持国家脱贫攻坚工程。由此突破生态产品销售瓶颈,带动生态农业步入良性循环轨道,解决农业污染与食品安全问题,实现生态农业与脱贫工程的双赢。生态扶贫不是单向救助,而是双向扶贫,互助共赢。在帮助农村生产者经济脱贫、环保安全的同时,帮助城里人“生态脱贫”。生态扶贫不是对贫困者的个人救助,而是对生态农业进行支持。

     

    邢东田认为,通过生态扶贫,不仅可以帮助贫困人口脱贫,更对重建城乡互信,改善生态环境,优化农产品结构,实现绿色消费,提高生活水平,增加就业,拉动内需,促进经济良性发展,推动生产方式向生态模式转型,走出经济下滑困局,都将发挥极其重要的促进作用。

     

    据了解,人大代表唐祖宣,已经根据“生态扶贫、健康消费”的思路写成议案,准备在两会上提出。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