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研究

童工:岂止是人道之痛?
时间:2017-2-7 9:01:00 来源:浩宇惊雷 作者:马贯之 浏览: 1049

    有媒体曝光深圳一些工厂雇佣彝族童工,进而引发了执法部门的解救行动。然而舆论对这次曝光和解救行动颇有非议,有学者直指“剥夺孩子工作机会才是真恶人”。甚至有人替资本家说:

    “没有资本家,童工留在家乡生存都很困难。所以说是我们资本家救了童工!”——这种言论简直是荒谬到了极点!


    原编者按:什么是童工?中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及有关法规的规定,童工是指未满十六周岁的工人。

    资本家在其一手制造贫富差距的同时逼迫穷人将自己的孩子推向资本家的魔掌,以此为其罪恶的剥削有理制造无耻的谎言!资本家的孩子平日里养尊处优,而穷人的孩子只能忍饥挨饿。于是资本家们慷慨解囊用血汗工厂的方式款待穷人及穷人的孩子们并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地高声炫耀:我的工厂养活了你们!


    改革开放以来,通过一刀切强制取消集体化导致本该就地工业化的农村一盘散沙,并且将教育医疗住房等生存必需品全面向城市集中,致使大量原子化的农民无法承受市场的冲击及现代化的生活成本而不得不流向城市沦为二等公民——农民工。

    一般的父母是不愿把孩子送进工厂做工的,然而,依旧有极端穷困的人们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把自己的子女送进工厂做工。马克思在谈到父母强迫子女外出做工时指出,“不是父母权力的滥用造成了资本对未成熟劳动力的直接或间接的剥削,相反,正是资本主义的剥削方式通过消灭与父母权力相适应的经济基础,造成了父母权力的滥用。”

    30多年来,童工事件不是没有被报道过?你看——

    在柳州,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一天要拉六七十板车的土,不仅拿不到工钱,还常常被黑心雇主打得皮开肉绽;

    在深圳,一些未成年劳工长期在缺乏劳动安全保障的生产线上疲劳作业,被昼夜轰鸣的机器吞噬掉胳臂、手指;

    在上海,劳动监察部门近日在日资企业景条针织有限公司检查时发现,一群未满16周岁的女工陷于超负荷劳作、工资无保障、辞职不允许的处境中,当劳动监察人员询问境况时,她们甚至不敢声张,脸颊上却挂满了期待救助的泪水……

    一位17岁、名叫刘丽的打工妹由于在高温下连续工作16个小时,不幸中暑身亡(人民网:《“童工”现象为何沉渣泛起》)

    半个多世纪前夏衍在报告文学《包身工》里饱含愤懑控诉的一幕,今天在有些地方竟然死灰复燃,而且令人触目惊心!这种被马克思斥责为“文明的阴沟”里的丑恶现象屡禁不绝?难道我们解救童工的方式只能靠媒体报道吗?

    30多年来,报道了那么多,可是童工问题依旧大量存在。为什么会有童工的土壤?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不能理直气壮,反而被资产阶级掐住脖子:你看!我们资产者非但不是花朵的摧残者,我们恰恰是养育祖国花朵的最慈善的园丁,我们养着本该社会主义哺育的花朵,没有我们这些资本家,童工可能在家乡忍饥挨饿!

    荒谬的是某些地方政府和具体管理部门信奉着这样一种论调:现阶段发展经济就是类似资本原始积累的过程,出现一些不良现象无法避免。因此,企业只要缴税,当地政府就可以对使用童工等现象视而不见,甚至认为这还是解决就业、养活人口的一条途径。

    的确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是血腥的、残忍的,但是为什么童工这种早期资本主义条件下肮脏丑恶的现象,在社会主义土壤上的出现?

    2016年11月网曝江苏常熟服装厂雇佣童工 不听话就遭殴打

    十三四岁以下的儿童被迫作为廉价劳动力参加社会生产,是资本主义大工业阶段所特有的现象。大批使用童工,扩大了资本的剥削范围,也提高了资本的剥削程度劳动力价值本是由维持成年工人及其家属子女生活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价值所决定的。(编者注:劳动创造的新价值—工人工资=剩余价值。资本家付的工资只是劳动力的价值。)

    机器把工人家庭全体成员都抛到劳动市场上,这样就把男工应负担的全家生活费用分摊到他全家人的身上。(注:最低工资标准即生计工资--成年劳动力本身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及其孩子的衣食住行等)因此,当成年劳动力不用承担起孩子的生计成本时,机器使男劳动力的价值贬值了。


    资本家购买包括儿童在内的4口之家全家的劳动力,也许比以前购买1个男劳动力花费的代价多,但是,4个工作日代替了原来的1个工作日,4个工作日所提供的剩余劳动远远超过了1个工作日所提供的剩余劳动,结果,资本家获得的剩余价值反而大大增加了。

    所以,资本家大量雇用童工,不仅降低了在业工人的工资水平,并且削弱了成年男工凭借技术和体力去反抗资本的力量,从而强化了资本对雇佣劳动的统治。马克思说:“不列颠工业象吸血鬼一样,只有靠吮吸人血──并且是吮吸儿童的血──才能生存”(《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第11页)。


    资本主义的发展向来是充满血腥的,无论是早期的积累还是工业革命之后大工业的发展,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每一次脱产都是伴随着被压迫群众的痛苦。在资本主义利益挂帅的逻辑中,利用童工节省利益变成了最自然的选择,不除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像童工这样的现象就不可能停止出现!不仅是英国,任何一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脱产的国家,都一定会出现与之类似的情况。在资本逻辑下,只要是能省钱、赚钱的手段,何乐而不用之呢?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