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社会主义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社会主义

【悼念卡斯特罗】古巴生态农业启示录
时间:2016-11-26 21:20:00 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作者: 浏览: 1582

    食物主权按

    11月25日晚,伟大的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逝世。他领导的古巴革命以及成功社会主义实践必将在人类前进的道路上发挥无可替代的导引作用!

    如卡斯特罗生前最后一次演讲所说,“眼前最紧要的问题是如何解决几十亿人的生存问题和人类与有限的自然资源之间的矛盾。”尽管古巴是一个拉丁美洲的小国家,它却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生态农业。

    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古巴丧失了绝大部分外援,加上美国的经济制裁,形势艰难。然而,正是在经济制裁下,古巴意外走出了生态农业的道路。在绿色革命大行其道的今天,古巴人民通过自己的勤劳与智慧不依赖石油解决了自己的吃饭问题,发展了全球最大规模的生态农业系统,都市居民吃的蔬菜、米饭75%来自于方圆十公里内的农地,为全世界提供了另类的粮食新解。

    今日重发古巴生态农业的实践一文,谨以沉重悼念伟大的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

    菲德尔•卡斯特罗

    菲德尔•卡斯特罗

    古巴是一个拉丁美洲的小国家,但它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生态农业,都市居民吃的蔬菜、餐桌上的米饭,75%来自方圆十公里内的农地,当有机农业在全世界蔚为风潮,古巴农民早在20年前就不用农药化肥,在气候变迁日益严重、石油资源枯竭的今天,古巴用多样化的耕作方式,为全世界提供另类的粮食新解。

    经济制裁,古巴意外走出农业新路

    香港乐施会国际项目总监陈美玲(摄影/林慧贞)

    “在古巴,要买农药化肥只能在黑市买,而且还很难找!”由浩然基金会主办的“弯腰农夫市集”,昨天特别邀请专研古巴农业的香港乐施会国际项目总监陈美玲,分享古巴生态农业经验,讲座现场挤满五十多位民众,有些人甚至甘愿站两小时,陈美玲也没让听众失望,一开口,就让现场民众啧啧称奇。

    不过古巴引以为傲的生态农业,其实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展开。古巴是社会主义国家,在1993年以前,他们和世界上大多国家一样奉行“绿色革命”,以大量的农药化肥换取产量。但90年代苏联体制崩溃,加上美国对古巴展开新一波经济制裁,禁止石油、各种物资外运,等同宣告机械化农业的死刑,90年代末期,古巴的块茎类作物产量下滑96%、水稻产量重挫六成,让他们不得不思索另一条路。

    1993年,古巴开始“复古”农业,学习不用农药化肥、大型农机,以传统牛只、人力耕作,农园除了种菜,还畜养各式各样牲畜,自家门口就是堆肥场,“在1993年前,古巴使用牛犁的农民大概只有7、80个,现在几乎每个村落都有牛。”陈美玲说,牛除了是重要耕作伙伴,粪便还是田里最佳的肥料来源,自然界中各种昆虫则是农民的好帮手。

    古巴政府确立“生态农业”政策后,各个大学开始进行天敌防治研究,还协助农民田间交流,分享保种、抓害虫心得。经过一连串农业改革,目前古巴的粮食自给率已经达到六成以上。

    不过陈美玲强调,古巴的农业政策并不强调“有机认证”,昂贵的有机认证食物,通常会出口到其他国家赚取外汇,国内则以“生态农业”为标准,让每个人都买得起干净健康的食物。

    此外,古巴的生态农业也不等于零化肥,事实上,有些当地农民认为,适当的化肥可能有助于生产,但由于政府限制化肥农药买卖,农民只能在黑市交易,“只是有些连黑市都买不到,农民也认为作物被虫咬是很正常的事,不会自动使用农药化肥。”

    许多古巴农民会利用天然材料自制堆肥(图:陈美玲提供)

    75%都市人自给自足

    除了生态农业,来到古巴,你可能还会看到高级的华楼大厦前,种着一排排蔬菜、玉米、花卉,每块土地至少种了20个种类的蔬菜,在台湾,这可能是都市人的休闲娱乐,但在古巴却是随处可见的景象。

    陈美玲表示,古巴政府将都市周围五公里定为城市农业,十公里定为郊区农业,全面禁止农药化肥,都市居民可以到这里买菜,若有兴趣也可在自家门口种菜,食物里程超短,有些农民甚至会设置小型风力发电机、自制储水系统,实现自给自足的循环型农业。陈美玲指着自家被蔬菜淹没的民宅入口,笑着说:“自从来到古巴就被他们感染了,感觉一定要好好利用家里每一块土地。”

    许多农场会有小型风力发电机和储水槽,连能源都自给自足(图:陈美玲提供)

    陈美玲说,这种精细且多样化的种植,让古巴就算面临剧烈的气候变迁,作物也不至于全军覆没,保有一定的粮食自给率。

    这些都市的零碎土地,也成为许多妇女的经济来源,他们种植花卉到市场换取现金,奇妙的是,花园旁竟然还种着一株株玉米,“用玉米把害虫喂饱,他们就不会来吃作物了。”陈美玲佩服地说,农民的智慧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当陈美玲表示,古巴的都市农业,可以满足75%当地人的粮食需求,在场民众又惊讶地睁大眼睛,主持人台湾农村阵线发言人蔡培慧还开玩笑说:“既然都市农业可以提供这么多粮食,那我们在凯道种菜也是很正常的啦!”

    花园里除了种花还种玉米,害虫吃完玉米后,作物损失比例就大大降低(图:陈美玲提供)

    都市农园喂养了75%都市人口(图:陈美玲提供)

    多样化种植可以避免气候变迁,作物全军覆没。(图:陈美玲提供)

    古巴生态农业同样面临挑战

    但是古巴的农业也面临人力短缺的问题。陈美玲说,古巴国土约有十万平方公里,其中一半都是可耕地,实际种植面积约有500万公顷,不过农业从业人口却只有9%。

    特别的是,在古巴从事农业的收入,比公务员还要高出2、3倍,即使收入高,仍然无法吸引年轻人种田,“关键还是在种田实在太辛苦。”陈美玲表示,古巴人才济济,拉丁美洲有10%科学家来自古巴,许多年轻人就算从农业相关科系毕业,也可能选择其他职业。

    此外,古巴农民得向政府缴交作物,换取票券,才能买到剪刀、雨鞋,就连种子都得向特定机关购买;古巴国营土地比例虽然降低到20%,但政府仍坚信大型合作社共产制度,个体户农民得不到任何资源,只能依靠自己及NGO团体协助,大大垫高从农门槛。

    虽然古巴的生态农业面临挑战,但作为全球唯一一个经历能源危机且成功转换农业政策的国家,古巴的生态农业的确值得借鉴。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