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观察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观察

黄纪苏:周秀云案一死三问
时间:2016-11-16 16:51:0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黄纪苏 浏览: 1642

    【编者按】11月10日下午,一拖再拖的周秀云案终于在太原宣判,王文军被控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和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其他两位涉事民警分别被判处缓刑。至此,这场轰动全国的大案终于有了结果,而该案的结局和判决书中的口气,用黄纪苏老师的话来说:"就跟宝宝乱跑,踢碎一腌菜坛子似的。“在此案宣判之际,我们回顾黄纪苏老师的一篇旧文,来看看周秀云到底违的是什么规、抗的是什么法、袭的是什么警,而落得如此结局。

    周秀云命案及各方的反应,我最近一直在关注。昨天《焦点访谈》和周秀云尸检报告前后脚出来了。根据尸检报告,周秀云的直接死因是脖子被扭断。根据《焦点访谈》再加上前些天山西有关部门的调查结论,周秀云的间接死因部分在于他们一家三口不守工地规矩,不配合警察执法。他们没用“袭警”这个词,但一些网民看完节目后不约而同使用了这个词。那我问几个问题。

    他们违的什么规?

    没错,周秀云儿子王奎林和工友们违规了,进工地要带安全帽而他们没带。但这是一条规矩的推行方自己都没遵守的规矩,有录像为证。更重要的是,这还是一条忽然严格起来的规矩,因为据此前工友披露却未被《焦点访谈》采纳的信息,就在出事的前一天,包括王奎林在内的一群工友进工地并没戴安全帽。为什么会忽然严格起来呢?很可能是因为他们前一天去讨薪讨了几个钟头没讨来还会再来,资方不胜其扰。杨白劳躲债只好离家出走,黄世仁躲债用不着,让保安把住门别让杨白劳进来就行了,理由随手编一个,比如说杨白劳没系领带不好交流。我不敢肯定就是这么回事,但也不能肯定不是这么回事。目前双方各持一词,我不明白为什么《焦点访谈》只信资方的。资方的理由并不充分:1)包工头周理品说过十五号结清劳务费。可说了人家就非得信么?要信就不会出事前一天还去讨薪。为什么不信?因为说了不算的事儿太多,王家父子都提到了资方今儿推明儿、明儿推后的情况。2)紧接着大门口冲突后的办公室内,录像显示工友们一直在说安全帽的事,后来才提起讨薪,可见讨薪是追加的借口。这真是岂有此理。农民工跟保安在大门口吵吵嚷嚷推推搡搡直接争的都是所谓“安全帽”问题,他们进到办公室来难道不该顺着安全帽往下说,而是从“一路一带”说起不成?综合目前所能获得的信息,周秀云儿子有枣没枣三杆子顺路进工地讨趟薪的可能性,要大于好逸恶劳抄近道的可能性。如果你嫌他抢占了道德制高点,那你要拿出有点分量的证据请他下去。

    他们抗的什么法?

    警察是执法的,理论上代表法律。可这年头出事最多的不就是“代表”么——一个人大代表兼富豪刚刚在二环内自家院内违法深挖洞,把周围的公路、民房都挖塌了。不过从录像等资料看,工友们最初是等着警察秉公执法的。可他们等来的却是来者不善:恶气腾腾的警察不是来化解矛盾而是激化矛盾,不是一碗水端平而是让资方指认闹事者。王奎林在现场指出警察“态度不好”,当即得到了警察的高声肯定:“对你们这些犯罪嫌疑分子能态度好?!”法律到了这些法律人手里已经变质变味,无公正可言了。工友们不愿意上警车去派出所,实在是最合情合理的选择,因他们到了派出即遭毒打,王友志被打折了六根肋骨。按相关法律,周秀云病危病故,必须通知家属到场签字,家属就攥在警察手里可他们硬说没有家属。由这样目无法纪的人“执法”,搁你你愿意“配合”么?

    他们袭的什么警?

    前面说了,无论中央电视台还是山西有关部门,都没用“袭警”这个词。但一些网民在用,真不明白他们是什么心肠。先不说肠子,先说脑子。你抢人家手机人家不给,你给人家戴铐子人家不依,你把人家往车里塞人家不从。这能叫“袭警”么?周秀云被放倒在地并踏上一只脚,无奈的工友们站在一边只能在空旷的街上空喊几声“警察打人了”,那场面酷似东非草原上的牛群围着被狮子扑住的同伴,欲近不敢,欲远不舍。这能叫“袭警”么?就视频所见,这群农民工里大概属周秀云反应最为激烈,但也看不出有多少过分之处,不过“抓挠撕扯”而已。这类动作每日每时发生在千家万户,力度并不亚于周秀云,可没听说哪家爷们拨打110请求派队伍来平暴的。再说肠子。这些网民以一种失学四五代、一点教养也没有的口气表达着对周秀云的憎恶,就连“象这种女祸害有多少死多少”的话都出来了,要说“暴民”“刁民”,他们不用伸着脖子四处张望,从女友包包里取出小镜子看看自己就够了——看完了最好再用小刷子刷刷嘴脸。据王友志、王奎林父子的讲述,周秀云是家里的台柱子,家里的七八亩地都由她一人操持,丈夫身体不行,她出来打工的同时还能照顾他们父子俩。在一个崇尚名门名媛、恨不让女性都改当小奶猫的阶级体系和审美制度里,像周秀云这种风吹雨淋的底层劳动妇女,最好蹲犄角旮旯一辈子别抬头、别出声才应当应分。不但动了嘴还动了手的周秀云让他们满心不快,想来也是理由固然。周秀云赤手空拳、绝望地守护着自己的亲人和工友,不让已无公正可言的“法律”吞噬他们,这样的场面会让普天下每一位稍知好歹的儿子和丈夫心里生出最温暖的感动。

    周秀云可能有她的算计,不是说“好男不跟女斗”么,也许警察不能把她怎么样。其他男工友大概也是这么想的,他们都相当克制,连“抓挠撕扯”都谈不上。但她和他们都估计错了,在利益和情感早已不在底层民众一边的那部分国家机器面前,周秀云只是一个无所谓男女的“犯罪嫌疑分子”。(2015年)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