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人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工人

新生代外来女工的婚恋历程
时间:2016-8-29 20:16:00 来源:破土工作室 作者:棠梨 浏览: 1450

    【摘要】踏上打工路对女工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期,从学校生活转变为打工生活。然而她们是怎么谈恋爱的?她们经历了怎样的婚恋历程?

    婚恋历程——踏上打工之路

    江阴市某针织厂的厂房 踏上打工路对女工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期,从学校生活转变为打工生活,最初女工们会很陌生甚至不适应,还好有亲属在身边照应着。但并不是所有的女工都是自愿出来打工的,小萌就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佳被迫出来打工补贴家用的。

    小萌:我和双胞胎姐姐之前一起在这里打工,我们初中成绩都一般吧,想读中专,可是爸爸一定要我们读高中才行,所以我跟我姐就只能出来打工了,寒暑假的时候会回家陪我弟玩玩。

    当然大部分女工是自愿甚至渴望走出农村和父母一起打工的。在她们眼里,出来打工之后就再也不用面对老师的责骂和嘲笑了,也不用天天默写考试了,而且可以天天和父母或其他亲属在一起。

    小荣:当初成绩不好就跟着老家的姐姐出来打工了,现在待在这里我感觉挺自由的,不想回家被管着。

    小园:那时候我耳朵不怎么好使,所以学习很有压力,特别怕老师提问,也特别怕自己的问题被同学们发现被他们嘲笑和欺负,因此特别想跟着父母一起出来打工。有一次我上学之后不想回教室,就在宿舍里躲起来了,他们一直找不到我,班主任就给我父母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找了很久才找到我。我看到父母就哭了,跟他们说我也想出来打工,不想读书了,最后没办法,他们就带我来了这里,也是种解脱吧,现在这样挺好的,自己赚钱自己花。

    可以发现,大部分女工之所以会复制她们父母的路是因为成绩不好,没有办法接触更高的教育。然而成绩不好的背后其实是父母长辈对教育的不重视,例如这3位女工的长辈们在她们打算辍学的时候都扮演着沉默者甚至推动者的角色。

    婚恋历程——择偶观念与第一次相亲

    略显陈旧的宿舍楼 该找什么样的对象呢?当父母跟你谈起这件事的时候就说明到了你要相亲的时候了。一般农村女孩如果没有读书,20周岁之前就会有人帮忙介绍对象,过了20岁基本上就可以订婚结婚了。但由于女工们一般十六七岁就出来打工,往往没有经历过恋爱,也还未形成一个成熟的婚恋观,所以不敢擅自做主选择自己的结婚对象。她们常把这些事交给父母去办,自己只要去相亲并寻找看得上的,之后父母会去打听那家人的背景,也会和同辈群体进行讨论征求意见。

    三位女工中只有小园否认自己会通过相亲找到另一半,而小萌和小荣都已在父母的安排下开始相亲了。

    小荣:我不喜欢抽烟喝酒的,喜欢温柔一点的,要对我好。

    小萌:首先要比我高,而且要壮,这样有安全感,然后要温柔对我好,会讲笑话给我听,他还要比我大,大十几岁也没事但是小一岁都不要,这样他经历比较多。

    小园:我不会去相亲,相信缘分吧,我比较中意年纪大一点,对我好的。

    谈到第一次相亲,2位相过亲的女工都露出了羞涩的笑脸。

    小荣:那时候就是一个亲戚介绍的,因为第一次很不好意思就简单瞄了几眼吧,看起来长得一般,而且相亲的过程中他也不主动,我觉得作为男生应该主动热情一点吧,所以感觉他不太会照顾人,印象一般,所以没再继续了解下去。

    小萌:我比较喜欢年纪大一些让我有安全感的,当时给我介绍的跟我年纪相仿,但也大个一两岁吧,然而他比较着急结婚,我还小,虽然心里也很渴望找到心仪的男生和他谈恋爱,但根本没想结婚那么远的事情,所以就没答应。而且他虽然年纪大,但看起来还是很幼稚,身材也不能给我安全感,有些矮瘦。

    当问到男方有没有看好她们时,她们都表示不知道,因为自己这边没看好,所以家里也就没有进一步去了解男方的意思。

    婚恋历程——“坎坷”的寻爱之旅

    “孩子气”的女工 经历了第一次相亲,她们已熟悉“流程”。在这之后,小荣又相了两三个男生,小萌虽然没再相亲但在工作的电子厂里有一个男生在默默地对她展开追求,小园坚信缘分,始终没有参加相亲。

    小荣:那次相亲的也是一个老家人,他在常州做汽修类的工作,准备之后回老家开店的。这个男生从一开始就很主动,我还挺开心的,跟他出去玩过几次,有时候在常州,有时候在江阴。刚开始见面的时候是我去常州的,因为我有亲戚在常州,就是她给介绍的,所以就去亲戚家住几天,顺便和他相处一下。

    小萌:我们家人觉得我年纪还小,不着急相亲,但在工厂里有个男生喜欢我,一直都约我出去玩,我一般不敢一个人和她出去,就会拉着同伴一起去,这样不会太尴尬。但其实我心里不喜欢他,暗示他很多次了,但是他还是约我。

    小园:我不太喜欢相亲这种形式,缘分自然会来的。

    然而小荣和这个汽修男一直没有定下来,但也没有明确拒绝,只是一直不温不火地聊着天。当我对小萌说:如果你不明确拒绝他,他也许不能理解你的意思。而且你还答应他出去玩,也许会给他暗示你是有点喜欢他的,或者起码是不讨厌他的,这样就会给他希望啊。小萌听到这里也有些动摇了。

    小萌:我其实也不太懂这些该怎么处理,反正我暗示过很多次了,听你这么说我好像是应该明确一点。

    小荣:这个男生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要强了,他一直和我说以后要好好干给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人看,要比他们混得好……这些在我看来有点不太好,感觉好好干是为了自己的生活更好,不应该是为了给别人看。所以我一直没有明确答应他,年前也很久没见面没聊天了,我以为他已经懂我的意思了,没想到今年过年的时候他竟然和家人一起来我家提亲。我被吓到了,就赶紧拒绝了。

    在这之后不久,小荣就见了第三个男生,这个男生是她小学同学,一个村的,家里经济条件非常好,虽然身高不行但样貌不错。这个男孩为小荣花了很多钱,也经常来找小荣玩,小荣当时对我说非常喜欢他,甚至因感觉自己配不上他而苦恼。但之后他们还是产生了摩擦和不满,小荣不满男方太听话,她说自己想找可以让她听话的人。不久前我再和小荣联络时才得知他们已经分手了,小荣还一反常态地说生活就该多享受,谈恋爱也没什么用。看起来好像是有些“受伤”了。

    结论与反思

    访谈过程中,我看到女工们频繁地相亲失败,看到她们毫不明确的择偶目标,看到她们还不足以承担结婚责任的幼小心灵,看到她们夹在父母的看法和自己的想法之间的迷茫,矛盾,以及确定对象之后的伤心或喜悦,也看到女工父母对于相亲对象个人条件的妥协和对其家庭条件的重视......另一方面,我发现女工的初婚年龄较长期在农村居住的女性有延迟的趋势,她们也慢慢开始注重自我享受,不再以找个好男人结婚为人生的终极目标了。如小荣就说自己要好好享受生活,找对象不是最重要的事;小园也认为自己相信缘分,不想天天相亲找对象。当然也还是有很多像小萌一样希望尽快找到心仪对象的女工。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