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人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工人

迁安钢铁去产能调查:铁矿业职工深陷去留两难
时间:2016-7-14 19:21:00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 浏览: 1844

    三年前,这里也还是灯红酒绿的“小北京”。下班时间,刘志斌多半在餐桌上,“不爱凑热闹,但每周也得聚几次”。

    驱车从唐山迁安市县城,沿市政府所在的钢城大街往西,穿过城郊14平方公里的人工湖边缘,是钢城大街的延伸——钢城路,再向西20里,就来到了“小北京”——滨河村。这是一片熙熙攘攘的工业村、北京的“飞地”,首钢分公司的矿区、钢铁厂、生活区依山傍河绵延开去。

    唐山迁安,中国钢铁和铁矿业的鄂尔多斯,行业最强县之一,以“魅力钢城”闻名,地下全是铁矿,储量超过25亿吨。上世纪80年代初,迁安还是河北省最贫困县之一。之后依铁矿而起,大办“黑色工厂”;中国工业化城镇化大推进,北京申奥成功、首钢外迁,迁安又一跃成为国家级钢铁基地。迁安市已连续多年保持河北省首强县,GDP规模突破1000亿元,经济实力位列中国中小城市前20位。

    新世纪后,伴随行业迅猛崛起,人潮逐财富滚滚而来,糜集于迁安各地。

    仅首钢这片工业区,职工、家属等就达3.5万人,这还不包括村民、商贩等。

    1_meitu_1.jpg

    摄影:李隽辉

    村里的街巷、小区充斥着京牌车,这里的首钢职工有三分之一来自首都。每天北京和迁安厂区对开的三班大巴、火车、跑长途客运的私家依维柯,像一条200多公里的脐带,把两地连接起来。

    前几年,行业辉煌时,下了班,大家就呼朋唤友,吃饭喝酒。在矿业公司机关上班的刘志斌也是其中一个。

    工业区很多是年轻职工,在本世纪初行业黄金十年大扩张时被招进来。村里也没像样的娱乐设施。“不出去吃饭喝酒,回宿舍干啥呀?”刘志斌说。

    而且,大家有钱吃喝。那几年,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在100美元/吨以上。矿业公司躺着发大财,职工税后工资基本都有五千元。

    但好景不长。2014年矿价开始下滑,2015年“自由落体”到50-60美元/吨,最低时只有30多美元/吨。而矿业公司的生产成本大约是80美元!

    一钢独秀的迁安市经济也跌入谷底,成了一钢独“锈”。2015年迁安市钢铁、矿山等主导行业增加值比2012年减少71.3亿元,税收减少32.2亿元。

    对刘志斌这样的小职工们,最直接的变化是,大家很少聚餐了。去年开始,工业村一些饭馆陆续停业转租,至少关门了20%。

    年轻的刘志斌这才意识到,矿价未来可能会长期低迷,工业村几万人的生计正在天翻地覆,而自己却还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被降薪深深刺痛

    往年,首钢集团的盈利主要依靠铁矿板块,一是海外铁矿,一是唐山铁矿。钢铁板块由于搬迁曹妃甸、迁安等地不久,前期投资巨大,一直亏损。矿石分公司按照内部价输送原料给钢铁分公司,把一部分利润转移给钢厂,从而保证其财务不亏损。

    在此模式下,铁矿石价格高时,首钢整体尚能盈利。2014年铁矿石价格一下滑,集团就全面亏损了。

    原本的摇钱树首钢矿业公司2014年出现亏损6607万元,2015年亏损1.79亿元。2016年计划亏损1.3亿元,但是一季度已经亏损7400万元。

    中国钢铁、矿石产业的亏损是全行业性的。

    2013年,中国钢材需求出现7.65亿吨的峰值。2014年,出现钢产量8.23亿吨的峰值。但是中国目前的粗钢产能约12亿吨,产能利用率不足67%。

    内地市场的钢材价格从2011年三季度一路下跌,到2015年底,钢材价格指数下降幅度高达55.61%,总体下降了2600元/吨,其中2015年比2014年下降了1300元/吨。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刘振江介绍,2015年是钢铁行业效益最差的一年。会员企业主营业务累计亏损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亏24倍;加上投资收益等项目,合计全年亏损645.34亿元,而上年为盈利225.89亿元。

    2015年,首钢集团已经先人一步,实施转型提效,降薪、买断、内退、转岗,招招“惨烈”。

    矿业公司职工们开始每天都盯矿价,因为每月能领多少工资就看价格曲线了。2015年,大家的效益工资都削减30%左右,效益工资是大头,结果是总工资降低了20%。

    一千块说没就没,工资瞬间回到刚入职的水平,刘志斌原以为一直安稳的小日子突然就变了。

    “今年2月,节后第一个月,发了北京市最低工资1720元。据说是公司1月份整体失血。听说几乎所有管理岗科员都只发1720元,科长等也都是此照的。说发一千七,真就发了一千七!”刘志斌至今都不愿相信公司会这么狠。

    去年开始,根据首钢集团制定的方案,各分公司每月如果没完成任务,就不能按全额发工资。矿业公司去年基本每月都完不成任务!因为矿价太不给力。

    刘志斌不觉得公司发1720元只是吓吓大家。“如果矿价能保持65美元/吨,我们还能活下去。如果降到30多美元/吨,那真是活不下去!”

    2_meitu_1.jpg

    摄影:李隽辉

    买断、内退、转岗、干副业

    根据首钢集团转型提效的指导意见,2015年6月11日,首钢矿业公司连发三份文件,分别涉及提高劳动效率、买断和内退。其中关于提高劳动效率的方案规定,公司定员编制精简目标为2000人、占比15%以上;并通过发展新产业新项目、人员分流、压减劳务用工、严控新增人员等提高劳动生产率。

    对刘志斌这样的年轻人,买断和内退还很遥远,他们工作不满10年,还没有获得数十万元赔偿的资格,对于他们,更迫近的是转岗风险,而转岗就意味着降薪。

    根据前述方案,公司机关定员核减幅度为33%,仅靠年长职工买断和内退当然达不到,这意味着部分职工需要转岗,到基层公司机关,转成工人,或到其他不重要岗位。

    因为管理岗工资一般比工人等高,所以转岗者的工资很难保住,甚至降薪千元左右。理论上虽说领导和科员都要转岗,但领导更多是退休、买断、内退后,不再继续设岗,实际基本是科员转岗。

    矿业公司的劳务用工也被大幅压减。前几年生意红火时,公司雇佣了600多人的外用工,如今,劳务岗位都被正式职工顶替了。

    人少了,灶要减。裁员后,矿业公司原有的数十个食堂小幅整合,若干食堂关门停业,这样又能省下一笔运营费用。

    尽管已经减员上千人,但矿业公司仍有大量人员富余。

    以往矿价处于高位时,一些挖掘和冶炼成本高的矿就被打开了;现在矿价长期走低,高成本矿必须停掉止血,相应职工就成了多余的人。

    去年起,富余人员干起了修理、养殖、种植等副业。利用闲置的食品厂厂房,建成年产200吨的榨油厂,为食堂和矿区职工提供花生油。扩大矿泉水产能,除供应矿区,还打入迁安市场。今年初又接手了部分家属区保洁和垃圾清运工作。也有子公司走出集团和迁安,寻找生计。

    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后,目前矿业公司的生产成本已经从80美元/吨左右下降到60美元/吨左右。

    也就是说,如果铁矿石价格低于60美元/吨,企业就会亏损。铁矿网5月30日的消息,由于成交不畅、库存上升、资金面偏紧这3个限制因素叠加,国内钢价跌幅又有所扩大。铁矿石市场继续走在下滑通道内,一个月内进口矿价已跌去近三成。自4月下旬以来,62%品位铁矿石价格已从每吨超过70美元的高位下跌至50美元,一月间跌幅接近30%。目前,全国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量创出2015年以来的新高。

    首钢矿业和其员工依旧挣扎在生存的边缘。

    3_meitu_1.jpg

    摄影:李隽辉

    不知出路在哪里

    目前,中国钢铁严重产能过剩直接影响了行业效益。不少企业靠少提折旧摆平,实际从2008年销售利润率就已为零。

    2015年中国钢材出口增长19.9%,达到1.12亿吨。中国钢材大量出口引起全球性恐慌,反倾销、反补贴案件,2015年发生37起,是前两年的总和。美欧9家钢铁协会甚至发表联合声明“讨伐”中国。

    国内外的市场变化都迫使钢铁行业必须化解过剩产能。

    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去产能”被列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之首。会议指出,中国经济面临着很多困难和挑战,特别是结构性产能过剩比较严重,“这是绕不过去的历史关口。”

    1月26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研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据悉,相关文件已经或正在起草发布。1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三五年内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

    河北等钢铁大省还公布了去产能时间表,立了“军令状”。2016年内将压减炼铁产能1000万吨、炼钢800万吨。

    迁安市似乎已不寄望于钢铁、矿山。一进迁安市郊,映入眼帘的是巨幅大红广告牌“魅力水城”。几个月前,广告牌上写的还是“魅力钢城”。

    “十二五”期间,迁安市钢铁、矿山增加值占工业比重由92%下降到69%。

    迁安急切想改变城市形象,以利招商引资,发展新兴产业。为此,迁安市将投入130亿元治理滦河。目前一期工程已挖出14平方公里水面、建设6000多亩岛屿,全部完工可形成24平方公里水面、17平方公里绿地湿地、建设9平方公里岛屿。65平方公里的滦河文化产业集聚区将成为迁安转型新兴产业的平台。

    从中央到地方,从行业到企业,大减员像一把高悬的利斧,每一个员工都等待着命运对他们的安排,不管对结局是否情愿。

    “听说很快就有第二批买断。但有人担心公司效益继续不好,还能不能赔这么多。有时就是这样,前面的得好处,后来的就摸不着了。”当地员工说。

    刘志斌也听到了不同的传言,年轻职工五年合同到期后,公司可能不再续约。“这不需要付什么成本,提前打个招呼就行了。哎……之前公司也这么干过。”1990年代末,铁矿石价格到过20多美元/吨,矿业公司五六千人十年合同到期,直接不再续了。

    据悉,首钢集团近期已经出台2016年转型提效工作方案,并对买断等政策作出调整,将逐步收紧协商一致解约的年龄条件。

    刘志斌还在为自己的出路纠结。摆在他面前的基本就几条路:

    留在这儿。工资可能还会降。年轻人也许有一天会被裁,那时没什么技能,怎么找工作。10年、20年,资源逐渐枯竭,工业区逐渐萎缩,最终只会变成工业遗迹。

    回老家。回家能干啥,会干啥?只好再考公务员,是比国企更铁杆的活计。那就得先把房子卖掉,但根本卖不掉。

    去北京。趁年轻,再闯一闯。但节奏快、压力大。更难的是,哪年哪月才能买房找对象。

    也可以停薪留职一年,去试试不同出路。但如果尝试失败,回来后就没这岗位了,只能去当工人了。

    (应要求,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

    本文节选自《迁安钢铁去产能调查:铁矿业职工深陷去留两难》,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18期,总第583期。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