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人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工人

香港打工女晚年纪实:退而无休 投诉性骚扰反丢饭碗
时间:2016-6-21 19:12:00 来源:惟工新闻 作者: 浏览: 2084

    导读:在香港,“退休”是一件奢侈的 事。对多少基层打工仔来说,“退休”只是老板炒鱿鱼的藉口。在严重不足的社会保障之下,“退休”可能意味著要找一份待遇更差的工作。而历史往往只记着大人物的说话,打工子女支撑起社会运作,他们的故事,数十年来的付出与见证,却被压缩成一串串经济数字。惟工新闻将作一系列老年工人的访问,当中大部份工人退而未休,有的热心参与社会运动争取权益,有的走向食物链更低一层继续劳碌。惟工透过口述历史的形式,纪录这些隐没于社会边缘的声音。

    1466489214448993.jpg

    她大半辈子都在做没有合同承认的工作,作为妈妈、家务劳动者、超市推广员。阿英(化名)算道:“做了二十多年的超市超市推广员,十五六年的公司员工,退休之后,又做回推广员 ,到现在差不多也又做三年了。”

    十多万退休金,就是公司、社会回馈给她青春的所有。

    双职妈妈:由理货员做到推广员

    加起来比记者年纪还要久的推广员生涯,是这样开始的。

    婚后不久,阿英的母亲生病了,需要请工人照顾,于是她开始外出工作赚钱。由于要照顾小孩,与很多做零散工的女性相似,阿英选择了在小孩上学的上午时间,到超市当兼职理货员(编者注:理货员是超市中最基层的工作人员,职责要求是商品上架陈列,了解货号,领货补货,打贴标签,查看保质期等)。经理见她勤劳又负责,便请了她当推广员。

    阿英直言厂家非常欣赏自己的表现,她对自己的工作能力相当自豪。“有些会给货品的资料,有些不会给。就算给了,都好普遍,是不够的,要自己找资料来看。”那时互联网远未如现在普及,阿英认为推广员必须熟悉每一样货品的资料,留意报纸之余,阿英也会问熟悉相关知识的人推介书籍,自己买来看。

    一直以来阿英都热衷学习。年轻时在工厂打工,下班后读夜校学英文,后来再读设计课程。阿英说话的时候总是昂著头,粉橘色的蝙蝠袖上衣,配上白色的七分裤和平底鞋,不论神情举止还是衣著打扮,六十多岁的她始终散发著一种讲究而谨慎的美。

    穿搭的讲究或许就是得益于此,又或许是来自贯彻始终的自强。

    投诉反失饭碗被性骚扰只能自己解决

    商家主要聘请女性作推广员,职场性骚扰问题受到关注。香港妇女劳工协会(下称“女工会”)曾访问400多名超市推广员,发现8成工人曾受到顾客或超市职员的性骚扰。“有的客人日日来,喜欢找女性聊天。”做了十多年,阿英见过不少职场性骚扰,也已练就对应的方法,不过,要开启这个话题并不容易,性骚扰原本就涉及複杂的权力因素,底层工人在这话题上更加无语。

    推广员虽然在超市工作,却不属超市员工,即使向超市经理投诉,经理只会以“看不到”拒绝协助处理。阿英指,事后经理更会向公司报告事件,要求调换人手。女工会调查结果也显示,只有极少数(少于0.1%)的推广员在遇到职场性骚扰时会向公司求助,而全部受访的推广员的公司,皆没有提供任何指引或制定政策处理性骚扰。

    因此,阿英倾向于自己解决问题。“讲黄色的东西,有的人(推广员)接受得到就不反驳,接受不到就默默走开咯。”如果客人难以应付,她会选择“调场或者找第二份工。”性骚扰责任原本就不在被骚扰者身上,但是由于工作的“灵活”性质,与及老板的消极不处理,工人被逼承担所有。

    为公司尽心尽力老板却少付一半工资

    十多年过去,零散工越来越成为主流,明明店舖长期有人手需要,老板还是会以时薪计算聘来散工,于是便有了一个符合现实又充满矛盾的称呼──“长散”。“97之前一两年,经济衰退,好多男人没有工作,工地都无活干,要女人出去找事做。”时势需要加上受到公司“赏识”,阿英便开始由“长散”转为长工。

    聘请她的公司是代理商,售卖各类货品,阿英的职务是“找些女孩子回来,教她们怎么做推广、展示和介绍”。阿英训练非常严格,“有人不喜欢我,觉得其他人都不用学那么多东西,为什么要她学。后来,那些公司都争着请她,就知道教的东西好用了。”因此,推广员都对阿英敬重有加。

    阿英训练出来的推广员不单受欢迎,工资也比她高。不过,令她最不满的是公司十多年来的瞒骗。

    “当时我的工资才八千五港币一个月(编者注:香港物价高,在普通茶餐厅吃碗面也约二十几块,2014年香港就业收入的中位数是13,400元港币),同其他人讲,才知道自己给公司骗了,这个职位的市场薪水起码两万多块。”阿英工作勤奋,在公司每日工作十个钟,无偿加班,甚至做了工作额外的事,比如帮忙收拾货仓。做了十多年,退休离开前两年,才知道工资比市面低了一万多块,走的时候也只收到十七、八万的退休金。

    然而所谓退休,不过是把人推到另一个更无保障的市场。

    退休金不足维生再做推广员

    休息一年,阔别推广员摊位十多年后,阿英重新上阵。

    问到为何现在还要出来工作,阿英隐晦地说道:“数字摆在这啦,只有十几万的退休金……”

    因为这样,“退休”的阿英又做了三年的推广员散工。去年搬货时,阿英不幸扭伤了脚,现时行走也有点不便。“现在就先找些不用搬东西的工作,但有些还是要搬的。”

    脚患无阻社会参与 加入关社组力争退保

    不过,身体的不便并未阻碍她追逐理想,阿英开始参与社区议题、还在公司工作时,阿英就已经加入教会的关社组。关社组于2000年成立,除了将议题引入教会,也在参与游行,争取家庭工资、退休保障。

    脚伤以后,家人都希望阿英多留在家休息,但她仍放不下关社组的工作,现时她在关社组内担任召集人。她十分重视团体,认为每个人的力量虽然微小,但聚合起来的支援很重要,“多一只脚好过少一只脚”。这句话由阿英讲出,别有一番重量。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