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问题外媒参考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问题外媒参考

反关厂或反“关厂权”的斗争?-韩国Hydis工人对抗永丰余集团的行动启示
时间:2015-8-2 9:00:00 来源:破土工作室 作者:毛翊宇 浏览: 5586


    今年1月,Hydis公司的最大股东台资元太科技(Eink),在董事会上决议关闭Hydis在韩国利川的生产线,并计划陆续关闭全韩国的生产线,让Hydis成为只靠专利技术授权获利的公司。元太科技这一措施,将造成多达800名工人失业,然而元太科技在做成此决定前,完全没有和工会进行协商。元太科技做出关闭所有生产线的决定并不是因为没有订单,也不是因为经营亏损,而是希望将员工甩开,继续占有专利技术,靠专利谋利。对Hydis工人而言,这样的行为是一种不顾工人死活的残忍行为。工会要求元太科技出面和工人协商,但元太科技却表示,决定权在永丰余集团手上,于是韩国工人前往台湾,开始了漫长的跨海抗争之路。
    — G R O U N D B R E A K I N G . C N —

    就在不久前的6月9日晚上七点,繁荣宁静的台北市仁爱路,数百名警察突然来势汹汹,在永丰余集团总裁何寿川住处集结,拉起蛇笼,不让民众通过,准备大动干戈。然而,究竟这数百名警察所为何来,他们包围的对象是谁?在永丰余集团总裁何寿川家门前,有张小小的桌子,铺着全白的桌巾,上面摆着两根蜡烛及一盏香炉,插着、摆着几根祭祀用的香,香炉的后面,立着一幅庄严肃穆的遗像,韩国工人裴宰炯头戴红色布条、身穿红色背心、眼神柔和而坚定,这就是他为Hydis工人挺身抗争时的模样,而他在这场抗争中,在无奈和悲愤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一旁陪伴裴宰炯的,是他远从韩国渡海来台的妻子李美罗,以及和李美罗一同前来的工会干部们,在警察强制驱离和清场以后,他们都遭到了逮捕,现场祭拜用的香散落一地,又一场工人在黑暗中挣扎的悲歌悄悄落幕。
    其实,这已经是韩国工会的朋友今年第三次来台了,他们要抗议的对象是台湾的大财团永丰余和其总裁何寿川,这场艰难的跨海抗争,所对抗的是什么,本文以下将提出观察。
    只要专利不要工人的元太科技
    这一切的引爆点,是今年1月时,Hydis公司的最大股东台资元太科技(Eink),在董事会上决议关闭Hydis在韩国利川的生产线,并且计划日后要陆续关闭全韩国的生产线,让Hydis成为一家没有生产线,只靠专利技术授权获利的公司。元太科技关闭生产线这一措施,根据韩国金属工会的统计,将造成多达800名工人失业,其中400名为Hydis公司的既有员工,另外400名为在Hydis外包厂商工作的员工,此决定对工人的冲击之大可见一斑,然而元太科技在做成此决定前,完全没有和工会进行协商。为什么元太科技会做出关闭所有生产线的决定呢?是因为没有订单?还是因为生产线的经营产生亏损?两者皆否,当元太科技决定关闭生产线时,Hydis公司仍有订单,因此停产的决定让Hydis的外包厂商蒙受巨大损失,但是元太科技宁愿挨告也要关闭生产线,而根据工会表示,Hydis的年度盈余仍达新台币29亿元,那么,究竟元太科技在打什么算盘呢?

    让我们先从Hydis公司这十几年的历史谈起,Hydis公司,原属韩国现代集团,是一间拥有TFT-LCD液晶显示器、EPD電子紙技術,以及广视角专利技术(Fringe Field Switching, FFS)的半导体公司,Hydis公司在全盛时期,曾一度拥有多达近2,000名的员工,年度营业额更高达新台币288亿元。但好景不常,2003年,自中国面板厂京东方(BOE)买下Hydis公司之后,将部分广视角专利技术卖给同业,并且在经营Hydis的三年多期间,从不投资更新生产设备,也不投资技术研发,无心永续经营只图贩卖和授权专利技术的收入,这样的做法,当然让Hydis公司大受其害,营业额暴跌至仅剩新台币52亿元,随后中国京东方便宣告破产,Hydis工人首当其冲,当时造成了600多名员工失业。破产后的Hydis公司积极寻找买主,终于在2007年,台湾永丰余集团投资的元太科技表明有意愿接手,有了之前中国京东方的前车之鉴,Hydis工会担心元太科技会重施“吃了技术就跑”的故技,因此元太科技也做出“会好好经营公司”的承诺。
    那么之后又如何呢?根据韩国金属工会Hydis支会,在永丰余集团和元太科技买下Hydis公司这段期间,靠着专利技术总共赚得了新台币上百亿元的权利金,但用在生产设备上的投资却微不足道,仅占公司收益的2%,只足够支应故障零件的修理。这样的经营方式让Hydis公司的生产设备逐渐落后竞争对手,最后导致元太科技在专利授权和产品生产的营收比重,不断向专利授权一方倾斜,因此纵使Hydis公司至今仍持续获利,却仍然作出了关闭生产线的决定,这种行径简直就是复制了中国京东方的做法,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将员工全部甩开,却继续占有专利技术,对Hydis工人而言,这样的行径就象是在寒冬之中,将劳工抛到大街上一样残忍。工会在韩国要求元太科技出面和工人协商,但元太科技却表示,决定权在永丰余集团手上,于是韩国工人便开始了漫长的跨海抗争之路。
    资本的贪欲对抗工人的生计
    这场Hydis工人与台湾永丰余集团之间的抗争,从今年2月开始就一直持续至今尚未完结,在台湾工运界朋友的热心帮助下,成立了“台湾声援Hydis工人连线”,Hydis工人在台湾历经了散发传单、三步一跪游行、向劳动部、总统府陈情、亲至何寿川家和永丰余股东会表达诉求,要求“撤回关厂”、“何寿川别落跑”、“撤回解雇”、“何寿川出来面对”,希望保住工人的工作权,永丰余集团好好经营Hydis公司。在抗争之中,还发生了工会干部裴宰炯因受到资方对工会以民事赔偿相逼,而压力过大上吊身亡的悲剧,除此之外,Hydis工人和台湾声援者不只一次遭遇了警察的驱离和逮捕,大部份的韩国工人还遭到即刻遣返,这场抗争可谓困难重重,举步维艰,然而,最终的结果还未决定。不论尔后会不会出现转机,此时此刻为Hydis工人的斗争做点思考,理出头绪,纵使没有办法转化成当下现实的成果,总是有些积极意义的。

    韩国Hydis工人在台北街头散发的传单上写着:“我们以为台湾的企业和中国大陆不一样”,以及“一间真正的国际级企业应当要有社会责任”,但是很遗憾,为什么不只在韩国,甚至在台湾、中国大陆沿海等地,厂商恶性关厂的事件层出不穷,这是有原因的,当类似事件如此浮滥,我们实在很难再归咎于少数无良企业的个别行为,承认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工人必须有所警惕和防范,不论经营者平常看起来多么“有良”。就以元太科技为例,董事、股东会甚至银行团,这些对公司的资本有决定权的人,如果你试着去了解他们的思考方式,你会发现,他们最终在乎的只有:提高利润,并顺带关心削减成本和市场竞争。握有资本的人,总是想着以最小的不确定性、最低的成本赚取最高的利润,当有两种不同的经营策略供他们选择时,工人的生计重要性远远排在利润之后,企业形象偶尔受损也无所谓,只要这对资本的获利没有太大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元太科技就算持续获利,也不愿意投资更新生产设备,反而想要靠已经开发出来的专利技术赚钱就好,问题不在于是否获利,而是把资本投在哪个用途上,可以用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报酬,至于失业工人受到的冲击,很抱歉,这不会列在企业的财务报表上,所以董事显然不是很重视。但这是站在董事和股东的角度看企业,企业非得这么运作、非得按照利润最大化的目标行事吗?当然不是,对工人来说,企业存在的目的不仅仅是营利和满足资本的贪欲而已,最重要的是,企业藉由生产能够满足社会需要的产品,为工人提供就业机会和收入,这才是企业存在的意义。然而,企业经营者却不是这样想,例如元太科技,宁愿任由生产设备老化、舍弃订单不接、让800多名员工和他们的家庭承受生活顿失所依的痛苦,也要选择坐收权利金的经营方式,经营者和工人对企业的认知有根深柢固的冲突,就是Hydis工人抗争的深层原因。
    失灵的政府和缺席的工会力量
    不论是韩国或者台湾,企业所有者都享有至高无上的“关厂权”,一条能养活上千名工人的生产线,生死存亡全在资本寡头一念之间,这种极不平等的权力结构,就是我们每日生活其中的经济现实,政府和法律能否发挥制衡的作用?从这次Hydis工人的抗争中,我们也可以窥见一些端倪,韩国《劳动基准法》规定,雇主须有“经营上的急迫必要性”或“防止经营持续恶化”方可解雇劳工,然而Hydis工人也批评道,这样没有明确判断基准,模糊不清的用字,使得理应保障劳工的劳基法,反而成了资方得以滥权解雇的漏洞。今年3月,当Hydis工人到台湾劳动部陈情时,劳动部的回答是,由于本案涉及台湾企业跨国投资,本国法律并不适用,只能要求事业单位应遵守当地法令,姑且不论这个法律见解正不正确,劳动部只想把问题踢回韩国。面对企业所有者横行无阻的“关厂权”,法律只是徒有其表而已,政府制衡资本的功能,已经完全失灵。

    面对盘根错节的社会不公,孤立无援的工人只能靠自己。靠有良知的社会大众虽可将斗争基础扩大到社会之中,组织外部的压力,讨回一点应有的尊严,然而,如果要为劳工运动展望未来,也许工人还是要回到劳动制衡资本的着力点上。在这场抗争中,我们看到许多热心的劳工团体和民众相挺,但是我们没有看到永丰余集团旗下的公司有工会出来发声,没有看到有工会出来监督资方,提醒基层会员要警惕、要从Hydis工人跟永丰余的抗争中吸取教训。事实上这不只是永丰余的问题,台湾劳工的工会组织率和工会意识普遍低落,这个弱点总是在每次的抗争中暴露出来,然而只有一步一脚印的努力,才能扭转这个颓势。我们也没有看到,目前热衷2016大选的诸政党中,有哪个愿意投入这场抗争,提出将资方独揽的“关厂权”还给工人的政策。
    不只对韩国而言,对台湾和整个亚洲的工人来说,都是场值得记上一笔的战斗。它向我们揭示了今日工人的处境,在大型企业经营日益国际化之下,面对着跨国资本的肆虐滥权,唯利润是图,工人如何挣扎着捍卫自己的权益、如何对抗不同国家的资本、和不同国家的工人们并肩作战。不论今日韩国Hydis工人抗争的结局如何,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场类似形式的抗争,而且也绝对不会是一场跟台湾工人的命运无关的抗争,我们务必记得,在资本全球化的年代,发生在Hydis工人身上的事情,完全有可能发生在每一个台湾工人身上。Hydis工人已经用他们的行动,暴露了问题,而我们该做的,就是牢牢记住他们的经验,寻思今日该如何积蓄力量,以求未来发动更有效的抵抗。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