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访谈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访谈

《工人代表访谈录》之七
时间:2015-6-27 13:28:00 来源:工人访谈员 微信 作者:工人访谈员 浏览: 3959



    背景资料:2013年,深圳某家庭用品厂,工人因不满工厂搬迁安置方案采取了罢工、围堵和上街上访的维权行为,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处罚,其中工人首席代表吴贵军被关押371天,在相关机构的协助下,最终获得国家赔偿,并于2015年接受了我们的访谈。

    人物和机构代号:

    A:被访谈者:吴贵军,男,43岁,湖南人,技术员,2004年进厂,9年工龄。

    B:工人机构

    C:工人机构

    Q:访谈员

    访谈内容

    Q:请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A我是2002年从老家到深圳这边来的,当时进过五金厂、电子厂,最后进到了这个厂,在这里待了9年多,从一个基层的员工开始做起,磨练了较长的一段时间,和工友们建立了一定的感情。因为我对图纸和制图这块比较懂,后来就开始做技术员。

    Q:这次维权行动的原因是什么?

    A06年的时候,老板在惠州买了一块地皮,建立了厂房,就分成了深圳厂区和惠州厂区。08年因为金融危机的影响,惠州的成本比深圳的成本低得多,同时深圳市转型升级,把劳动密集、高污染的企业要搬迁出深圳市,它也属于被搬迁的一个对象,所以08年以后老板就开始做一些搬迁的准备性工作。

    Q:你们是怎么觉察到他的这些准备性工作的?

    A我们深圳厂区08年时的工人有1000多人,但是到13年我们只有400多人了,人员减那么多,资方就在不断做搬厂的准备。到2013年的春节过后,资方在全体的工人大会上就说,要在2013年的7月份之前,把深圳厂区全部要搬到惠州厂区。

    Q:消息公布之后,工人们有什么反应?

    A资方公布以后,工友们平时相互之间问得最多的就是:搬厂了,你过不过去,如果不过去的情况下该怎么做。工友们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大部分工友会找我商量这个问题,包括管理人员,这样的情况下,部门与部门之间,工友与工友之间就形成了联系,在我们中间产生了一个一定规模的隐形的工人组织。

    Q:为什么大部分工人会来找你商量问题?

    A工友们都知道我在12年的时候和资方抗争过,那时候我们厂里不管吃不吃饭都扣300百块钱的餐费,我就觉得这肯定不合理了,我没吃你的饭,你还扣我的钱,我就把这事举报了。老板就对我进行报复行动,把我降到了普工,而且调岗调薪,我就不停地去找政府部门,经过2个多月的时间,最后老板压力比较大的情况下,又恢复了我的一切工作,恢复了我的薪资待遇,工人们就觉得你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老板都拿你没辙。

    Q:隐形的工人组织都做了哪些事情?

    A4月份的时候我们搞了几场培训,就是对工友们进行一些意识上的培训,B机构在这方面给我们做了大量的支持工作,而且通过B机构我们也联系到了C机构,他们作为我们的谈判顾问,加入到我们的培训里面来了。

    然后在4月底的时候我们成立了一个联络小组,每个部门都有联络员,这个联络员就是去收集工友们的意见,之后我们在联络员的基础上成立了工人代表小组,这个小组在选举的时候我就被选为首席谈判代表。我们收到的消息是5月7日资方会来,来搬大部分的机器,所以我们决定5月7日采取行动。

    Q:采取了什么行动?

    A5月7日,老板来的时候,开了大平板车,大吊车。我们按照我们的预案,当他机器装上车,要开出厂门的时候,工友们就行动了。联络员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工友们还在正常上班,联络员就随时观察资方的动向,他车子一启动的时候,就由联络员出面,哪一个部门工人先出去,哪一个部门工人后出去,都有条不紊地行动了。到上午十点钟左右的时候,所有的工人都停工了,都围到厂门口把机器拦下来了。

    Q:那你们的诉求是什么?

    A我们的诉求最重要的就是搬迁的安置方案,因为他说过7月底之前搬完的,现在已经5月了,只有2个月时间了,你的安置方案是什么,为什么还不告诉我们,在你不告诉我们安置方案的情况下,你在不断地搬机器设备,这个问题你要给我们书面的答复。

    其它诉求还有高温补贴,法定节假日工资,社保、住房公积金的补缴问题,还有我们罢工期间的工资要给我们。

    Q:那你们理想的安置方案是什么?

    A我们开会商量了一下,我们跟资方提的是2000元为基数的补偿金,底线是不能低于1600的最低工资标准,无论你是管理人员还是技工,普工,都按这个计算。我们的工资都是3000多块钱,根本不止那些,我们考虑的是资方可能会接受。但是资方给我们开出的是300,当时听到是300块钱,我们真的是不敢想像,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僵持。

    Q:你们把车和机器拦下来,资方有什么回应吗?

    A5月7日行动以后,资方都是没有回应的,政府部门也就是来看了一下就走了,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一直都在厂里面守着,没有出过厂门。5月12日,厂方的一个管理人员开车过来了,想来看一下,工友们就把车子拦在里面了,逼着资方作出承诺。

    Q:这次有效果吗?

    A双方就在13日上午进行了谈判,当时达成了一个共识,就是可以通过谈判解决一些问题。但是下午的时候资方突然出了通告,说不搬厂了,你们工人假设不上班的话,就要开始处理,而且这几天没上班造成的损失,让工友们赔。这样就捅了马蜂窝了,工友们当时就上街了,把工厂门口的一条公路堵了,和政府相关部门发生了一些轻微冲突,当时有一个工友受了伤,被送到医院去了,其他的工友们也就被赶回厂里面了。

    Q:接下来呢?

    A第二天上午,工友们第一次去政府部门上访,政府部门又出面做老板的工作,资方就给我们提出要求,让我们把那些机器设备放了。他说要我们表达一个善意,政府部门也给我们做工作,他说老板也答应跟你们谈了,已经做出让步了,你们也要做出一部分让步,表达一个诚意,因为那么多平板车,费用很多的,这是不必要的损失,老板把这些钱退出来给你们不是更好了。

    Q:你们同意了吗?

    A我们非常抱有幻想,所以我们就同意了资方提出的要求,把车放了,机器设备也放了,我们放了之后资方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接下来谈判的时候,资方完全就变了,把工友们激怒了。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一点结果都没有等到,当时工友们就觉得基层的政府部门好像不起作用,要到更高的政府部门去反映情况,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在里面,他们就希望有一个包青天来处理这件事。就这样5月23日那天,200多个工友走上街,去市里面上访了。

    Q: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

    A这是临时行动,因为工友们经过17天的等待,情绪是比较急躁的,工友们相互之间就说等不到结果我们就出去嘛,有些工友的小道消息就是某某厂的工友们上街找政府部门,马上就解决问题了,守到厂里面是等不出来的。还有就是说爱哭的孩子有糖吃,你不闹它就不解决,你没有行动的话政府部门根本不给你解决的。但其实这种上街的行为都不是经过我们工人代表同意的,我们工人代表都没有想到会去做进一步过激的行为。

    Q:那你事先不知道工友们会去市政府上访?

    A我当时是在工友们要走的时候才知道,我是考虑到风险的问题,不同意他们去上访的,但是工友们已经等不及了,而且经过那么长的时间的等待,代表们的威信、代表们说的话在工友中间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去说服工友。这样的情况下,工友们采取行动我们也做不了干涉,首先我们也是工人,我们要站在工人那一面。

    Q:那你也和工友们一起上街了吗?

    A当时我和几个工人代表一起去了,无论在哪个地方,如果需要谈判的话还是要找工人代表的,不可能去找一个工友谈的,所以作为一个工人代表,如果遇到什么问题我也好出来,及时和政府部门进行沟通。

    Q:上访发生了什么?

    A我们是从9点半左右开始走出厂门的,走了2个半小时,当快要到市政府那条路上的时候,警方在前面和后面埋伏了,他们选的位置非常好,前后都没有人烟的,而旁边又是一个废弃的工地,那边的公路是分开的,看不到这边的情况。所以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外面都是不知道的。他们就把工人们都赶到这个废弃的工地里面去了,最后工友们就一个一个被带上车,后来才知道,大概被关了20多个派出所,每个派出所都关20多个。

    Q:你们什么时候出来的?

    A大部分的工友都是第二天下午放出来,还有二十多个走在前面的工友,因为和警察发生冲突,被行政拘留,基本上都关了15天左右,最后还有3位工友,包括我,另一个工人代表,还有一个女工友,被刑事拘留。他们俩30天之内都放了,我就被关了371天。

    Q:为什么你会被关那么久?

    A有一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只是对首要分子有作用,确定你是首要分子,这个罪对你就有用。但是不是首要分子,或者确定不了首要分子的情况下,这条罪就是不成立的。因为我是工人首席代表,检方就认为这么大的事肯定是我做的,他就不停地给我找证据,起诉,要判刑什么的,但是他们摆出的证据都是推理性的,没有一个是事实的。

    Q:那你自己认可这个罪名吗?

    A我一直坚持不认罪,因为也没什么罪,首先这个行动不是我发起的,第二也不是我策划的,我只是作为一个普通工友的身份去参加这次行动。他说我是工人代表的身份,但是我这个工人代表只是在集体谈判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没有集体谈判,或者集体谈判破裂的情况下,我这个工人代表就没有一点作用,也没有权力去限制工友们怎么做,也没有义务去限制工友做什么,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工友,工友们的行动我也有理由参加。

    Q:谈判的时候是工人代表身份,行动的时候就不是了?

    A我们工人代表主要的职责是负责谈判,谈一个好的东西给工友们,但是工友们的行动,做什么事是工友们自己的。在谈判的时候我就是工人代表,但是工人具体行动的时候,我这个工人代表就不存在了,我只是工友。我们代表的责任不是要去行动的,你加入工友们的行动只能以个人的名义,不能以工人代表的名义。

    Q:这是作为规避风险的策略吗?

    A我觉得集体行动,包括过激的行动,工人代表应该以工人的身份去参加,不应该以工人代表的身份去参加。以我的经验来说,你要是以工人代表来参加,你就会被他们网进去。我最后为什么会被放出来,找不到我的罪,就是我一直在坚持具体的行动中我不是以工人代表的身份参加的。

    Q:是不是可以说工人代表对工人的行动是失控的?

    A我们也希望工友们采取行动来支持我们,但还是希望工人的行动能在工人代表的组织下进行,这样工人代表就会有一个把握度,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跟资方去谈的时候有些筹码在里面。我们没有把握住工人的行动也跟我们没有积极地走入到工友中间去了解一些具体情况有关,到23日的时候我们的信息都是不畅通的,而且我们也没有去评估会不会发生事情,一旦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们也就傻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去做。

    Q:请谈谈你被关押期间的情况。

    A刚开始进去情绪还是比较低落的,不知道外面的信息,里面的环境比较差,精神是非常崩溃的,进去没多久,我的律师就进去了,跟我进行了一个沟通,跟我说外面的情况,这样我的心里就有一点底了,比较稳了。但是37天以后,这是一个节点,37天不能出去,可能就长期要待下去了,那个时候心里就非常犹豫纠结。刚好那时候朋友写信,他们号召一人一封信,一人一张明信片,不断给我写信,对我触动非常大,让我坚持下来。

    Q:你们进去之后外面的工人发生了什么?

    A当时我们被抓了,资方就站出来了,提出给400元补偿金,工友们在派出所关了一夜,受到的打击影响还是比较大的。还有就是工友们希望这件事尽快完结了,我们就会被放出来的,所以他们被迫接受了那个条款,接受了400元就走了,最低工资标准都是1600元, 400元就跟打发叫花子一样的。

    Q:所有人都接受了这样的安置赔偿方案?

    A是的。

    Q:最后你申请国家赔偿获得了成功?

    A8月底、9月初的时候,赔偿了74000多。

    Q:你怎么看待?

    A这个国家赔偿不见得是我一个人的,属于所有工友的,而且这只是一种方式吧,在里面受了一年多的苦,金钱根本赔偿不了的。

    Q:后悔过吗?

    A我出来的那天,面对来接我的工友们和机构的人,我就说我不后悔。虽然付出了那么多,但是我得到的也不少。

    Q:得到了什么?

    A自己的交际圈拓广了,认识了许多的朋友,包括媒体的,机构的,而且我的思想和价值观念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Q:哪些思想转变?

    A原先我是一个毛左,以为社会是非常美好的,就是说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共产主义社会,我都会看一些社会主义方面的书,包括毛主席语录,文选等,我喜欢看那些。但是通过这件事,我就觉得什么主义都只是空谈,什么主义都解决不了现在工人面临的问题,所有主义都是一块为自己谋取利益的遮丑布,只有真正的工人壮大起来,工友能够在这个社会上站立起来,主宰自己的时候,这才是最重要的,所有的主义、理想都是空谈,都不能代表这个社会。

    Q:工人如何才能真正壮大起来?

    A中国的工人运动没有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工人运动,现在在工厂里工作的工人,个别年前还是在农田里种庄稼的农民,今天马上就成为工人了,所以他们小农的意识还比较严重,这也是对我们的一大考验。我们去做的一些事,就是要让他们的这些小农意识抛弃掉,真正看待自己就是一个工人,他们自己的权益是不能被剥夺的。

    Q:很多人或者机构都把你看作是工人英雄,你怎么看待?

    A我就觉得自己本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也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代表,只是在一定的时间,一定的节点,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成为一个聚焦点,这些东西完全不是我自己的努力所作出来的,只是在一定的时间节点和社会背景下反衬出来的,跟我的实力不成正比的,我就觉得要不断地去学习。

    Q:有想过如何来保护工人代表吗?

    A我觉得要从法律上来明确工人代表的权限和责任,就是说工人代表在某些情况下有些权利,某些情况下承担某些责任,在某些情况下有一个免责。

    Q:你在做工人代表时比较困难的事情是什么?

    A主要就是工友的组织和团结,工友们都七嘴八舌的,有的工友要这样做,有的工友要那样做,这种意见很难形成一致,就要考验你把各种不同的意见综合起来,而且要给工友们去分析讲解,把所有的声音都统一成一种声音,这是非常非常难的。然后资方就会不停地做一些分化的工作,他会通过上下级的关系,通过老乡的关系,不断给你压力,诱惑,许愿。所以把选出来的工人代表和工友团结在一起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还有就是遇到危机情况下的处理能力也是非常大的考验,因为行动中,所有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如何去面对突发事情,这个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好多事情都不是你想象中的,有些事情你想不到的时候突然之间就发生了。

    Q:资方有私下拉拢你吗?

    A他通过一些渠道找到过我,让我辞工之后给补偿啊,通过我的亲戚,要我单独的去办公室和他谈,我都拒绝了。这样背地里去谈,就可能被分化,你进去了以后,他就可以跟工友们说我坏话,行动中最不容易被信任的就是单独行动的人。

    Q:有没有总结过一些经验或者教训?

    A第一个你不要轻信资方口头的承诺;

    第二就是你的筹码非常重要的时候,不要轻易地抛出去,否则资方得到利益就不理你了;

    第三个就是工人的具体行动要在工人代表的掌控之下;

    第四就是工人的组织能力要加强,无论工人代表出现什么问题,后面的人要马上站出来,不能因为抓了几个人就感到胆怯,就要退了,我们不能退,永远要坚持下去;

    第五就是我们在选工人代表的时候要分梯队来,第一梯队,第二梯队,不要第一梯队被打压了,后面就没有了;

    第六就是我们在行动的时候,我们要自己开展一些工友的活动,不能每天沉闷闷的坐在那里,非常没有意义,工友们就在那里睡觉,心里也是很烦的,组织工友们搞一些节目,就是每天要给工友们一些事情去做,这样的情况下工友们才不会沉闷下去,会有信心。

    Q:目前在做什么事情?

    A目前发起成立了一个新工亿的工人服务机构,主要做工人代表的培训,工人记者的培训还有协助一些集体个案。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