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访谈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访谈

她,一只笼中的鸟
时间:2015-6-25 19:38:00 来源:流水线之声 作者:流水线编辑小组 浏览: 2264

    她,一只笼中的鸟


    每个人都希望一辈子能够遇到一个自己很爱并且很爱自己的人,并和他(她)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件事很难,但是至少自己可以决定和谁结婚。可有的人却连决定什么时候结婚、和谁结婚的自由都没有。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好像在古装的电视剧里面才会有的事情。原本以为在科技飞速发展,思想也不断开放的今天不会再有古时候的传统父权制度,但现实却不像我想的那样。

    小花是以前我在一家电子厂上班的同事。刚认识她的时候,觉得她特别老实本分,话不多,每天都认认真真地做着班长给我们安排的任务。每次看她的眼睛都能看到一丝隐隐的忧伤,尽管她很爱笑,依然没办法掩藏那一丝淡淡的忧伤。

    后来,我和小花成为了好朋友,也就知道了她更多的事。小花初中都没毕业就被迫辍学外出打工,只因为她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因为她是女孩子,父亲总说,女孩子读太多书没啥用。其实,她也有自己的梦想,也有自己想做的事。

    一天,下班回宿舍的时候,看到小花在宿舍走廊里面打电话,她的情绪很激动,眼泪像散落的珍珠一样不停往下掉。她回到宿舍来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边哭边说她爸爸非要她回家相亲,他们吵架,吵得很激烈。

    小花说:“我以前同意辍学外出打工,主要是不想看着他们供两个弟弟上学,那么辛苦。他们现在又要让我这么早回去相亲结婚,我才20岁,我还想自己谈一场恋爱,然后再和我爱的那个人结婚,我也还想学一技之长并做出点成绩来的。”说完这些小花哭得更伤心了。

    我们同宿舍的其他5个女孩当时一起安慰小花,有的告诉她:“别让父母太操心,父母都是过来人,他们都是为了我们好。”有的告诉她:“坚持做自己。”

    过了一个星期小花还是请假回家了,她再来的时候,就有一个男人和她一起来的,看年纪不像她爸爸,和她长得也不像,应该不会是她弟弟。那男人不是和她一起来上班的,而是来和她拿行李的。她辞职回家了。我们都在问她原因,她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后来年底,我收到了小花发来的一条短信:“我很想坚持做我自己想做的事,但是我实在没办法。我要结婚了,对象是上次和我一起来拿行李的那个人。”

    过完年,小花又出来上班了,我们还一起报了一个英语学习班。我们一起去上了一个月的课,原本一切都挺好的,可突然有一天,她说她怀孕了,她老公不让她上班了,再说了厂里上班时间也长,回家休息也许对宝宝好一些。小花又一次的不得不辞职回家。

    小花一次又一次地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的梦想埋葬。我想她的情况绝对不是个例,而是很多女孩子的现实生活。

    每个人生下来是男身是女身,这不是我们自己做得了主的。但是,女人和男人一样是都是人,而不是需要科学配种的牲口,不是换取嫁妆的商品,不是传宗接代的生育机器。如果这样的事情找上了门,你愿意默默忍受,还是做一个真正的人?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