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访谈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访谈

和孩子做朋友,用生活细节引导孩子成长
时间:2015-6-25 19:35:00 来源:尖椒部落 作者:吴贵军 浏览: 1667

    导语:2013年5月,吴贵军作为工人代表维权过程中被逮捕。2014年6月18日,吴贵军被关押371天后释放,于7月20日争取到7.4万元国家赔偿。

    而这点赔偿远远不能弥补他没能陪伴儿子参加高考的遗憾,他除了是工人代表外,还是一位慈祥,愿意和孩子做朋友的父亲。


    孩子对我说:“我们是父子,也是朋友。”

    自己被抓那一刻,他说:“我被抓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家里70岁的老人和我的孩子,他刚好高三,整整一年,我都没有陪伴他度过最紧张的这一年,这是我一生的遗憾。”

    一年后,见到自己的孩子,他说:“孩子到火车站接我,看到我,就把我手里的行李抢过去帮忙拿着,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我心里很开心,我的孩子还是能理解我的。”

    我出来打工后,孩子留在老家,只能通过电话联系他。我们父子间不会用辈分的称号,他也会直呼我小名。他念初一的时候和我说:“我们两个是父子关系,也是朋友关系。”打电话的时候,我会和他介绍外面的世界,分享自己各种经历。假期尽量安排他们过来玩,让他开阔的视野,加深对社会的认识。他进厂打过工,看过公益机构被逼迁,所以他能理解我为何被抓。但他毕竟是个孩子,听到自己的爸爸被抓,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睡着。在他母亲和公益机构的伙伴的鼓励和安慰下,很快从恐惧中走了出来,他也没有因此埋怨我。

    在孩子性别方面,原本我们也是希望是个女孩,生下来是男孩,我们也很开心,并不会因性别不同,而差别对待。

    性别平等的观念,我从小方面做起,例如处理家里的问题,是和妻子共同商量,有时间也会主动分担家务,希望潜移默化的影响他。

    虽然不能给他最好的物质生活,但是钱方面也是让他该花的就花,不该花的让他要多想想平常我和他妈是打两份白米饭,一份菜这样过来的,让他知道钱是不好挣回来的,要懂得节俭。

    工人代表到公益人,工友的感谢最真挚

    我从2002年来到深圳,先后在五金厂,电子厂,家私厂工作过,深深感受到基层工友在外拼搏的艰辛和酸甜苦辣,背井离乡,远离亲人的那份牵挂和辛酸。

    在2013年迪威信事件中,我作为工人代表,被关押了371天。刚进去的时候情绪比较低落,因为不知道事情的最新进展。后来在劳工界朋友们和广大工友们的关注和帮助下,才让我无罪地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

    迪威信事件后,为了自己的信念和梦想,也为了更好地帮助工友们,决定成立机构。作为一个公益事业的新人,刚刚才踏入公益的门槛,便感受到作为公益人的不易,没有时间陪家人,工作时间没有规律,常常在外出差,还要随时准备被”喝茶。

    自从成为公益人后,我的接触面就宽广了,思想也活跃了许多,儿时的梦想是五彩斑斓的,此时的梦想却如此的现实,公益人的梦想其实很简单“快乐助人,大家互助",能帮助到更多的工友是我们最快乐的一件事。

    “女性能顶半边天”

    社会不应该有性别歧视,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份子,都会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在工友集体行动中,女性工友很有战斗力,比如广州大学城环卫工,新生鞋厂,利得厂,庆盛厂等都是以女工为主的行动队伍。充分展示了“女性能顶半边天”的勇气、坚持和力量。我敬佩的女工太多太多,利得厂佳慧,媒婆,新生厂的杨丽艳,庆盛厂的彭永凤,杨建英等等,在她们身上看到了中国工人的希望。

    中国几千年父权和夫权制度,现在或多或少有些女性歧视问题的存在,其实劳工议题也包含了女性议题,我们应该正视问题并想法去解决,不能回避。

    结语:

    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吴贵军说自己从来不和孩子讲大道理,而是在生活细节上,潜移默化的影响孩子。在和孩子的相处上父子俩直呼小名。他说孩子还是需要多鼓励,少批评。

    他是一位和蔼的父亲,也是一位非常有社会责任感的公益人,他身体力行的推动工人群体处境的改变。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