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访谈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访谈

从性别不平等的家庭成长为有性别意识的父亲
时间:2015-6-25 19:22:00 来源: 尖椒部落 作者:王林和 浏览: 1830

    一年一度的父亲节到了,尖椒部落采访了几位公益人父亲,他们有的经历权益被侵害后,投身公益用自身的经验帮助更多工伤患者;有的组织乐队用音乐去发出工人的心声;他们用自身的经验和特长为工人服务,为工人发声,为性别平等和社会发展做出努力。


    导语:王林和谈起自己的孩子,对于无法将孩子带到身边接受教育,表示很无奈。他热爱公益,愿意献身推动工人群体处境改变、对性别有深刻反思,教育孩子要懂得分享的公益人父亲。


    我的母亲,束缚在父权的统治里


    我的母亲,被束缚父权统治里


    我成长于很传统的家庭,所有的事情都是都是父亲说了算。父亲把脾气很倔,把不愉快都发泄在母亲的身上,让母亲来承受。

    母亲她年轻的时候,参与过集体劳动,组织成员文化活动,组织大家一起唱歌,说起她那段故事从她的眼神中看到她的自豪;那个年代婚姻不自主,还没有和父亲见面,两百元就嫁人了。嫁人后一直承担家里家务劳动,同时要操劳地里的庄稼,一辈子被束缚在家庭里面;当他们发生矛盾,我试着尝试倾听父母的想法,相互安慰已达到平衡,这也是我唯一可以做,这让我感受最深。

    我自己成家之后,吸取父母婚姻的教训。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和妻子共同商量、共同分担。


    我的孩子,也是一名留守儿童


    我们家的乐乐,今年七岁了,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只有2年,其他时间都是父母帮忙带着。我心里特别难受,父母将我们两兄弟养大,现在又在承担给我们养孩子的责任。

    我特别喜欢小孩,因为看见孩子的成长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情,现在几乎每天都会孩子打电话,让他告诉我在学校的趣事;在教育孩子方面,我一直扮红脸,他妈妈扮黑脸,我会强调的是孩子在于小伙伴玩耍的时候,要一起分享,包括吃的东西。

    我和所有外来工家长一样,很想将孩子接过来读书。“买社保五年以上、要在这边买房80平米、婚育证明、上环证明、居住一年以上……”我没法满足这些条件,我的孩子也没有办法在身边上学。

    第一次领工资,双手不停颤抖

    02年的时候,打工相对比在农村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在外打工的人,回来大包小包,穿的很光鲜,在自己的内心就有萌发出去打工的想法,决定去闯一闯。

    02年7月份,在东莞桥头一家电子厂工作,主要生产计算器岗位是流水线作业员,每天上班13个小时,赶货的时候经常通宵,自己就像机器一样不断的劳作,而且经常挨管理人员骂,那时候 20个人住一个房间、洗冷水澡、没有休息时间。

    这时候突然醒悟,原来穿的光鲜,是这么辛苦换来的。

    第一次发工资,自己上了11天班,拿到手89元,心里特别的激动。那天一大早就在财务室排着队,接到自己的工资,双手不停颤抖,就连财务人员笑我:“一看你就是没有领过工资,肯定是第一次。”这是我第一次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换来的报酬。

    03年来到深圳,进入一家台资电子厂工作,做过,作业员、仓库。天天加班,没有休息。面对工厂的不合理,我们决定罢工,要求减产量、购买社保、工资按照《劳动法》计算、取消不人性化的管理,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和同伴一起坚持抗争,最后迫使工厂回应我们诉求,那时候特别开心,也开始醒悟到只有团结才能改变自己的处境。

    从一线工人到公益人,自己不断成长


    首先我对自己定义是一名工人,因为我自己本身就是一名工人,和大家面着同样的问题,我们的处境需要一起去推动和改变,再然后是一名公益人,愿意为工人做服务的公益人。

    我觉得自己这些年不断的成长,在工厂上班,可能只关心自己的事情比较多,很少关心其他;自从义工到公益人,开始关注的不仅仅是自己的事情,而且关注整个工人群体面临的问题,开始思考的是,如何为工人群体做更多的事情。


    从做义工开始,从事公益已经十年了,其中最难忘是和工友们一起相处的经历,在文艺小组聚会上,大家拿着锅碗瓢盆,站在舞台上表演,博得很多工人的掌声和鼓励,大家在一起互相帮助,那种感情是最真诚的;和建筑工人曾睡在劳动局,三天三夜,与工人一起,唱歌、跳舞,争取劳动合同。

    看到这么多年,工人不断的跳出来抗争,反对资本的剥削,处境一点一点的改变,自己很欣慰,坚信只要行动就能带来改变。

    谈起女工处境,我很大感触

    我现在的工作,主要关注工伤工友,在探访的过程中,会接触大量的工伤工友,有3/1的女工受伤,她们在维权的过程面临着资本的剥削以及来自父权社会的压迫,但是一大部分女工是坚持到底,这种精神令人特别的感动。

    印象最深的是钟大姐,她是一位江西籍的女工,来佛山顺德打工已经十来年,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孩子。2014年-2015年之间,两次工伤让她走上的维权的道路,她自学法律,每天奔走在于各个部门,经历被踢皮球,同事的嘲笑:“你一个打工妹,屁大点字都不认识,你还想跟工厂斗,没门!你看看我们工厂哪个受工伤的女工,能拿到赔偿呢?”

    钟大姐并没有气妥。首先,她说服家里人支持她维护自己的权益;收集各种证据,去和老板谈判,和劳动局理论理直气壮。钟大姐说:“和劳动局、老板争论一下有什么好怕的呢?这是面子吗?不是,而是我自己的权益,你自己都不敢站出来,谁敢站出来呢?”经过努力,终于获得自己应有的赔偿。这个过程很漫长而艰难,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坚持到最后。

    钟大姐经历了这个事后,休息时间还经常一起医院探访受伤的工友,给他们讲解工伤法律知识,分享自己的维权经验,她也希望更多的工伤者站出来,敢对资本、政府部门说不,这样才是胜利维权的前提。

    我愿意一起推动女性权益保障

    希望更多女性对于家庭暴力、性别歧视、性骚扰等,勇敢的站出来说不;同时,也呼吁男性同胞们,尊重自己身边的女性,爱护自己的老婆,放下大男子主义,与妻子一起承担家务,承担孩子、家人的责任,我们一起加油吧!

    结语:十年来,他说自己在不断成长,从只关心自己的事到关心工人群体的处境。十年来,工人从权益被侵害默默无闻到越来越多抗争,十年的时间,原来不单单是个人在成长,工人群体也在成长。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