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访谈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访谈

与孩子的相遇是一种缘分
时间:2015-6-25 17:00:00 来源:尖椒部落 作者:董军 浏览: 1329

    摘要:董军说自己经常会在儿子睡觉的时候看着他想一些问题,“比如,我会想到他的成长过程中,如果我没有陪他,我以后会后悔的。”所以一有时间,董军就会抽空出来陪孩子玩耍,“看着他一天天成长变化,带来的惊喜是无法言喻的。”



    从保安到工人,从公益人到鼓手,在董军身上,多重身份糅杂混合。而在多种的定义下,他还扮演着一个重要的家庭角色——父亲。

    “有时觉得我跟他是一种缘分”

    董军与妻子黄小娜的爱情故事,在外人看来,颇有些传奇的感觉。工人董军与大学毕业生黄小娜在NGO里相遇,因为共同喜欢音乐而走在一起,共同组建了一支乐队。在2012年,两人的爱情结晶降临了。    

     在儿子出生之前,董军并没有多想过孩子的问题,“其实对我来说,没有小孩也可以的。但现在小孩已经来了,有时觉得我跟他是一种缘分”。 

    董军说自己经常会在儿子睡觉的时候看着他想一些问题,“比如,我会想到他的成长过程中,如果我没有陪他,我以后会后悔的。”所以一有时间,董军就会抽空出来陪孩子玩耍,“看着他一天天成长变化,带来的惊喜是无法言喻的。” 

    但带小孩的过程并不简单,有时甚至让董军直呼“烦”,“比如有不得不做的事,但孩子在旁边闹,我就会等处理完之后再跟他解释一下。虽然他听不懂,但是心里会有所了解这个时候不能闹。” 

    在带小孩的过程中,也让董军体会到了女性的艰难,“我想到了我的妈妈,奶奶。他们那个年代的女性是既要带小孩,也要做家务的”。有了这种体会后,董军说自己也会去看看育儿的书,主动多做一些事。


    作为父亲:希望给孩子更多的自由空间

     “大男子主义,传统,顽固”是董军对父亲的评价。不过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庭,也当了父亲,董军觉得跟父亲之间的对立也在逐渐和解。“

    我跟他对抗了十几年,想让他改变想法是不可能的了,现在我父亲老了,只希望他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好。”

    与父辈的传统不同,董军希望给孩子的,是更多的自由空间。

    董军表示,从一开始孩子出生,就没有顾虑太多,更没有在性别问题上就纠结过。

    “无论男女,对我来说小孩都是一样的,就连在取名字时也没有考虑太多。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教育方法都是一样的。”

    对于小孩未来的成长,董军也有一套自己的看法,“我自己对小孩的想法是,用心陪他成长,也给他独立、自由的空间,让他自由地生长。”


    用音乐发声,让我们的生活更有尊严

    身为重D音乐队鼓手兼队长的董军,在专门从事音乐之前,曾有过十几年的打工经历。从湖北来到深圳后,做过很多份工作,保安,电子厂,塑胶厂,玩具厂……

    刚出来时的董军以为打工生活和当时父亲在国企工作是一样的,每周上五天班,每天工作八小时,周末双休。没想到出来后面对的却是每天上班12小时,有时14小时,甚至通宵。现实的反差给董军带来了很大的打击,甚至会在吃饭时和工友半开玩笑说,“要不我们罢工吧”。

    因为从小喜欢音乐,在2006年又正好遇到了几个同样喜欢音乐的朋友,董军毅然地辞掉了工,组建了一支乐队去酒吧驻唱了。但是唱了两年,董军又觉得迷茫了,于是来到深圳小小草工友家园开了个吉他班当志愿者,教工友弹吉他。而在小小草,董军也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重D音乐队的主唱黄小娜。

    在小小草的的时候,董军得到一个去北京实习的机会。在北京,他和“打工青年艺术团”的发起者孙恒等人一起演出,在这个过程中,迷茫了多时的董军又重新找到了方向——“回深圳组建一支工人乐队!” 

    回深后,董军便和阿鬼、小娜三人组建了乐队。乐队取名为重D音:D代表底层,重,是重要的,有力量的。也就是底层的声音是重要的,有力量的!是一支为劳动者歌唱的乐队。

    董军说:“打工群体是一个很大的群体,为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直接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是中国建设的主力,但打工群体的声音很少被听到。我们不要别人代言,我们为自己歌唱。所以我们用音乐的形式发声,引起社会的关注,一起来让我们生活得更有尊严。”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