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访谈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访谈

束缚——来自流水线工人的告白
时间:2015-6-17 11:55:00 来源:流水线之声 作者:姚卓亮 浏览: 1319

    摘要:在资本主义的剥削环境中,劳动者在劳动中并不感到幸福,他是被控制着的,也是被剥削和被压迫的。

    现在连工作这事上,都开始觉得自己百无一用。

    忙的时候累死也无妨,好像我唯一的价值便是拼命干活。可是,现在闲了下来,真的有种闲得很想找个缝钻进去的感觉,突然发现自己像是多余的,没用之人似的,走哪都碍眼。

    也许只有闲下来的时候,人才会想得更多;下班在食堂吃完饭,也许回到宿舍一个人静静地躺下来的时候,人才会想得更多;一个人静静地躺着,看外面的天空一点一点变暗,也许直至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人才会想得更多。想太多,烦恼也多了。

    工作了这么久,唯一的收获便是平日省吃俭用攒下那可怜巴巴的一点点钱,想到这我的心都酸了——够我干点啥?够我干点啥?我发现自己还是一无所有,反倒在这里白白的丢失了我那美好的青春。

    这里的生活,我开始厌倦,我开始想要逃避。

    这里的人们,都很自私,包括自己。

    这里的领导,都很傲慢。

    这里的关系,都很复杂。

    这里的宿舍,都很拥挤。

    这里的食堂,都很肮脏。

    这里的服务,都很野蛮。

    这里的工人,都很安分。

    这里的工作,都很机械。

    这里的工资,都很受伤。

    这里的管理,都很神经。

    这里的赞扬,都很少见。

    这里的责骂,都很常见。

    这里的一切,都很失望。

    总有一种想要解脱的冲动,我徘徊在离开的边缘。却又有千丝万缕般的思绪让我止步。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以前的自己,说走咱就走绝不停留。我总想着后面会遇到命中注定的好工作的,我会为之拼命打拼。我抱着这种想法,换掉了一个又一个驿站一般的工作。现在在我的心中依然还保留着这样一种美好的想法,只是平添了太多束缚,懂得了生活的艰难才刚开始。

    在工厂混了这许多年,想想都觉得窝囊。最可怕的是青春没了,后面剩下一个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成的傻子。勉强还能自嘲一下吧,呵呵……

    流逝的每分每秒都让我十万分的痛惜,我抓不住这些时间,不知该拿它去做些什么,我就这样每天飘在这条河流里,任它将我带去最终我们每个人都要去的那个地方。


        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提出过“劳动异化的观点”,原意是说劳动原本是人的一部分,人是自愿付出劳动,靠自己的劳动创造价值。但是在资本主义的剥削环境中,劳动者在劳动中并不感到幸福,他是被控制着的,也是被剥削和被压迫的。

          而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被异化,原本打工者应该是一个群体,互相团结,但是在真实的车间关系里,如文中所述“这里的人们,都很自私,包括自己。这里的领导,都很傲慢。这里的关系,都很复杂”,工人被分化了,工人的力量也被分化,大家去想的更多是“他怎么做的那么慢,不然我们今天产量更高”,却忽略了工厂不断加高的产量,还有无论你多么努力,他还是给你那一点工资。

         现实中,创作这篇文章的工友一位非常勤奋、踏实的人,对待工作非常认真努力,但是也如文中所述“工作了这么久,唯一的收获便是平日省吃俭用攒下那可怜巴巴的一点点钱,想到这我的心都酸了——够我干点啥?够我干点啥?我发现自己还是一无所有,反倒在这里白白的丢失了我那美好的青春。”讲这些,并非是单纯的抱怨,或希望不劳而获,这是工友对资本主义剥削的批判和控诉。我们当然应该为自己的未来努力打拼,但是,亲爱的工友们,你们的付出真的得到对等的收获了吗?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