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访谈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访谈

《工人代表访谈录》之六
时间:2015-5-31 21:05:00 来源:工人访谈员微信 作者:工人访谈员 浏览: 1557


    背景资料:

    2014年广东佛山某珠宝首饰厂,公司因搬迁新址导致老厂订单量减少,员工工资从平均五六千下降至两千,工人不满开始进行维权,在相关政府部门和工人服务机构的介入下,资方就社保、公积金等问题与工人达成协议的同时,拒绝了工人的保底工资要求,被访者作为此次维权行动的首席工人代表接受了我们的访谈。

    人物和机构代号:

    A:被访谈者:男,34岁,江西人,熟练工,组长,99年进入该厂,15年工龄。

    B:工人机构

    Q:访谈员

    访谈内容

    Q:这次维权的起因是什么?

    A:我们厂是在佛山禅城区的中心位置,因为要搬到南海区,所以2014年前后这边的东西就开始慢慢转移,订单也跟着转移了。到了14年过完春节以后,最主要的生产任务都放到新厂那边去了,导致这边开工不足,因为大多数都是计件工人,每个月工资很明显都下降了。14年春节前一般大家都能拿到五六千,后来逐渐下降,到6月份发工资的时候,很多部门都是2000多块钱了,所以工人们感觉这样下去不行,生活都有问题,就开始起来维权。

    Q:工人主要诉求是什么?

    A:我们刚开始就是很简单,就是让老板多拿点活来干,工人工资上去。但是后面接触到机构之后,经过他们指导,就知道社保这一块之前没有缴的可以补缴,还有公积金,带薪年假,高温补贴,包括以前对我们的罚款,都是不合理的。之前我们都是没有这种意识,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也能享受带薪年假这回事。

    最后我们给资方提出有九大诉求,包括社保、公积金、带薪年假、高温补贴等等,其实我们最主要的就是要他给个保底工资,不管你有没有活干,也要保证我的基本生活。因为之前我们有活干的时候不止这个工资,现在你不给活干,这不是我们工人的原因,不是我们不想干。

    Q:你们要求的保底工资是多少?

    A:我们13年的工资水平平均下来都有五六千,我们后面给他提的大部分都是3200-4000这样,因为各个工种、部门、人的能力不同,有所差别。我们觉得我们要求不高,因为很多人在外面租房住,还要扣保险、公积金,其实剩下的也没多少钱。

    Q:资方如何回应你们的诉求?

    A:刚开始维权的时候,资方基本上是不搭理的,无视工人,你要闹你就闹,因为他已经把生产重心转移到那边,不在乎这边做不做,或者做多少了。所以刚开始他不理你,坚决不跟你谈。工人是很气愤的,工人就从6月16日开始处于停工状态,也是向资方施压,反正工人就拒绝开工,天天就是打卡不干活。

    Q:除了停工还采取了什么行动?

    A:后来我们去找政府,找工会,让他们给厂方一定的压力,才答应来谈,因为毕竟他们还是有些做的不对的地方。主要谈的是社保、公积金这些东西,有些诉求我们也做了让步,最后谈成的主要就是补缴社保、公积金、带薪年假还有退还以前的罚款,高温补贴是部分工种补了一点,在9月1日的时候签了一份协议,等于把前面谈成的这些兑现了。

    Q:那你们最主要的关于保底工资的诉求呢?

    A:保底工资就谈不成,签协议的时候口头说等正常开工之后再来谈保底工资,后面工人开工之后,他就拒绝谈这个事情,很明显就拒绝,不可能谈。

    Q:大家对这个协议满意吗?

    A:对这个协议很满意,我们的社保从94年开始补缴,公积金从99年开始补缴,带薪年假补了6年。但是工人最主要想要的东西没有达成,资方明确拒绝谈保底工资,我们觉得这个是合理的诉求,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活干,最起码你得能让我们在这里有个合理的生活保障。

    Q:在达成协议后你们还有什么后续行动吗?

    A:我们想继续谈保底工资这个事情,但是这个没有法律明文规定,所以人社那边不管,我们只能找工会,但是我们找了好多次,都是推,拖了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也没有结果。工人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就说要把企业工会改选了,这个工会确实是个名存实亡的东西。我们就想利用这个做一个策略,给总工会一点压力,让总工会跟厂方施压,如果你不来谈,我们就把工会改选了,改选之后再来谈保底工资,这样的。

    Q:如何进行改选的?

    A:我们自己定了一个日期,11月27日,事先发了邀请函,邀请市总、省总这些人过来,但是因为这个工人没有搞过,临时抱佛脚培训了一下,拿了个横幅,就在厂里面。我们也没想怎么样,因为工人也没多少,20多个人。当时厂里面叫保安在那里拍照,我们刚拿好横幅,那些保安就靠过来,我们也知道肯定是搞不成的,所以就让他们靠过来,靠过来之后我们就收了,就这样匆匆结束。

    Q:现在你们是什么情况?

    A:其实在改选工会前,11月25号我们三个代表就被解雇了,进不了厂了,被炒之后我们就去仲裁了,现在是一审,5月20日才出结果。

    Q:整个维权过程中有没有采取激烈的行动?

    A:我们还是比较好,没有激烈的对抗,其实劳资双方还是比较理性的。基本上我们是不出厂的,大家上班还是上班,就是下了班到大门里面的空地上抗议十分钟、十五分钟的,拉一下横幅,拍一些照片,发发微博、维信。最多也就是到厂门口,把工厂的牌子拍下来。

    Q:为什么限制在厂内抗议?

    A:如果上街游行或者抗议,警察可能逮你,说你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工人一直不去做这个就是这样,工人还是有顾虑的。

    Q:那你们的厂内抗议警方有干预吗?

    A:警方是刚开始有干预,因为我们在厂门口,拍了照片想发微博,他就叫我们去做笔录,意思是厂门口之外就属于公共空间了,他就想给我们一个警告,交代下次不要这样做。但是在工人当中就造成了很大的阴影,因为很多人包括我从来没有进过派出所,派出所里面什么样都不知道。他们会顾虑下次会不会把自己也带进派出所,所以在很多具体的行动上,工人就会犹豫,到后面我们就基本上不踏出厂区了,在厂内警方就基本上不干预了。

    Q:在厂区内的抗议有效果吗?

    A:只能说作为维权当中的一种手段,我认为多少起了点作用,最起码能让政府重视这个东西,因为你不做这个东西,你不向外界去发布这个东西,政府可能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不仅在厂内抗议,还有找政府相关部门,不断地去把这些事情反映给政府、人社、工会,最后政府那边成立工作组来协调这个事情。

    Q:你们在厂区内抗议就引起了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

    A:最开始也是打擦边球这样,说没有明显的违法,你如果有什么问题找仲裁。但是我们不断的发微博、微信,一边工人在厂里采取一些抗议行动,一边工人代表去督促政府,我们就是希望政府和工会能给厂方施加一定的压力,让他们答应来谈。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政府还是重视一点,出面跟资方沟通,给工人解决这些必须要解决的问题。还有一个可能跟我们的位置比较靠中心地带有关系,如果偏远一点,他们估计也不会这么重视。

    Q:当时有多少人参加了维权行动?

    A:当时在这个厂上班的六七十个人,最多的时候也就百八十人。其中签名参与维权的有59个人,维权过程中有些人退出了,有些在部分诉求得到满足的情况下退出了,到后来还剩30多个人。

    Q:你如何看待这些退出的人?

    A:我个人理解他们,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情况,我们还是一个开放的态度,他要退出有他的想法,我们不可能去强求他。我是觉得没有必要去纠结这些东西。

    Q:你们在维权过程中总共选举了几个代表?

    A:我们5个工人代表,有4个男的,1个女的,我们这个厂的女工比较多,有些男代表不方便去和女工接触,就女代表去做。

    Q:为什么女工人数多,只选了一个女代表?

    A:我们厂的女工不像有些厂的女工那么勇敢,相对胆子还是比较小的,对维权意识也欠缺,害怕很多事情,很多女工怕影响到家庭,反正她们是有很多顾虑。她们没有这个勇气站出来,老是希望前边有人在前面挡着她,她在后面比较好。男的就比较好一点,胆子大一点。

    Q:你为什么会被选为首席工人代表?

    A:刚开始觉得当工人代表很简单,资方不可能跟这么多人谈,一定要推荐几个代表去跟他谈。说实话,在那些工友当中,人家还是对我比较信任。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比较积极,在维权意识方面我也要比其他人要高一点,我们厂很多女工,她们什么都不懂,但是她们说,我就是相信你。另外一个可能我也有一点私心。

    Q:有什么私心?

    A:因为有我自己的权益在里面,可能别人去做这个首席代表我还不是很放心,我还是对自己比较自信一点,所以我要站出来。如果我做代表,所有的东西我都可以去把控,但是如果我不是代表,我可能接触到的东西没那么多,我想亲身去体验所有第一手的东西。

    Q:那你相信其他工人代表吗?

    A:我觉得我们这几个代表当中信任程度还是很好的。因为我做代表了,全程我都知道的,大家沟通信息很畅的,大家接触这么多年了,都知道相互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代表和代表之间防备之心还是会有的,这个也很正常,担心他会不会出卖工人,必须要有这种想法。

    Q:那工人对你们代表会有怀疑吗?

    A:这个肯定都会有的,我是觉得不管哪个组织都不能排除工人没有这种心理和想法,工人也担心你们这几个工人代表会不会被厂方收买,所以他们很怕,你们几个被收买了我们怎么办。这个顾虑不管在哪个工人组织当中都会存在的,如果我不是工人代表的话,我也会有这种怀疑。这也是为什么我要挺身而出去做代表的一个原因,既然我对别人不是很相信,我就自己去做,我觉得我做的比他们好。

    Q:那你们如何打消工人的这种顾虑?

    A:我们就跟他们解释,不可能会被收买,请大家相信。再一个我们代表之间不管办什么事,也不会单独一个人去,最起码有两个代表。

    Q:那资方有没有试图对你们进行收买?

    A:没有,我们这个案子当中没有。我个人觉得资方很自信,双方在一起十几年了,他也很了解工人,他觉得这帮工人成不了事,没有必要再拉拢谁,工人一团散沙,起不来什么风浪,可能两三天就散了,所以他也不想去收买谁。

    Q:你作为工人代表在维权过程中感觉什么最难?

    A:我觉得比较头疼的还是工人组织方面,因为我们的工人组织很多环节都是很脆弱的。我印象最深的是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政府能重视来干预,但是后面的结果跟我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这个时候工人就开始焦躁了,不知道下一步怎么搞,这是最困难的时候。我作为工人代表,前面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跟他们嗓子都讲哑了,话都说不出了,工人有很多的疑问,可能同样的问题,类似的问题,你要不断去跟他解答。所以有些时候,问多了也可能发发脾气,很烦很焦躁。

    Q:怎么处理这种情绪?

    A:那没有办法,那就是发过牢骚之后也就没什么了,大家也能理解。其实我还是觉得做工人代表还是很辛苦的,因为要做很多工作,从上面得到的信息要跟大家传达,传达之后要跟工人解答,我们那段时间就是不断的跟工人开会,不断解答,做工作要大家团结,直到他们慢慢疑问少了,就自然而然觉得跟大家维权是正确的。

    Q:受到的压力大吗?

    A: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受到外部的压力还是不大,因为我们没有存在很严重的打压,最多也就是派出所叫去让我们做一下笔录这些。主要压力还是来自工人内部,内部的工人组织这方面,压力还比较大。因为我们要维权肯定想争取更多的工人参与进来,但是在组织的过程中就会有人有不同的意见,就要我们要反复的做工作,我们怕工人坚持不下去,不团结,到后面功亏一篑。

    Q:不同的意见是指?

    A:我们觉得有些东西是正确的,但是工人不理解,他可能会有不同的声音,我们要去解释。也有时间长了,工人会闹情绪,意思就是再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们又要去做工作,这个就给我们代表带来压力。

    Q:对于不同的意见,我们必须要说服他吗?

    A:也不是说不同的意见就不正确,而是说有不同的声音就证明他有很多的顾虑,他有很多信息不知道,这个是很正常的,我们就反复地跟他去解释。其实工人最主要担心我们在维权中采取比如抗议、喊口号的行为,他们就害怕警察会抓,所以我们后面跟工人解释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把很多事情跟大家摊开来,他会意识到这样做是为了大家好,会去承认这样做是正确的。

    Q:你觉得工人在这个维权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A:我觉得工人在代表后面是一个后盾和支撑的作用吧。因为没有他们在后面支撑着工人代表,就像房子没有地基一样,肯定是不行的。如果资方对工人代表采取打压的时候,他们就要采取行动来保护一下代表,比如7月21日的时候,警方把我们5个代表带入派出所了解情况,关了七八个小时,其他的工人就自发地全部坐在派出所门口抗议,叫派出所放人,直到我们出来之后大家才离开,通过这次工人的抗议之后,警方就没有再干预了。

    Q:机构在维权过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A:我一直以来觉得工人组织方面,机构帮助占50%,工人自身50%,如果工人维权想要成功的话,还是离不开机构的帮助。它发挥了方向性的作用,就是它有很多策略,指明一个方向给你,起到了一个指路人的作用,你如果遇到什么问题,它会提供解决的办法。

    Q:你愿意成为机构的工作人员吗?

    A:目前没有这种想法,因为我要面对很现实的问题,机构的工作人员都是公益性的,就说收入待遇各方面都是比较低,我们30多岁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家庭压力比较大,目前是肯定不适合的。

    Q:总结一些本次维权行动的经验?

    A:我觉得工人组织这一块是非常难做,也是最关键的一环,我很佩服那些几百上千人的组织工作。工人组织工作给工人代表的压力也是最大的,如果你这块没有做好,等于你的房子没有根基了。

    Q:如何做好组织工作有什么经验吗?

    A:这个组织工作没什么好的捷径,只有通过反复强调去打消工人的顾虑,不断去和工人沟通,你作为一个工人代表,你最起码要在旁边搞一个比较核心的圈,把这批人的工作做好,再让他们更大范围地去影响其他人,不断分层次地下去,基本上是这样的。不管哪个组织,最边缘的一些人还是会摇摆不定的,他可能一下倒这边,一下倒那边,你要用核心的圈来保护你们中间这些代表,最起码你边上的这些人要很支持你们代表的。我们做工作基本就是这样,首先有什么事情代表先讨论,讨论之后再叫周围核心一点的再来跟代表一起讨论,讨论之后再把这个东西告诉所有的工人。

    Q:其他方面的经验呢?

    A:还有一个跟资方谈判方面,我觉得工人的诉求也不要太死板,还是要抓住一些主要的东西,有些该让步的还是稍微做点让步,谈判要跟行动结合,如果谈的没有进展的时候,怎么样给资方压力,逼他重回谈判桌,这是很关键的。这个就离不开工人的集体行动,工人没有行动,资方是没有压力的。

    另外我们搞了一个微信群,就是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在里面讨论,不一定要当面讨论,因为很多人不一定有那么多时间,他可能讨论时没看到,但事后可以看到,所以利用现在的自媒体方面非常的重要,这块对工人组织工作方面会省很多力。

    Q:有什么教训吗?

    A:主要还是要坚持理性维权,不能去超过法律的底线。因为工人在维权这方面是弱势群体,没有必要去表现的工人很强势这样子,不要动不动就上街堵路,采取那些非理性的行为,可以多诉诉苦。

    Q:你怎么看待这些非理性的行为?

    A:我个人是不赞成这些做法的,因为虽然扩大了影响,但是无助于事情的解决。同时会对工人产生不利的后果,可能什么都没争取到就把自己害了,不害自己可能害了其他工友。我还是建议,可以多引起政府的关注,让政府去给资方施加压力。

    Q:你如何看待集体谈判这种工人维权的方法?

    A:工人维权现在只有两条路,一个是向政府部门申请仲裁,第二个就是集体谈判,我是觉得后面这条路在目前来说是对工人最好的一条路,申请仲裁的话,时间长,能赢的几率也是很小的。集体谈判有什么好处呢,走仲裁的话就是法律规定的东西才有,集体谈判这个是双方博弈,法律上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合理的东西也可以争取到。

    Q:你怎么看待目前的这种劳资关系?

    A:工人还是需有发言权,能够跟老板坐下来商量问题,只有这样才能避免罢工停工这样的事情发生。工人其实很单纯的,很多东西是很容易解决的,工人不会漫天要价的,反而有很多事情工人会忍忍就算了。

    老板肯定是想多点利润,如果哪一天我们做到了老板,可能我们也会这样,也会尽量减少成本,还是理性理解吧,老板都是以挣钱为目的,他要不挣钱开厂干什么。

    其实我觉得老板和工人应当是比较和谐友好的,应当是一个共同成长的关系。工人离不开老板,老板也离不开工人,都是为了把厂搞好。正常的企业来说,你企业做大了,工人也可能享受到了更好的待遇。但是目前来说,很少有这种工人跟工厂共同成长的例子。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