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问题外媒参考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问题外媒参考

《联合早报》:珠三角部分产业陷入死结
时间:2014-5-12 9:40:00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沈泽玮 浏览: 8292

             

    在大罢工结束之后,东莞高裕元鞋厂园区内基本已恢复平静。(沈泽玮摄)

     

    面对经济转型及增速放缓的压力,劳资政三方的矛盾和纠纷愈发按不住。工人维权意识抬头,企业面临转型升级阵痛,官方既不能罔顾工人权益,又要力保企业继续驻留以吸纳庞大劳动人口,工人罢工事件若处理不好,三方都有难。

     

    东莞高埗裕元鞋厂罢工事件在当局软硬兼施的举措下虽已落幕,但折射出珠三角劳动密集型产业普遍陷入难以解开的死结:成本高、市场乱、招工难。

     

    面对经济转型及增速放缓的压力,劳资政三方的矛盾和纠纷愈发按不住。工人维权意识抬头,企业面临转型升级阵痛,官方既不能罔顾工人权益,又要力保企业继续驻留以吸纳庞大劳动人口,工人罢工事件若处理不好,三方都有难。

     

    从积极面看,工人罢工要求工资上涨将导致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优势弱化,进而倒逼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和产业结构调整。不过受访劳动学学者警告,如果工资上涨的幅度超出产业链升级的速度,将导致中国走不出“中等收入陷阱”, 经济增速放缓所造成的失业问题和各种社会矛盾都可能加剧。

     

    引起国际媒体关注的高埗裕元鞋厂罢工事件,在4月初爆发,蔓延了两星期,一度据称达4万人,惊动了中共高层,国台办和省台办都派人到东莞与市领导一起开会协调。最后,裕元同意补足工人的社保金额并从51日起补贴每人每月230元(人民币,下同,约46新元)生活津贴,一场持续约两周的大罢工方才落幕。

     

    一东莞业内人士透露,裕元工人以社保和住房公积金为名,发动4万人大罢工是“极不寻常”的,官方后续是否出台什么政策值得关注。该人士说,厂方没有给员工上缴足额的社保在珠三角是非常普遍的做法,大部分“熟悉中国国情”的企业都以基本工资为基数来计算,而非工人的全部工资。

     

    他也说,如果每个工人的社保都缴足,那将给企业的成本形成很大压力,再加上工人本身缴付社保的意愿普遍不高,所以只要“工人不告你,我政府就不理”,劳资政三方在灰色地带走钢索,力求相安无事。

     

    受访的裕元鞋厂工人小陈坦承,工人平时其实对社保不太关注,也不太愿意分摊个人缴付社保的部分,追根究底是对社保政策的不信任,担心一旦回老家或到其他省份打工,社保金额将难以转出,所以工人罢工不是冲着社保或住房公积金,而是“要加薪,要30%”。

     

    也就是说,社保,是企业管理员工的雷区;加薪,才是工人的关键诉求。

     

    面对加薪压力的企业不只是裕元鞋厂。最近一次经媒体报道的罢工事件发生在长三角。日本企业东陶机器株式会社(TOTO)上海工厂工人上周二起罢工四天,在资方同意加薪之后,工人才同意复工。而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发生202起劳资纠纷,较上年同期增加31%

     

    据业内人士透露,中国工人的工资近年来其实已增长不少,以珠三角地区低端加工业为例,工资已从2004年平均1000元增至目前平均3000元。

     

    截至今年421日,全国共有九个省市又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月最低工资平均增幅约13%。行内人士称,低端加工业的利润一般仅介于10%20%左右,基本工资上涨带动社保也涨,对企业构成很重的负担。

     

    外企因此也面临两大抉择,一是出走他国或往中国内陆省份迁移,二是因应成本的提升而进行技术技能的转型升级,包括生产机械化。

     

    但受访的东莞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前会长谢庆源指出,加工贸易行业不可能全面实行机械化,特别是传统行业,电子行业以装配零件为主,用机器人才较为可行。

     

    年轻一代工人维权意识高

     

    谢庆源指出,年轻一代工人的维权意识比较高,企业在管理方面要更费心,再加上工资和费用成本不断攀升,部分企业已把低增值业务移到越南、柬埔寨和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高增值的则继续保留在大陆。

     

    受访的人民大学人事劳动学院副院长刘尔铎指出,中国目前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工资上涨得太快,但产业链升级的速度没有想象中快,如果产业无法转型升级,“中国可能进入比较困难的阶段,也就是中等收入陷阱,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的方式,永远拔不出来”,再加上经济增长速度下降,就业问题可能成为隐患导致社会矛盾增加,这些都不利于社会稳定。

     

    刘尔铎评估,产业转型升级观察期估计持续五至七年,要到2020年左右才能评断中国的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是否能向中端或高端转移,“这中间会不会出事,还得再观察”。

     

    在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又遇上经济下行压力,劳资政三方的矛盾无可避免地加剧。谢庆源认为,工会可以在颠簸的过程中扮演“润滑剂”的角色。

     

    不过,依照中国共产党党章和中国全国总工会的章程规定,独立工会是不允许存在的,工厂的工会都必须由上级行政主管和企业一起建立。

     

    刘尔铎认为,工会在非国有、中等以上企业里头还是能发挥一定作用,关键不在于工会是否受上级领导,而是工会能否替工人说话。他指出,在中国,无论工人罢工还是环境问题,若能让工会在早期阶段就把劳资矛盾化解,更公平地帮工人争取他们应有的权益,那对劳资政三方都有利。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