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松劳动哲学专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江松劳动哲学专栏

王江松:关于四大行被买断工龄职工上访事件的调查研究报告
时间:2013-11-7 16:36:00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王江松 浏览: 424184

    四大商业银行被买断职工个体和集体上访不是今年才开始的,差不多从买断之日就已零星开始了,后来逐渐成燎原之势。早在20081120日,工行、农行、建行、中行近2000名失业者第一次在国家信访局聚集。2009223日、2009511日、 20091026日、2010419日、2010719日,来自全国各省的银行下岗职工少则千人多则近万人齐聚北京,每次都惊动大量警力,每次都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关注。

     

    20135月份、7月份和10月份,四大行被买断工龄维权职工(自称“断友”)发起了三次进京集体上访和请愿行动。对于前两次,笔者只是略有耳闻,不知其详。有人通过微博告知我10月份将会发生四大银行断友的维权行动,作为研究劳动关系的学者,我对这个事件产生了兴趣,于是跟踪调查了这一波的断友集体上访请愿行动,通过对数十人的采访,并且广泛搜集到网上网下的有关材料,写出了本份调查研究报告。鉴于本次调查研究的时间有限,掌握的情况不很全面,这份报告难免存在诸多遗漏或问题,仅供学术界、政府、银行、断友以及社会各界参考。

     

    一、1014日至1024日长达十多天的集体上访和请愿

     

    1014日上午,大约100多名农行断友来到地处东单的农行总部,要求向农行领导反映情况,很快就被警察疏导到农行大楼后面胡同的农行信访室进行挨个登记。断友们认为这种登记没有什么意义,纷纷返回各自的住处。

     

    1015日早上7点半,来自10多个省份的农行断友二三百人,聚集农行总部,要求恢复劳动关系、要求补交五险一金、要求补偿被强制买断工龄期间的经济损失。他们手挥国旗、打出“冤”字、高呼口号,坚持半个多小时后被警方驱散,两名请愿者被抓走。下午,被驱散的断友回到大门口再次集结,要求释放被抓断友,又被抓走1人。当天释放2人,但来自湖南永州的断友伍业伟迄今下落不明。

     

    1016日上午10点多,来自各省建设银行系统的400余名断友,聚集在金融街建行总部前,高呼“爱党爱国,拥护中央;建行建行,丧尽天良;买断违法,必须纠正;还我尊严,还我权益;我要工作,我要生存;生命不息,维权不止!”无人理睬。下午,断友们开始了新一轮呼喊:“行长行长,出来对话;团结一心,维权到底;人民警察,保护人民……”还是没有人出来对话,大家散去。

     

    1017日上午,建行断友再次来到总部,警察严阵以待,于是他们转移到附近的银监会上访请愿,尾随而至的警察采取强制措施,将60多人推上大客车送往久敬庄。其中一名女断友(来自湖北枣阳建行的孙红萍)脑部受伤、一名女断友(来自河北辛集建行的曹爱荣)手部和腰部受伤,被送往南苑医院治疗。

     

    1021日上午9点左右,工商银行总部 、建设银行总部门口,数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断友,高呼口号,要求恢复劳动关系、补偿被损权益。数百名警察执行命令,用几十辆大客车把一千多人拉到了久敬庄。在推拉过程中,几位断友遭到警察殴打,其中包括一位身患严重肾病的女断友。下面是她事后写给北京市公安局的控告书:

     

    我叫赵峰,是来自山东省乳山市建设银行前员工。

     

    我于20131021日上午9点左右去建设银行总行递交大病和困难补助申请,因为我患有慢性肾衰、慢性肾功能不全、多囊肾,糖尿病多年。走在建总行西门小树林时被警察挡住了去路,因为那里有很多前来维权的建设银行被买断员工。警察推拉大家上车去久敬庄。我不想去,722日曾把我拉进久敬庄33夜,我的重病身体吃不消。

     

    当时有一个秃头的胖男人过来往车上推我,我说我是来申请大病和困难补助的,我马上就尿毒症了,他就边骂我边抓我的右胳膊往车前推我,把我右胳膊抓伤,旁边一个男人竟然毫无理由的过来就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摔倒在地,用脚踹我,然后把我从地上拎起来摔在大巴车门口,又踹我一脚,导致我全身多处受伤。听人说他的警号是002468,我当时有些被打懵,不知道记得准不准确。很多人拍到了和看到了我被打的场景,包括车上和车门旁的警察都看到了,可惜照片被强迫删除。去久敬庄的路上我报110两次,说了被打经过。听到我报那个警号后马上就转到了暂时忙的信号,最终没有出警。

     

    1024日是建设银行股东大会日,建行总部外围聚集了大约500多名建行断友,工行、农行的断友也前来声援,虽然警察和建行保安早有防范,断友们仍义无反顾冲向门口。抗议声势很大,对正在召开的股东会造成很大压力,一度停开。超过200人被警察抓上大巴带进久敬庄,有几个断友被打伤,其中2位被送到南苑医院。有几名断友以自然人股东的身份,成功地进入了股东大会会场,与王洪章董事长进行了文明礼貌而又针锋相对的对话。

     

    这次大规模的上访请愿行动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结果,看来,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还会发生更大规模的上访请愿行动。

     

    本人在这段时间发了十多条相关微博,得到了较多的转发和评论,也进入一些QQ群和微信群讨论了这个事件。应该说,同情和支持的人很多,但不同情、不支持的人也不少。前者的意见我在这里不再复述,我把后者的意见总结归纳如下:

     

    1、银行的股份制改造和上市势在必行,一些人被分流下岗或一次性买断是必要的,况且已经给足了相应的补偿。

     

    210年前,被买断职工得到了数万至十几万不等的经济补偿,这个数字按当时的工资和物价水平是不低的,很多人兴高采烈地买断了,没有预计到后来经济情况的变化,回过头来觉得自己亏了;有些人在外面发财了,还念念不忘从体制内得到更多的利益,也回来参与维权,希望两头通吃。

     

    3、现代社会是契约社会,当时自愿签订买断合同,就应该承担自己选择的责任,世上没有那么多后悔药可吃。

     

    4、国有银行还存在并且大大发展了,买断了的职工还能够找回来,试问,那么多的国企都转制为私企了,或者破产了,当时下岗失业的数千万职工找谁去?单方面满足银行买断职工的要求,对其他国企下岗职工是不公平的。

     

    那么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

     

    二、40多万银行正式职工和20多万银行代办员是怎样被买断的

     

    (一)买断工龄的背景

     

    事情缘起于四大国有银行的股份制改造和准备上市。随着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深入发展,国有商业银行一则面临内资股份制银行的竞争,二则我国已于2001年加入WTO 并承诺逐步开放金融市场,迟早要面临外资银行的竞争,这就把国有商业银行的改制提上了议事议程。经过一段时间的理论、政策讨论和其他前期准备工作,最终形成了将国有商业银行改制上市的决定:20022月,中央在京召开第二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必须把银行办成现代金融企业,推进国有独资商业银行的综合改革是整个金融改革的重点”;“无论是充分发挥银行的重要作用,还是从根本上防范金融风险,都必须下大决心推进国有独资商业银行改革”;“具备条件的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可改组为国家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条件成熟的可以上市”。实行股份制改造,就是要实现银行股权结构的多元化,在保持国有资本控股地位的前提下,引进其他国有企业法人资本、外资和社会公众资本,形成法人治理结构和现代企业制度。对此银行职工也是认同的。与职工利益密切相关的是与此配套的劳动人事制度改革。当时占主导地位的改革思路是,为了提高国有银行的竞争力,为了满足银行上市所必需的条件、达到各项经营指标,必须进行以“减员增效”为主要内容的劳动人事制度改革。

     

    (二)买断工龄的做法违规违法

     

    应该说,“减员增效”的提法是过于粗陋的。固然,减员是必要的,客观上说,减员也会带来一系列财务数据的改善,好像是增效了。但银行的真正增效其实不是由减员一项措施能够做到的,而取决于一整套全面的改革,取决于从企业制度到企业文化的创新。更重要的是,减员增效的提法会把管理者引导到一减就灵的邪路上去,从而不择手段地裁汰职工,其中最简便、见效最快的就是一次性买断。

     

    什么叫做买断呢?就是企业按职工工龄给一次性经济补偿后与职工解除劳动关系,并且不再给职工社会保险待遇,彻底割断企业与下岗职工的关系,把他们赶到社会上去自谋生路。在90年代国企改制过程中,这种做法是普遍的。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也沿用了这种做法。从2001年开始,由工商银行率先推出了 “减员增效”、“买断工龄”的一系列政策,各家银行随即纷纷效仿,在很短的时间内迫使69万银行职工签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完成了买断工龄工作(银行方面美其名曰“自谋职业”、“协解”)。应该说,存在的不一定是合理合法的。买断工龄的做法涉嫌违规违法,也是极不公正合理的。

     

    1、买断在实体上违规违法

     

    根据上访断友提供的申诉材料,买断工龄在实体上违反了下列政策法规:

     

    1)中共中央、国务院199869日《关于切实做好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和再就业工作的通知》中指出:“企业不许逃避社会责任,把职工向社会一推了之,要对职工负责到底。”

     

    2)劳动部(劳部发1995262号文件)指出“买断工龄”的做法是错误的,必须子以纠正。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负责人早在1998年就明确指出:所谓企业“买断工龄”的做法(即企业按职工工龄给一次性经济补偿后与职工解除劳动关系,并且不再给职工社会保险待遇)是绝不允许的,也是不合法的。

     

    31999年国家劳动部和社会保障部联合颁布的《关于贯彻两个条例、扩大社会保险覆盖范围、加强基金征缴工作的通知》中规定:“任何单位都不能以‘买断工龄’等形式终止职工的社会保险关系。”

     

    41994年颁布的《劳动法》第二十条指出:“劳动者在同一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以上,当事人双方同意续延劳动合同的,如果劳动者提出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国家劳动部劳部发〔1996354号《关于实行劳动合同制度若干问题的通知》中规定:用人单位对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劳动者,如果其提出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应当与其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a.按照《劳动法》的规定,在同一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以上,当事人双方同意续延劳动合同的;b.工作年限较长,且距法定退休年龄十年以内的;c.复员、转业军人初次就业的;d.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5)《劳动法》第二十五条: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或者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严重失职、营私舞弊,对用人单位利益造成造成重大损害的;()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银行被买断职工显然不适用于这一条款。

     

    6)《劳动法》第二十七条:用人单位濒临破产进行法定整顿期间或者生产经营状况发生严重困难,确需裁减人员的,应当提前30日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经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后,可以裁减人员。用人单位依据本条规定裁减人员,在6个月内录用人员的,应当优先录用被裁减人员。

     

    银行被买断职工显然不适用于这一条款。而且事后发现,银行很快就恢复一些临时撤并的网点并从高中生大学生中招收新职工。

     

    在这些政策和法律法规中,断友们最强调的一条是,他们都是在银行工作了十年以上乃至二十余年的老职工,按法律规定必须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如果这一条确实做不到,那就应该通过修改劳动法,明确规定在哪种情况下可以买断工龄解除劳动关系,而不能违反法律一买了之。

     

    2、买断在程序上违规违法

     

    根据上访断友提供的申诉材料,买断工龄在程序上违反了下列政策法规:

     

    1)《合同法》第四十二条: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

     

    2)《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3)《合同法》第五十四条: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4)《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下列民事行为无效: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的。无效的民事行为,从行为开始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

     

    6)《劳动法》第十七条:“订立和变更劳动合同,应该遵循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劳动法第十八条:下列劳动合同无效:(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劳动合同;(二)采取欺诈、威胁等手段订立的劳动合同。无效的劳动合同,从订立的时候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

     

    7)国家经贸委1998710日在《人民日报》上刊登的《紧急通知》指出:“无论采取哪种企业改制方式,都不能采取搞运动的方式开大会进行动员,不能急于求成,不能强迫命令,不能压指标、定任务。”

     

    8199885日《人民日报》社论指出:“国有企业改制方式要充分征求群众意见,不能强迫命令。对大多数职工抵制和反对的方案,不能依据少数领导意图强制推行。

     

    9)《劳动法》第二十七条指出:用人单位濒临破产进行法定整顿期间或者生产经营状况发生严重困难,确需裁减人员的,应当提前三十日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经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后,可以裁减人员。

     

    为什么说银行方面违反了上述政策法律规定,使用了违法手段与职工签订了买断工龄解除劳动关系的合同呢?证据如下:

     

    其一:银行下达指令性指标,由行政方面大会小会动员,向职工发放统一的解除劳动关系的合同文本,但却从来没有经过职工代表大会和工会代表大会讨论通过。对于这么一个重大的、涉及广大职工赖以生存的工作权利的方案,竟然避开了职工代表大会的监督,剥夺了职工参与本单位的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严重损害了职工的切身利益。

     

    其二,银行向职工提供的信息是虚假的,要求买断的理由后来被证明是编造的。各级银行在大张旗鼓的宣传动员中,鼓吹“减员”是为了与国际接轨,建所谓“精品银行”,口不离“花旗”,言必称“汇丰”,好像这些国际先进的商业银行都是靠把职工赶走才发展壮大起来似的;在政策解释上声称“目前只是政策性减员,今后还有更残酷的机制性减员”,“减员政策会一年不如一年好”,“现在不下决心,今后上不了岗,就不签合同,按终止合同处理”,“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没有这样的好机会”,“反正你们这些人也留不住,今后银行全部要启用全日制本科生,改革还要搞三年,现在走还有较多的补偿,以后走只能最多十二个月的工资补偿”等等,把建设银行的改革说得像洪水猛兽一样可怕,把企业上市后的远景描绘得异常凶险,职工在企业的前途黑暗无光。在具体操作上,双选双聘、待岗下岗、考试考核、末位淘汰、群众评议、投票选举、画框设套、请君入瓮、办班加压、孤立打击、暗示诱导、威逼恐吓、挑起内讧,种种招数,无所不用其极。凡是不填写银行单方面提供的格式化买断合同的,就公然威胁说,以后连买断费也没有了,直接解除劳动关系。搞得职工们思想混乱,对未来充满了恐惧,只能被迫无奈做出二权相害取其轻的错误选择。

     

    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种种公然违背国家法律、骇人听闻的买断行为:

    ——工行四川省乐山分行毫无人性地将黄建梅、王世君两名正在患重大疾病的职工强行解除了劳动合同。

    ——四川成都工行的女职工岳敏、四川江油工行的女职工陈昕在休完产假上班时,被告知没有岗位,必须“自谋职业”。

    ——江苏省怀安工行的领导更为荒唐,职工不愿意“自谋职业”就以抓阉的方式来逼迫职工走人。

    ——白河林业专业支行王书江依照建行延边州分行《人事和机构改革中分流的有关规定》有关内退、离岗的规定,提出了内退申请并得到了批准,200012月开始就享受内退员工的待遇,然而,20049月,合并了白河支行的安图支行通知王书江“买断工龄”,称如不“买断工龄”,就得回单位参加竞聘上岗,之后,在未经王书江同意和签订有关协议的情况下,单方解除了劳动关系,并通过他人转交王书江亲属经济补偿金87150元。

    ——转业军人、重庆建行大渡口支行杨厚林,患小脑萎缩,被被强制买断后,老婆、孩子离开他,连看门的工作都找不到,只有去卧轨,被铁路人员救回,住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贫病交加,最后死在小屋几天后发出很臭的味道才被发现,政府派人收了尸。

    ——湖北孝感汉川建行的一名断友说,200310月的一天,我先一天晚上还在上班,而且是出纳,管了近30万的现金,可就在当晚,领导就电话通知他们的亲朋好友84人写申请上岗,把其他110人全部列入下岗名单贴在我们院子里,而且他们在一夜之间把所有柜子的钥匙全部换掉,管总库的也被下岗,他们把总库钥匙撬开,天还没亮就出库,84人也连夜上岗,钱箱也没交接,就这样我们110人就下岗了,他们强行把买断费打到我们工资卡上,既没开一次职工大会,也没和我们签订任何买断合同。我们这些年一直在维权,当年我们在省行门口静坐了一个星期,我们有的断友还被公安当做典型抓进去好多天,以此恐吓我们,但我们没被吓倒!我们有两位因此而得病无钱医治已经早逝了,有的因此家庭解体,孩子无钱上大学,生活无着落,真是悲哀呀!

    事实证明,银行提出的那些所谓理由都是欺骗性和威胁性的,因为四大银行在非法裁员后,又新招录很多职工,其中大部分是在职职工的子女和一些银行领导的家属亲戚,这些人的技能水平远远不及被买断职工的水平。由于银行职工待遇后来节节升高,凡是要进银行的人,自然要给相关领导一笔不小的入场费。正如有些断友所言,当年卖老人时,领导发了一笔,后来招新人时,领导又敲了一笔,真是里外里通吃啊。 

    其三,买断与单位负责人的奖金、绩效和升迁挂钩,刺激他们为自己的利益和前途毫不留情地完成买断职工工龄的指令性计划。四大银行利用企业股改上市前的“自谋职业”“减员增效”,将减员指标完成情况与各级领导的奖金和绩效挂钩,对减员计划完成好的和超额完成减员计划的各级领导予以重奖。在巨额利益的驱使下,各级领导大肆敛财、中饱私囊、丧心病狂、置职工死活于不顾。

    ——工商银行甘肃省分行的工银甘发[2003]203号文第45页明确规定:对裁员实行一把手负责制,减员任务的完成情况与各行班子成员的收入挂钩,多减员一名,给予5万元的奖励,未完成的,扣减5万元的费用。

    ——四川省乐山市的工银乐办发[2003]70号文件规定:裁员计划是一项指令性指标,必须全面完成;对超额完成减员计划的支行,将按人均人力费用的35倍给予奖励。

    ——湖南省湘潭市的工银潭发[2003]46号文件中提到“今年省分行下达给我行减员计划(其中正式职工71人,柜员合同工10人)属指令性计划,省分行要求我行必须按期保量完成,并制定了相关的奖罚措施,我行必须高度重视,将这项工作当作一项重大的改革与发展以及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工作来努力完成……”,并规定:“市分行将根据省分行的有关奖罚措施实行奖罚制度,多减员一名,给予6万元的费用奖励,未完成的扣减6万元费用。”

    ——中国建设银行邯郸分行建邯人[2003]42号文,提出了整套促进减员的激励与约束措施:减员1个正式工的,奖励支行绩效工资2万元,未完成本年减员指令性计划的,按未完成人数从该支行绩效工资总额中每人2万元倒扣。

    ——建行唐山分行《关于机构调整和减职工作实施方案》也做了类似的规定,并在文件的右上角赫然打上两个字:机密。

    这哪里叫做自愿、协议解除劳动合同?一个断友说得好,如果某一个职工不自愿走,银行也会采取末位淘汰的方式把指标强加给另一个职工,这叫自愿吗?况且如果真的是协商的话,我们每一个人得到补偿标准也会不一样,要求也会不一样,而我们的遭遇是银行单方面拟订了格式化合同、相同的补偿标准,这能叫协商吗?还有就是银行当年很多改制文件都是以机密的方式背着职工出台的,只有少数领导知道内情,这能叫公平公正吗?试想当年如果我们普通职工知道自己就像牲口一样被银行各级领导以买断一个职工给6000--50000不等的奖励给卖掉的话,我想谁也不会这么轻易就离开银行这么好的职业而另外到社会上去谋职业。一个人愚蠢可以理解,如果69万人一起糊涂,不是在自己年轻有竞争优势时离开银行,而是在自己年老了没有竞争力时离开银行,选择所谓的“自谋职业”,这不是非常荒唐可笑、不可思议、不合逻辑吗?

    (二)违规违法买断工龄的做法严重侵犯了职工的合法权益

    1、被买断职工再就业难度大,生活十分困难。一方面,由于被买断的这批职工长期在银行一线工作,业务技能和知识结构已基本定型,年龄也偏大,进入社会很难找到工作,勉强就业也质量差、收入低,至于无法就业者,则生活十分困难,陷入困境而不能自拔。另一方面,由于被一次性买断,享受不到国家有关下岗职工再就业的政策,很多单位没有为被买断职工出具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到劳动行政部门备案和劳动保障部门办理失业登记,因此他们不能像那些破产、转为私企的原国企下岗职工一样,可以办到下岗证,可以申请失业金、低保,做生意可以免税、可以申请免息贷款等等。目前这批职工正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重压阶段,严酷的生活压力,使他们家庭破裂、妻离子散者有之;忧郁成疾、中年早逝者有之;迫于生计、四处漂荡者有之;维权无望、愤而自杀者有之。贫困交加、社会歧视,缺少关爱,求助无门,部分被买断职工已经坠落到绝望的深渊。

    2、无法或无力缴纳社会保险,失去基本的生存安全。买断工龄后,银行自然不再替离开银行的职工缴纳社保了,被买断职工如果找到了正规工作,当然可以由新单位继续缴纳,否则就只能自己从买断费或其他不固定收入缴纳了,然而,个人缴纳社保费用的标准每年都在提高,很多人早就无以为继了。此外,还有相当一部分被买断职工的社保关系没被转移,以致他们不能续缴养老保险费,达到退休年龄时将少拿或者拿不到养老金。

    3、身份丢失,党员和公民的政治权利无法实现。一些银行既不保管也不转移被买断职工的人事档案,以至他们只能将其存放在自己家里;也不移交被买断职工的党组织关系,致使许多党员职工失业之后,也失去了党员身份。有断友调侃说,被买断十多年间没交过党费,党支部没找我们过一次组织生活,我们,就和薄熙来一样,已经被剥夺政治权利了!同时,银行还剥夺了被买断职工的公民选举权利,因为,没有人为他们办理任何衔接、移交给当地居委会的手续,所以,他们成了社会上无职业、无人管、无人问、无身份、无地位的人员。

    4、加剧了社会风险、激发了很多群体性事件。被买断人员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现在的风险甚至要远远大于十年前,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当年的买断人员大都已50岁左右了,他们现在的情况是孩子大了要嫁娶,父母老了也要用人用钱,而自己没有任何保障,也没有什么技术,工作也比以前更难找了,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特别是一部分坚持上访的买断人员,受到各方面的打压,承受着巨大的社会舆论压力,有的家庭破裂,有的重病缠身,也有的被拘留判刑,压力之大难以想象。而银行自从他们买断工龄后并没有像当初宣传的那样经营多么困难,而是越来越好,职工的年薪也动辄十几万。买断人员认为他们被银行欺骗了,怨恨、贫困交加、求助无门,强烈的反差极易诱发报复社会的极端恶性案件发生。

     

    案例12000年的44日,那天是清明节,辽宁省、阜新市建行的大车小辆突然毫无预兆地开到了彰武行,宣布本行撤消、全员买断,这无疑是晴天霹雳,全体员工都傻了,一点精神准备也没有,人家不管你,就开始登记查封设备,大车小辆运走,接下来几天就开始游说:单位已经撤消,你们没地方上班工作了,买断吧、签字吧,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现在签字还可以给补偿,过了期限可是一分钱也没有的,那时候的彰武建行人真是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最后大家怀着难以言状的心情陆续签字了!悲哉!

    到如今已经是13个年头了,这帮人为生活所迫吃尽了苦头,真是一言难尽啊!我们的小县城,那时找个工作好难的,一是他们一毕业就分到建设银行,除了银行业务,没什么一技之长,二是这些人大多近四十岁,高不成低不就的,哪个正规单位也不招,女的想去饭店当服务员都没人招,人家都要小姑娘!40几个人的队伍,有3人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可怜他们扔下了妻子和未成年的孩子,可悲他们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其中2个得了癌症、一人出了车祸,生活的重担压在他们肩上,为了养家糊口他们有的远走他乡、四处奔波、颠沛流离,挣扎在社会的最底层,还有两个人进了监狱。

     

    案例2:建行湖北省分行老河口支行王秀洋,98年部队转业,共产党员。当年在保卫科,两个小孩都在上学,爱人无工作。买断后靠骑三轮养家,近两年患胃癌无钱医治,骨瘦如柴。无领导人看望,未享受一分钱的困难补贴。他可能看不到建行的回复了,就会西去。这家人以后的日子……

     

    60多万银行被买断职工,从2003年开始,就没有间断过地进行了艰苦卓绝的维权抗争行动,但是,银行面对这些失业职工的信访和上访,一直采取掩盖事实、文过饰非、欺上瞒下的手段,面对失业上访人员,他们采取不理睬、不解决、不书面答复等激化矛盾的手段;面对政府和上级的过问,他们采取捏造、诬陷、造谣、撒谎等卑鄙手段,很多省、市分行为阻止上访还将失业职工的正常上访夸大为不稳定因素,雇佣公安警察等执法部门进行阻止、打压、威胁、恐吓,如工行内蒙分行在接回上访人员时,竟然将男女上访职工共同安排在同一辆大客车上,限制其人身自由,不让上下车,不给饭吃,还在男女混杂的车上让他们使用便盆小便,严重侵害、剥夺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尊严,构成了对公民合法上访权和人身自由权的双重侵害!失业职工的每一次上访几乎都遭遇到警察、警车、摄像、录像、拘留、讯问、电话网络监控、跟踪、拦截等,甚至还从北京带回地方判刑劳教,经常参加上访的人员被公安机关强制讯问已成为家常便饭。

     (三)被买断工龄银行职工的主要诉求

    四大行被买断职工的维权活动目前还没有横向联合起来,但鉴于他们的处境基本相同,其诉求也大同小异。以建行断友为例,他们提出了如下诉求:

     1、承认“买断工龄”违法。

     2、承认与申诉人签订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劳动关系)的协议书无效,恢复申诉人的劳动关系和工作岗位。

     3、按建行在岗人员同期同岗位的工资标准支付申诉人自被解除劳动关系之日起至恢复劳动关系之日止期间的工资收入损失,以及25%的赔偿费用。

     4、申诉人工作年限满十年的,与申诉人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5、申诉人被违规内退的,恢复申诉人的劳动关系和工作岗位。

     6、未为申诉人办理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的,与申诉人予以补办。

     7、按应发工资基数补足或缴纳申诉人自19961月起至劳动关系恢复时期间的各项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

     8、按建行现行规定办给申诉人企业年金、补偿医疗保险、住房补贴三项职工福利和补充医疗保险,享受企业福利和医疗福利。

     当然,断友们表示,如果上述要求能够满足,那么被买断职工曾经领取的经济补偿金、一次性生活补贴(或生活补助费)或有关奖金,就应该并可以返还银行。

    应该说,上述诉求清单是很长并且很完整的,其中恢复工作岗位、补发被买断期间工资收入以及索取25%的赔偿,恐怕是很难做到的。事实上,他们年龄小的也奔50了,年龄大的快60了,只需要对他们恢复劳动关系同时办理内退或退养也就可以了。很多被访断友对我表示,或者在QQ群里说,他们的请求实际上也主要限于重新获得身份和享受与在职职工同等的社会保险待遇,特别是其中的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以解决最为紧迫和重要的看病和养老的问题。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