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推介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推介

资本主义还能走多远
时间:2013-7-29 0:00:00 来源: 作者:江涌 浏览: 4721

    中国:有机遇,更是挑战,应当机立断确保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中国决不可以步美国后尘,在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国际化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作 者:江涌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1 (201371)

      装:188

      种:简体中文

      本:16

    ISBN9787506061674

     

     

     

    封面……

     

    已有250岁高龄的资本主义先后经历了史上四次大修,却并未克服自己的系统性危机,其内在的不稳定性让世界正在步入无序转型时代。后危机时代,中国更需要自我保存,备受争议的中国模式,为什么让人震惊,令人迷惑?

     

     

     

    内容简介……

     

    国际垄断资本膨胀,金融资本主义肆虐,国内产业空心化,社会矛盾尖锐的美国病情危重,难以重返巅峰。过去的美国,更多的是制造稳定,惠及世界;如今的美国,更多的是制造动荡,殃及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英等国以无限量发钞、通过私人债务国家化暂时平息了危机。但是,引爆危机的根本矛盾非但没有解决,反而在政治家们的裱糊下焖烧得更加严重。债务危机、银行危机、货币危机、大宗商品价格危机等金融危机都在排队酝酿。

     

    资本主义还能走多远,会对世界产生多大影响值得我们深思。在后危机时代时代,美国竭力自救,但收效甚微,经济引擎不断放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模式表现稳健,似乎显示出比美国经济自由主义美国模式更大的魅力。但是中国的未来仍然令人迷惑。虽然自身危机重重,但是美国仍不愿放弃霸权,意欲将危机转嫁给发展中国家。正在高速发展的中国自然成为了美国的猎物。目前,美国为中国量身定造各类迷局,遏制中国崛起。

     

    中国:有机遇,更是挑战,应当机立断确保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中国决不可以步美国后尘,在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国际化的道路上越陷越深。中国应努力扭转自己在国际关系中的受支配的地位,改变高度依赖廉价资源、廉价环境、廉价劳力、廉价主权的畸形发展道路,突破无发展的增长,逐渐利用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

     

     

     

    作者简介……

     

    江涌(1969),男,安徽无为人,经济学博士,研究员。主要从事经济安全与世界经济理论研究,主持、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迄今境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一百五十余篇,经济学随笔两百余篇,出版《猎杀中国龙》、《中国困局》、《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等多部著作。在《世界知识》与《国有资产管理》杂志开设中国经济安全吗安全与战略专栏。

     

     

     

    编辑推荐……

     

     本书提醒世人,世界面临的时代背景正在发生巨变。次贷危机之后的系列金融危机,正加速国际力量失衡。资本主义体系的种种弊端导致其陷入了自我困境,美式资本主义走到了尽头,资本主义面对的是一个跌跌撞撞的未来。国际秩序正进入由旧的有序新的有序过渡的无序阶段。世界正远离和平与发展而进入一个动荡与危机时代

     

    资本主义还能走多远,在后危机时代(无序转型)时代,中国经济的快车是否会停顿或出轨?实力迅速膨胀的中国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本书将为您一一揭秘。

     

     

     

    目录……

     

    绪论

    第一章:资本主义体系的危机

    资本主义的宿敌——“不确定性

        资本主义的弊端——从金融危机来看

        资本主义的局限——制度困境与自我修复

        资本主义的楷模——美式资本主义走到了尽头

        资本主义的未来——步入无序转型时代

    第二章:金融资本主义的魔咒

    美元资本环流暗藏杀机

         国际评级机构频繁制造危机

         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刻教训

         在国际金融动荡中如何自我保存

     第三章:资本的歧途

    资本怪物公司帝国

         资本天堂应该终结

         美国制造:从惠及世界到殃及全球

         自由主义保护主义

     第四章:资本主义动荡期的中国国家安全

    国际治理中的权利陷阱

         金融异化背景下的国家安全体系

    附庸化内卷化道路还能走多远

    安全也是硬道理

    新时期维护国家安全应有新思维

    以和平合作营造经济安全新生态

     第五章:国有企业与中国模式

         西方和平衰落与中国和平崛起

    唯有国有企业,堪当如此重任

    国有企业是国家经济安全的中流砥柱

    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中国:让人震惊,令人迷惑

    结束语:时代主题:历史并未终结

     

      

     

    序言……

     

        冷战结束,全球化盛行,资本主义近乎一统天下。2008年的金融危机肇始于资本主义的核心——美国与欧洲,危机的影响遍及全球,几乎涉及所有领域,因此西方发达国家,广大发展中国家都在反思,为资本主义会诊,反思会诊的焦点集中于危机的性质、危机的起因以及解决抑或杜绝危机的方法。

      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形形色色,主要流派包括以英美为代表的自由资本主义(新自由资本主义)、以德国为代表的社会资本主义以及以日本为代表的国家资本主义。危机肇始以及重创的是自由资本主义。因此,当前的全球经济危机不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全面危机,而是资本主义制度的部分危机。

      但是,自由资本主义在当今世界占据主导、主流地位,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努里尔·鲁比尼等学者认为,自由资本主义危机实质就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危机是由太多私营部门债务和杠杆引起的。斯坦福大学民主、发展与法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等学者认为,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和正在上演的欧债危机,都是过去30年来出现的放松管制的金融资本主义模式的产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麻省理工大学的西蒙·约翰逊教授认为:金融无监管是走向灾难的药方。多债务、高杠杆、松监管近乎成为西方主流反思此次危机的标准且趋于一致的答案。不过主流之中也有杂音,日本智库智慧银行(Sophia Bank)代表田坂广志就撰文认为,这是一场存在于被称为全球资本主义内部的危机,如果不深刻研究该资本主义的本质,而仅仅针对眼前问题实施对症疗法,那么在不久的将来,同样的问题还会出现。

      国际左翼学者显然不认同西方主流学者的肤浅分析,认为这场危机是由生产过剩和过度消费造成的,是资本主义特有的定期净化机制引发的周期性危机。危机刚刚度过初级阶段,尚未触底,预言资本主义制度的普遍危机即将来临,是一场规模堪比1929年大萧条和1873年至1896年的大危机也并不轻率。时间将证明,这场危机的长度、深度和地理波及范围都将超过以往。更深刻、尖锐的分析认为,这场危机的真正原因在于以剥削为基础的无政府主义的生产体系以及从中获益的资产阶级。但是,应当负责的并不是某个资本家或特定的资本家团体,而是所有坚持维护这个不公正的体系并为其辩解的人。

      世纪金融大危机大大活跃了西方的马克思主义。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时,法国时任总统尼古拉·萨科齐竟然也装模作样地在自己的书桌上摆上了《资本论》。英国《泰晤士报》在20081021日登出了一幅卡尔·马克思的肖像,并警告读者:他回来了。20114月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英国最具代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特里·伊格尔顿著作《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很快风靡西方乃至全世界。因此,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来解释当前危机在西方也兴盛起来。

      正在延续的金融危机是资本的系统性危机,源于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对于系统性危机根本不存在经济角度的解决方法——如赋予欧洲中央银行最后贷款人地位,允许发行欧元债券以填补债务。如果遵循这样的方法,我们就会把自己送上自己准备的断头台。这是一场系统的、深层次的资本危机,它将逐渐转化为前所未有的社会危机。历史是不会沿直线发展的,而是一个基于一定社会矛盾的充满了跳跃和断裂的过程。

      自由资本主义,不仅是一类经济秩序、发展模式,更是一种意识形态(包括新自由主义系列理论以及华盛顿共识一组政策),多年来一直是美国实施新殖民主义的工具。此次金融危机是资本主义遇到了自两极体系时代以来最尖锐的意识形态危机。世界由此进入一个变革的时代,一个新旧时代交替的时期。连自由主义的坚定支持者马丁·沃尔夫在自由主义的重要舆论阵地《金融时报》上撰文称:又一个意识形态上帝失败了。

      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仅是一场资本主义的结构性危机,也是一场文明的危机,只有从根本上改变文化制度、生产体系和消费,人类才能延续。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一场全方位的危机,令无所不能的金融全球化模式受到了质疑。在我们看来,这无异于一场西方文明的危机。美国《新闻周刊》国际版主编法里德·扎卡里亚撰文认为,我们目前所经历的并不是资本主义危机,这是一场金融危机、民主危机、全球化危机,从根本上说是道德危机。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