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长篇小说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长篇小说

涂自强的个人悲伤(21~30)
时间:2013-6-16 0:00:00 来源:百度百科 作者:方方 浏览: 4561

     

    21)家庭背景就这么重要?

         马同学说,我比你是强点,不少女生都对我表示这个意思。今晚还推了一个哩。经济系的美女。涂自强说,为什么?马同学说,她的家境也不太好。我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我怎么能轻易把自己交出去呢?马同学说着,长叹一口气。

         涂自强便笑道,听你口气好像舍不得?马同学说,当然。多好的妞呀。长相脾气都让我动心,只可惜她的背景比我强不了几分钱。涂自强不解道,家庭背景就这么重要?

         马同学说,别人当然无所谓。但对你我,就完全不同了。好容易从乡下走了出来,得走得远一点才是。

         涂自强说,这话怎么讲?

         马同学说,要有所作为,改变命运呀。什么叫有所作为?什么叫改变命运?说白了就是将来必须是非贵即富之人。你以为靠我们自己单打独斗能行?没机会的。

         涂自强说,未见得吧。我看也有穷人的孩子很成功的。

         马同学说,那只是偶尔。得拼掉半条命,再加上苦熬30年。如果找个家里有背景的女人当老婆,莫名其妙就能省下至少20年时间。有靠山和没靠山,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涂自强说,那……你会幸福吗?

         马同学说,幸福就是你的日子过得舒服。没有这个,找个天仙样的女人,你吃苦,让她跟着你吃苦,你就能幸福了?

         涂自强没作声。他突然觉得马同学讲得有道理,但同时又很没道理。他把他所有的话放在心里慢慢地揉着。揉成了各种形状,却还是没有头绪。马同学仿佛已经眯了一小觉,朦胧中突然又冒出一句话,就我这样的形象和智商,我得对得起它们才是。

         涂自强沉默未语。他再想自己的心不受干扰地继续看书,但却无论如何也看不进去了。他突然想起自己死去的哥哥和全无音讯的姐姐。他依稀记起他们的模样。正是命运把他们从家里消灭。现在他有了今天,如果不改变这个命运,活着又有什么价值?马同学轻微的鼾声响了起来。涂自强在他的鼾声中,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涂自强辅导的高中生终于考上了大学。虽然是二本,但他家人已相当欢欣鼓舞。学生的父亲给了涂自强1000元的奖金,还留他一起吃了顿饭。涂自强从未一次拿过这么多钱,接钱时手都有些哆嗦。

         饭间,学生的父亲问涂自强几时毕业。涂自强说还有一年。学生的父亲说,毕业了也不好找工作。涂自强说,是呀。得撞运气哩。学生的父亲说,现在用人单位派头都很大。武汉的大学生太多,走到街道口,满街都是他们。我们招人学历至少是研究生。你一个本科,又不是武大华科的,不容易找事呀。

         天色已暗,涂自强坐在公共汽车上。夜空中,乌云一层层在月亮前游走,令其光色黯然。但珞瑜路上的灯光却璀灿而温暖。涂自强耳边一直响着学生父亲的话。他想,如果工作难找,我是不是还要留武汉?或许回到家乡?

         回到寝室,恰遇赵同学送脏衣服过来。两人便闲扯毕业后准备做什么。赵同学想都没想就说,我家里让我出国哩。找个中介,去美国就是了。混个研究生文凭回来,再找个外企,这辈子也就差不多OK了。不过,如果觉得美国过得舒服,懒得回来,留在那里当个美国公民也是很不错的。

     

    22)赵同学指路

        涂自强问,美国这么容易去?

        赵同学说,有钱哪儿不能去?不过,这话我说出来会伤你。你是没办法去的。光是考试签证再加上机票,没几万块钱是搞不定的。

        涂自强默然。他想,是啊,这不是他的人生。他想都不要去想。

        见他不作声,赵同学于是说,别沮丧呀。上天对人其实很不公平,以前我没这认识,自从与你同学后,就有了。

        涂自强笑笑说,我都没这么想。大家对我这么好,我反而觉得上天待我不薄。

        赵同学说,你越这么说,我就越觉得你的运气不好。

        涂自强说,我自从上了大学后,一直觉得自己运气相当好。比起我的哥哥姐姐,我已经是活在天上了。

        赵同学笑了笑,说得亏你是个乐观派,换了我,怕是已经自杀几个来回了。

        涂自强就笑,说这样说来上天还是公平的。因你这样脆弱,他就送给你过舒服日子的条件,而见我乐观又坚强,所以,就让我多扛一点事。

        赵同学听他这一说,也哈哈大笑。笑罢又问,你一毕业就准备找工作?

        涂自强说,还没想好。听说武汉大学生太多了,工作很难找。我在想,要不要回老家算了。

        赵同学说,你疯了。好不容易出来,你还回去?就算工作难找,也要留在武汉!你就没有想过考研究生?我觉得你天生是个做学问的料子哩。做事专注,又肯吃苦。读完研读博,读完博就争取留校,你将来说不定就是教授了。

        涂自强心动了一下,说你觉得我可以吗?

        赵同学说,有什么不可以?只要你肯学,家里又顶得住,读书期间不指望你赚大钱,就可以了。

        涂自强说,我家倒是没问题。反正在乡下自己有地,养养猪卖卖鸡蛋小菜,也就够了生活。

        赵同学说,那就好。我觉得攻学位就是你最好的出路。你既没背景,又没财力,你有的只是个人奋斗的动力。但是,现在的社会,没有人际关系,个人奋斗到死,也没什么用。比较起来,还只有考学位相对公平点。你仔细想想看我的话有没道理。只是,我定要给你一个忠告:千万别回老家。下面的事,全无章法,哪天你死了都不晓得是怎么死的。

        这天夜里,涂自强想了彻夜。他一直想着早点工作,好挣点钱,以让父母过得轻松。但如果工作难找,他哪有把握赚到钱呢?或许只能自己糊糊口。这样的话,找工作就没有意义。而如果他留在学校,继续打工求学,反而要容易许多。一则在食堂打工管了饭还可拿点零碎钱,二则导师也会支付少许费用,三则他可继续接几个家教。吃饭解决了,住宿解决了,其它的开销就不剩多少。或许还能给爹妈寄点回去。哪怕100块,他们也能过几个月。待他苦读出来,当上教授,虽没什么赚大钱升高官的机会,但却可有很好的社会地位,有稳定的工资收入。届时把爹妈接到城里一起住,自己的工资也足可给他们一份安稳的日子。这样的未来,纵不是人们所期待的富贵,却也有更要紧的平顺和安静。恐怕这正是适合自己的。

        涂自强想到这些,竟有些兴奋。如此,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跟自己较量了。

       

    23)各种关系户能挤走的是排名靠后者,挤掉第一名却是要困难很多

         要考研,涂自强需要更刻苦更用功更勤奋更节俭,但这些仿佛都是他与身俱来的强项。他完全不怕。他凭着纯粹的自己,也能够拿得下来。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自己的前途也在这个月亮黯淡的夜晚决定了。

         天微亮涂自强就爬了起来。他趴在桌前,给自己仔细拟定出一份学习计划,从专业到政治课以及英语,每一项他都要拼出最好成绩。他明白,以他的背景,只有最好,才有机会。各种关系户能挤走的是排名靠后者,挤掉第一名却是要困难很多。

         他写完计划,意犹未尽。又在这份计划书下,写了一份更为细致的作息表。他的时间安排几乎精确到每一分钟。涂自强将这些打印成两份,一份贴在桌子上,一份贴在床头,以让它随时可以提醒自己。

         同室的马同学起床时见了他的这份计划书和时间表,大声道,你疯了?犯得着这样吗?你就算这样拼掉命,最后也未见得有你的份。

         赵同学送衣服过来,见之亦惊呼,说人类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涂自强同学前进的步伐了。

         涂自强不想说什么,他知道世上很多事无法用语言沟通,只有自己去做。所以他一概以微笑作答。涂自强心道,我不能跟你们一样。我什么能量都没有,什么背景都没有,甚至连我的外形也帮不上我。我有的只是一颗坚强的心和顽强的意志力。它们可让自己变成最强的那一个。如此,我的一切才都有可能性。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涂自强平静地做自己的事。他独来独往,内心踏实。任何空虚颓唐的情绪都无法触碰他的身心。他心里仿佛有个小太阳,高悬在上,照耀着自己设计的前程。这前程明亮着他的心,也温暖着他的心。

         专业老师从赵同学处得知涂自强的决心及努力,大加赞赏。下课后专门找到涂自强,当着许多同学的面大声说,你这么刻苦,我很感动。现在像你这样的学生太少了。我要给你一个承诺,你的分数只要上线,我一定招你。涂自强也大声地回复老师,我一定考上!

         考试时间是在元月。这年冬天,冷得厉害。屋里比外面强不了多少。涂自强总是安慰自己说,比起高中复习时的冷,已经好太多了。而且上厕所都不用到楼外去哩。而且自己的手脚也没长冻疮哩。比较起考高中和考大学的时光,他现在简直就像活在天堂里。甚至,他连赵同学的衣服也没再洗。因为赵同学说,他洗的衣服已经足够买下他的电脑,所以,他不能再盘剥涂自强。

         元旦放假三天,涂自强哪儿都没去。宿舍楼里很清冷,正适合他用功。他的英语不强。他们从中学老师那里学来的英语,到了大学似乎都不太对劲。涂自强每次考英语都在中等偏下。毕业虽没问题,四级也考过了,但考研拉下总分,也不合算。他觉得自己必须利用所有时间,把英语攻上去。整个夜晚,他都在练习听力。新年来临的整点时刻,依然有细碎的鞭炮响起,像是漫天的诱惑。但这些,全都没有影响到涂自强的专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目标。他能听到的召唤,是来自那里。属于他的焰火和炮仗也在那个遥远的与他的梦想相关的地方。他全力朝着那里奔赴,就像是赴死一样。

      

    24)快回家吧,你爹出事啦,正抢救哩

        寒假前夕,赵同学和几个不考研的同学,拉着涂自强到外面餐馆吃饭。说是此生交了涂自强这样一个同学,也算一生之幸运,一定要给涂自强上考场壮行。条件是将来他们各自有了孩子后,留在学校当教授的涂自强,要给他们孩子上学开开后门。这当然是说笑,但是瞻望前景,涂自强也觉得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他欣然答应去吃这顿壮行饭。

        吃饭喝酒笑闹谈女生说段子都是菜。吃得热了,棉衣也脱在一边。涂自强也喝了一口酒,但他酒量太差,一口酒便让他的脸红得仿佛喝了一斤。涂自强只好告饶。鉴于他一向的实在,大家便也放他一马,允许他用矿泉水代酒来跟大家相敬。

        涂自强也从来没有吃过如此大餐,更未参与过如此亢奋的聚会。虽然他像往日一样话语少笑容多,但精神却也全部贯注在饭桌的扯谈上。他觉得人生多好呀。他这辈子能有这么多这么好的同学!一想到他们,他心里便会有温暖感。席间,两个同学相互争执起来,话题就是城市孩子和农村孩子之间与生俱来的不平等。城里孩子吃好喝好上舒服的中学、费少劲就能上好的大学还能找到好的工作,农村孩子每一样都得拿命拼,结果一切都不如城市孩子。就算有几个混好了,代价也会沉重无比。说不定半条命都去掉了。同学们争得吐沫横飞,赵同学连连说,不要把标点打得我们满脸呀。

        涂自强心里自然是站在农村孩子这边,他觉得不平等是摆在面上的。可是他又想,这世上何曾有过平等的时候。该认的,你自己都得认,然后自己下气力改变就是了,老是抱怨反倒是折损自己的硬气。所以当赵同学调停说,这样的争论毫无意义时,他立即应声拥护了。

        这顿饭吃到了晚上9点多。出门时,风更大,站在公共汽车站,大家都哆嗦成一团。就是这时候,涂自强听到他口袋里的手机铃声。

        很少有人给他打电话,尤其是这样的晚上。他摸了半天才摸出手机,竟然是村长家的电话号码。涂自强忙接起电话,对方的声音立即嘶啦嘶啦地响了起来。这是村长在说话。村长说,强伢你怎么不接电话呀。你家里出事了,你快回一趟吧。

        涂自强浑身都抖了起来,说什么事呀?出了什么事?

        村长说,快回家吧,你爹出事啦,正抢救哩。快回吧。晚了见不上了。声音急促而紧张。

        涂自强被这个电话内容弄傻了。半天他都回不过神。村长挂了电话他还听着手机。赵同学忙问,什么事?你家出了什么事?

        涂自强茫然道,说我爹晚了就见不上。正抢救哩!为什么抢救?

        一边的同学都急了,围着涂自强东一句西一句地讨论。赵同学说,你傻了呀?抢救,就是说你爹有生命危险!

        另一个同学吼了起来,说你他妈的怎么没经过事呀,就是说你爹要死了!

        涂自强说,这不可能。我爹一向都好好的,怎么可能突然有事?

        几个年轻人围着涂自强分析这消息的可能与不可能。赵同学自语了一句,我真笨,说着拿过涂自强的手机,照着打来的电话,回打过去。他在电话里叽叽咕咕地说着。涂自强丝毫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好一会儿,赵同学挂了电话,对涂自强说,回去吧。回家去吧。

     

    25)这个地方我是绝不会回来的

         父亲去世了。

         整个春节,涂自强都呆在家。母亲孤单一人,他得陪她过年。居住武汉3年,涂自强已然不适应山里的生活。昏暗的灯光,无边的寒冷,清寂的空气,还有肮脏的厕所。第一天回去,他蹲在两片木板上,冻得哆哆嗦嗦,根本屙屎不出。

         早起一推门,迎面便是一架山。山中色彩永远如此,夏天绿秋天黄,冬天发暗的树梢上浮着白。家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视也没有书。除了母亲,甚至也没有其他亲人。每一天的生活都与头天相同。过百年也只一日。偶尔有亲朋过来坐坐,所说的话,所问的事,大同小异,全然引不起涂自强的谈兴。涂自强在家不足十天,便对这样的生活深感厌倦。他想,我3年不回家难道只是因为省钱?或许就是我根本不想回来?不想面对这个地方?难道我对这个地方全无热爱也无眷念之心?虽然这是我自小生长的地方,是我的家乡,可它的贫穷落后它的肮脏呆滞,又怎能让我对它喜爱?又怎能拴住我的身心?难怪出去的人都不想回来。我也是他们中的一个了。这个地方我是绝不会回来的。

         年一过完,涂自强便与母亲谈。涂自强说,我怕是以后会在城里工作。

         母亲说,当然。我儿当然往后要住在城里。

         涂自强说,我是说,不是县城,是留在武汉。

         母亲说,就是了,咱那个破县城有什么好?我儿就是要留在武汉。气死他们那些大户人家。村里没人住汉口,往后我家就有了。母亲说时,脸上浮出笑容。

         涂自强没料到母亲会如此想,便也笑了,说我找到工作,挣下钱,有了房子,就接你过去住。

         母亲脸上的笑容便又放大许多,说我听你的。我男人死了,可我有儿,我啥都不怕。

         涂自强说,过完年我还要回学校,你一个人能行么?

         母亲说,咋不行?放心吧。你爹不是站在那里?喏,还动哩,跟活着时一样。母亲指了指银杏树。涂自强“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他心里知道母亲的强。他自小家里都是由母亲作主。有母亲,他便有安全感。即使出门在外,但凡想起母亲,心里便有暖意涌出。有回他跟母亲这样说,母亲说,你身上流着我的血哩。你想我了,我的血能不知道?我的血也高兴。一高兴,你身上不就热乎了?

         涂自强被母亲说得大笑。他想母亲说得太好了。果然就是如此哩。

         开学前夕,涂自强要动身返回了。走前他把自己所剩的钱大半留给母亲。说我在城里挣钱容易,这些你一定得留着。万一病了,不可以撑,必须去看病。还有,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母亲不停点头,一副诸事都听涂自强安排的表情。

         长途车业已通到山里,离家走上几里,便有车站。母亲坚持要送涂自强到车站。涂自强也就由她。他也想与母亲一道走走。

         车站几无其他乘客,涂自强一上车,车便启动。母亲没有挥手,只是呆站在站牌下,望着汽车远去。车上的涂自强不时回望,见她一直站在那里看着汽车驶远,动也不动,比父亲坟上的那棵树更像木桩,心里便也酸酸的。他想,这世上,她就我这么一个亲人,而我也只有她这一个了。

     

    26)全世界最好吃的饭菜就是这里

    涂自强一到学校,老师便来找他,问他怎么没参加考研。涂自强说了家里的变故。老师长叹一声,连着说,就这么不巧,这么不巧。一个随意的举动就改变一家人的命运,甚至不知是谁作的改变。唉,唉。像你这样用心读书的人,我很难再碰到一个。某种程度上说,我也被改变了。回到寝室,涂自强把这话对同室的马同学说,马同学亦叹息,然后补了一句,这就是命。你的命!涂自强想,是呀,这就是命。我的命!

        这一夜涂自强又没有睡着。他发现自己业已时常睡不着觉了。并且他也知道了那一个文雅的词:失眠。

        次日涂自强便将所有的考研资料打捆放进了一个纸箱。又把纸箱塞进床底。这些东西,他想,从现在开始,都将是废纸。然后他打开电脑,开始写自己的简历。他并无多少经历,也没有什么成果,不过半页纸,他的简历便已完成。最后一学期,几无课程,也几无活动,同学大多在找工作。大街上四处可见寻找工作的大学生。从此以后,他便是他们中的一个。

        涂自强开始找工作的第一天,便发现,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件容易事。他不可能到处奔跑,因为他每天两次必须回到食堂干活,他也根本没有在外面吃饭的资本。学校在郊外,只要出门,一上公共汽车,没有一个小时,根本就到不了目的地。什么事还不曾做,就得往回赶。有两三次他迟到了,食堂的师傅虽然没说什么,但他自己却万般不好意思。于是,所有找工作的事,便放在了周六和周日。

        时间就这么在寻找中过去。临近毕业时,他终于在一家广告公司找到一份电话营销工作。老板是校友,早他十年毕业。也是山里出来的穷孩子。他打量着涂自强半天才说,我看你这性格不像适合做营销。不过,我毕业时,也是你这怂样。亏我老板肯收留我,我才有今天。所以我也愿意收留你。先试试?涂自强自信道,给我十年时间,我也会成你今天这样。老板笑了笑说,这个我信。但是,拿命拼吧,学弟。

        两人约定底薪700元,其它靠业绩提成。年终结算连奖金一并支付。做得越多,拿得越多。涂自强算了一下账,这工作主要靠查找资料,如果一天做一百个客户,便可有一千多的收入。他节俭已惯,便觉得相当不错。刚开始,不能要求太高。这虽不是他所喜欢的事,但他要吃饭,就必须落下脚来,谋一份薪水养着自己。涂自强一直非常现实,他想,理想工作是需要慢慢寻找的。

        他到底决定辞掉食堂的工作了。4年来,他风雨无阻地在这里干活,吃这里几近免费的饭菜。这里像是他的家一样。师傅们送他时也都依依不舍,觉得现在社会难得有涂自强这么踏实勤快的孩子。炒菜的大师傅甚至说,都讲现在的大学生不行,我还跟他们辩论,说怎么不行?我们那里的小涂比谁都行。

        涂自强听这话很开心,他不停地说谢谢。最后还说,全世界最好吃的饭菜就是这里!说得食堂的师傅们全都哈哈大笑。

     

    27)俭朴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拿毕业证那天,已有些炎热。先前离校而去的同学都返回来。大家高兴地笑闹,然后以各种方式照相。涂自强在班上原本就不出众,跟同学亦少热乎,故而来找他合影的人便也寥寥。他只参与了几个大团队合影,之后便倚着树笑着脸看大家。涂自强并没有失落感,他认为本该如此。他真心觉得学校太好了,而同学们也太好了。中午的时候,大家在一起吃了告别饭,都称这是最后的午餐。饭后,彼此又拥抱着告别。这一别,谁也不知什么时候再得相见。涂自强在跟同寝室几个同学分手时,竟淌出了泪水。

        整个寝室立即清静下来。涂自强亦清点着自己的东西。这地方他住了四年,现在,他将带着一份行李走向茫茫大海一样的社会,那感觉,仿佛离家出走。走时,回望又回望,知道这地方自己是再也回不来了。

        按照同学指点,涂自强在武昌的石牌岭找了间租房。这里是城中村。街道狭窄,房屋杂乱。村民们将自己的房屋略加改造,便成租屋。因为简陋,所以便宜。又因此地距大学和电脑城近,便成毕业生的云集之地。他们像鸟一样,每日早出晚归,夜间栖息在此。涂自强与邻校三个学生合租了一间屋。一个月各出110块钱。

        上班三天,涂自强为自己拟了一份生活清单:

        房租水电:140

        吃饭:300

        乘车及电话费:120

        生活杂用:40

        机动:50元(买换季衣服及鞋等)

        总计:650

        他想,这是他一个月的起码用度。他所有费用都必须控制在底薪700元内。如果他只用掉650元,每个月就可以留50元给母亲。两个月寄一次,母亲收到这钱,一定会高兴坏。她的生活因有此钱也会好很多。涂自强仿佛能看到母亲满脸得意的神情。倘若他的业绩出色,年终提成加奖金能拿到一笔大钱,他可以去存起来。将来需要花钱的地方多的是,比方他家的房子已经很旧了,他得设法修整修整;再比方,他将来要在武汉成家立业,迟早得在此买房。他想,他的节俭度应该是:近十年内,为最高级节俭;再十年,为比较级节俭,再再十年,刚可进入普通消费级,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那时,他四十出头。而真正的享受生活,怕是要到五十岁之后。以他这样没背景,没外型,没名牌也没高学历的人,恐怕只能是这样一种按部就班的节奏。其实他的一生如能这样,他觉得倒也可以满足。

        同室的3人看到他的清单,便都惊呼,跟女生喝杯咖啡的钱都没有算,实属神仙清单呀。那你活着是为什么呢?

        涂自强便笑,说我就是当代神仙。我活着是为了未来。其他人便都认定他的人生观有问题。涂自强依然笑。他想他们是无法理解的。不过他也不需要他们理解。他们喜欢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涂自强心道,到了他这里,完全可改为俭朴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何况,他自己也从来没喝过一次咖啡哩。

     

    28)洗,还是不洗

    又一轮的新生活就这样开始。

    工作比想象的更辛苦,而生活比想象的更糟糕。同住的人们虽在不同公司工作,但辛劳似乎大同小异。每晚回家,衣服顾不得脱,便躺在床上发牢骚。说是早知如此,真不该读这个大学。又历数他们高考落选的同学,收入已经达到了多少多少。牢骚发完,总是要骂一骂老板如何心狠手辣,动辄加班,稍有不对,便克扣奖金之类。睡意在骂声中到来,于是各自呼呼大睡。经常的时候,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便这样一觉到天明,然后又开始完全相同的一天。

    但涂自强没有觉得生活苦,也不觉得生活单调。因他原本的生活就是这样。而那时,他的目的尚不清晰。现在他有清晰的个人目标。他要在这城市里安家,要在这里扎根。他正在为之努力。这是一个必须的过程。他正在这个过程之中,浑身都是动力,何曾觉得辛苦?何况,他想,当年高考不也这样?甚至比这更辛苦,生活比这更差哩。有一天,同室几人闲聊这个话题,大家都说,以前的人忆苦思甜,忆的是旧社会之苦。我们呢,一回忆,全是高考岁月的苦。说得所有人哄的一笑。涂自强平素很少插话,这次也说,可不是?吃过了那番苦,此后还有什么苦吃不了?

    冬天来了,租屋的气温能到零度以下。平常他们冲凉都在公共厕所。而高寒之下,这里洗澡几无可能。甚至早晚时节,水管都被冻住。附近的旅社开有公共澡堂,但每次洗澡要十块钱。远一点也有八块洗一次的,可来回车钱去掉两块,等于一样。涂自强先前犟着不去洗,心想脏就脏一点,忍过一冬,暖和了再洗也一样。以前在乡下,还不是好几个月洗一回澡?但有一天,终于有同室的人提了抗议,说你省钱可以,但你不能浑身太臭。大家住在一起,本来就臭,你不洗澡,屋里的臭就臭出别的味道了。

    涂自强不服气,说还能有什么味道。

    同室的人说,馊呀。臭能忍,馊难忍呀。涂自强闻闻自己,觉得果然又馊又臭。

    这天赵同学给他电话,说班上李同学从外地来汉,大家小聚一下。涂自强觉得自己一身臭气去见同学,也不好意思,便决定去浴室洗澡。走到旅社门口,看到要十块钱,他怎么想怎么不服气。洗个澡十块钱,天理难容呀。徘徊半天,还是决定不洗。

    聚会就在李同学所住酒店附近。李同学回家便去地委当公务员。他经常下乡,居高临下,派头便显现出了一点。大家见面寒暄一番嘲讽一番,便调头都问涂自强过得怎么样?马同学和赵同学开年即要出国,只有涂自强一人在艰苦中打拼。涂自强觉得这很自然,这就是他的生活。便笑而作答,说还可以。

    赵同学说,几个月没洗澡了?

    涂自强便笑说,你鼻子真灵,忙得厉害,没顾上。

    赵同学说,你身上这臭还用鼻子闻吗?说罢便对李同学说,赶紧,把涂自强弄到你酒店先去洗个澡,不然我们这顿饭是吃不好的。

    大家哄然一笑,都说是是是。

     

    29)不会真自卑假自尊

    涂自强心里大喜,于是便跟了李同学去酒店。酒店虽然普通,但有浴室已经让涂自强惊喜万分。李同学说,我先过去喝酒,你反正也不喝,洗完就自己过来。

        屋里有暖气,即使脱光,也绝无寒冷感。而此时的户外已是冰天雪地。涂自强很是兴奋,心想自己运气总是很好。他脱了衣服,进到浴室。浴缸的水龙头有两个水阀,他一下发懵,不知道自己应该用哪一个。他试着打开一个,发现怎么放都是凉水,于是赶紧关上。又试开另一个,水却烫得厉害。他顿时有束手无策感。忙电话给李同学,李同学教给他,说两个都开,要慢慢调,调到你最喜欢的温度。

        放下电话时,涂自强听到那边同学的笑声。他也觉得自己好笑,笑完又想,自己就是个乡下人么,不懂有什么办法。热水出来了,却在浴缸里存不住。他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将浴缸的水漏给堵上。正四下试探,赵同学打来电话,说你知道怎么把浴缸堵上不?

        涂自强真觉得救命的人来了,忙说,就是不知道呀,正琢磨哩。

        赵同学就笑,说我猜着你不知道。这里有小机关哩,所以赶紧电话你。你把浴缸上一个小柄朝下压一下,就可以了。如果要放水时,再把它抬起来。如果想洗淋浴,就把浴杆上的圆柄拔一下。

        他说话的背景全是笑声,音量狂放。一个声音说,怎么连基本常识都不懂呢?涂自强知道他的同学们在笑他,这一回他心里略有不快。暗道,有那么好笑吗?我是不懂常识,可你们知道我是为什么不懂得的吗?

        这个澡涂自强泡了好久,一则他觉得浴缸里太舒服了,二则他几乎不想回到同学中去。他泡了澡,又淋浴了十几分钟,最后,他不得不放弃继续洗下去的想法。回到同学中时,他满脸红扑扑的,跟那些喝了酒的同学几无两样。李同学说,洗好了?舒服吧?

        涂自强说,当然,让你们见笑了。

        赵同学说,换个人,大家也不会笑。因你性格宽厚,不会真自卑假自尊,所以大家就笑得放肆一点。

        涂自强立即释然,觉得自己险些如此了。他说,我不懂这些很自然呀,我要是懂,才奇怪哩。

        赵同学说,说的也是。由此也证明,我们涂同学从来没有到酒店泡过妞。大家又笑。李同学说,还用这个来证明吗?凭他那一身臭味,哪个妞肯靠近他呀。一桌人笑得更厉害,有人把嘴里的饭菜喷了一地。

        涂自强此时觉得真饿了,他闷下头大口吃菜,由着他们笑闹。他知道,他们的笑并无恶意,只是开心而已。懂得多的人,经常会笑笑懂得少的人。就像城里人经常笑乡下人一样。涂自强经常如此被人讪笑,他已习惯。他对自己说,这没关系,下次我就会了,我会了就不再有人笑我。

        饭罢分手时,李同学说,我经常过来出差,以后我每次来都给你电话,你来酒店洗澡就是。不洗白不洗。涂自强说,好呀。

        晚上回家,涂自强走在冰雪满地的路上,心想,这真是一个愉快不过的夜晚呀。

        

    30)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春节

    离春节只一周了,隔得近,仿佛一眼可以穿透时光,看到那个日子。公司早已通知腊月二十八放假。临近节前,稍闲一点。涂自强和几个同事一起算计自己的收入。涂自强去公司晚,拿得最少,连提成加奖金竟也能拿到五千多块。看到计算器上的四位数,涂自强的心怦怦直跳。他想,我可以带着这笔钱回家见母亲了。要给她买件新棉袄。山里冷,还要给她买一套保暖内衣。嗯,最好把手头存折所有钱都提出,把房子好好修整一下。涂自强把自己想得十分兴奋。

    腊月二十五的时候,涂自强决定中午去买车票。一早到班上,突然发现同事们都神色怪异。原来老板不见了,公司里重要的东西也都不在。最重要的是账上的钱也都悉数提空了。涂自强有些发懵,脑筋一时转不过来。他想到自己的五千多块钱,觉得老板是自己的学长,看上去人不错,成天笑眯眯的,怎么会做这种事?

    这个春节,涂自强又是在一家餐馆打工。

    在餐馆打工最大好处,就是每天都有不错的饭菜。尤其临近过年,公款请客的人多。公款请客少有人打包,仿佛打包是件丢脸的事。菜吃得零乱了,就倒掉。但也有好些菜,根本没怎么动筷。老板便允许端进来自己吃。餐馆菜的味道与食堂自是不能比。涂自强很少吃到这么好的菜。许些菜他几乎不识。吃时便问。问得大厨和老板当面笑,背后却叹,说这大学真是白上了。以为毕业出来当人上人,结果连餐馆客人的剩菜都吃得兴高采烈。吃完了还不识得吃的是什么。

    涂自强自是没有听到这些议论。他只是庆幸自己春节没有过得冷清单调。晚间回出租屋,时而会想到母亲。有点担心母亲孤身一人怎么过。暗中骂自己不孝,骂完又想,穷光蛋一个回家,拿不出钱见乡亲,母亲又怎会高兴?母亲不高兴,这孝又有什么意思?想得狠了,就打电话回去。打时又忧心母亲要走太远的山路。冰天雪地,没一截路好走。便只好托村长问候。村长多是在电话那头嘶啦嘶啦叫,你妈还好呀!都说她儿子出息,在城里做大事,回来不了。家家请她哩,要沾她的福气。涂自强心里便踏实好多。

    放下电话,躺在床上,涂自强便自思,这福气又是些什么呢?

    年过完了,老板亲自跟涂自强结了账。不到一个月,工资加奖金,赚的钱比他在公司两个月都多。涂自强顿有惊喜感,觉得自己没有回家过年还是很值。

    只是这惊喜只维持了3天。

    这年的雪在涂自强的老家下得很多。城里还在过秋,山里便落雪。时断时续地下了又下。十五都过了,仿佛想起什么,又来一场。山里这样下雪也常见。封山前把过冬的粮食和日用杂货备好,猫在家里过一整个冬天,也是山里人的生活方式。

    但涂自强家的房子却在这一年塌了。他的母亲被压在塌樑之下。得亏那天有邮递员进山,见有人家房子垮塌,忙打电话给村长,又把电话打到镇上。结果呼呼啦啦地来了一堆人,把涂自强的母亲挖了出来,一伙人用床板抬着,翻了两架山,轮换了几趟送到了镇医院。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