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长篇小说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长篇小说

涂自强的个人悲伤(11~20)
时间:2013-6-10 0:00:00 来源:百度百科 作者:方方 浏览: 4733

     

    11)书上常说人心险恶,是我没遇到还是书上太夸张

        涂自强见此状,感念昨晚大爹对他的收留,忙说,大爹,我来帮你家来挖塘好不好?村长此时方仔细打量着涂自强并询问他是何人,来此何故。大爹啰嗦着说了一通。村长听说是大学生,脸上便见惊喜。说学生娃学雷锋,想帮你,你就答应吧。我算你家出人力了。又说,政府给挖塘有补贴,这补贴就给学生娃好了。大爹自是满口答应。

        涂自强便留在村里整整挖了3天的塘。村里人人尽知他将去武汉上大学,各家都要接他上门,说是让自家屋里沾点才气。涂自强吃得饱喝得足,且百般被人尊敬,自我感觉好得几欲膨胀。第四天塘快挖完了,村长竟受好几大妈托付,想给涂自强提亲,吓得涂自强当即表示他的时间赶紧了,得马上启程去武汉。

        涂自强逃跑似地离开那里。回头张望,那个小小的村庄已经掉在视线之外,他才坐下来稍事休息。静心一想,便忍不住笑。涂自强想,回去告诉爹妈,他们一定要乐坏。

        剩下的时间并不多了,涂自强决定尽量用来赶路。他只在一个加油站帮忙加了一天油,又在一个路边餐馆洗了一天碗。途中,在一户人家歇脚时,还教了这家读中学的娃半天的英语。整个一路,涂自强觉得自己从未有过如此充实和愉快的生活。他觉得自己力量很强大,也觉得这世道上的人十分善良。他想,书上常说人心险恶,人生艰难,是我没遇到还是书上太夸张了?

        让涂自强晕头的是最后一天:他到了武汉。马路上洪水一样涌来的汽车,让他紧张得浑身冒大汗。他拿着学校地址,四处问人。最终获知到了武汉其实仍然离学校很远。他呆想了一会儿,决定坐公共汽车。

        公共汽车上人倒是不多,一趟车坐不到目的地,中途转了好几次。过了汉江又过长江。尽管涂自强把路线问得明明白白,可他还是坐错了一站。稀里糊涂中,他总算找到了学校,而此时,已是报到的最后一天下午,离学校下班也只有一小时了。

        涂自强甚至没有时间到厕所时去把腰带上的钱取出来并且整理好。缴费时,他当着众人的面,解下腰带,从中扣出里面的零碎,然后一张张一块块地数给收费员。大多的钱都被他的汗水湿透。旁边的人都惊讶地望着他,有几个女生捂住了鼻子。涂自强先没在意,数钱时,突然意识到什么。他抬头四下望望,看到无数惊讶的同情的或鄙夷的目光,心里突然就胆怯起来。一路走过的信心瞬间消失。

        一个戴眼镜的老师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这时候突然说,别紧张,慢慢来。钱怎么会是这样的?这声音似乎有些远,却滋润了涂自强的心。他在心里暗自说,镇静,涂自强你要镇静。果然他镇静了下来。他抬起头,望着老师脸上的眼镜片说明原委。老师沉默片刻,然后说,你可以在学校办贷款。涂自强不明白,老师便解释了几句。涂自强问了一句关键的话,说贷款以后得多还钱,是吗?老师点了点头。涂自强说,那我还是不贷吧。这钱应该够的。

        面对老师温暖的声音,涂自强心里的信心又开始慢慢回来。老师说,别担心,开学后我会给你找份工作。

        

    12)一个人吃饱了心情会有多么愉快

        涂自强的大学生涯开始了。

        他与另5个同学共住一间寝室。比起高中时的大通铺,这条件真是太好了。涂自强选择了上铺。躺在床上,看白白的天花板,没有一丝缝隙可以望见外面的天空。即令再大的雨都不会漏下一滴。铺下有一张桌子供他使用。涂自强从此不再担心下雨的时候床铺会被淋湿以及桌子上的书会打湿得看不见字。洗漱间和厕所都在同一层楼里。不像高中,上厕所还要跑老远的路。有一年冬天他屙肚子,夜里要去厕所,外面冰天雪地,他裹着棉被跑了个来回,结果还是被冻感冒,咳了大半年,以致年年冬天,只要受凉,必咳无疑。咳得剧烈时,他会产生一种立马被咳死的恍惚。现在,所有的让他难受的事都不会重新发生。

        学校的伙食也相当不错,涂自强缴完学费,又买了点必须用品,手上钞票便所剩无几。如若不是他一路打工挣了点钱,他交完学费便一文不剩。涂自强很庆幸自己步行的选择。这使得他不至于刚进校门就遭遇难堪。

        上学第一天涂自强就盘算着要找事做。他手上仅存的一点钱,纵是买最便宜的菜,甚至每顿吃馒头,也只够他活几天。同宿舍姓赵的同学自小在城里长大,觉得像涂自强这样的吃法过不了几天就会死人。但涂自强听之却乐乐呵呵,他觉得这已相当不错。在高中,他连这样的饭菜都吃不上。

        答应替他找工作的老师没有食言。几天后老师来找涂自强,通知他周一即可去厨房帮忙。老师说,本来想安排你去图书馆,但后来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换你到食堂帮厨更好。这样,你不仅能拿到打工的钱,还可以花较少的伙食费,吃到不错的饭菜。我想这应该是你最需要的。你太单薄了,明显营养不足,你需要多一点的食物。肚子吃饱了,心里才会踏实。老师说着拍了拍涂自强瘦削的肩膀。

        涂自强觉得老师说得太对了。虽然他也想去图书馆,望着一整排一整排立在那里的书,他是多么如饥似渴,心里莫名就会激动。但是,他却有更重要的事。这事便是他必须让自己吃饱。食堂更适合他的现状。有一颗踏实的心才能正常学习。

         寝室的几个同学闻知此事,议论道,你这也太实惠了吧。赵同学说,在图书馆打工,又干净又能学到东西。另一个陈同学说,你们乡下人就是目光短浅,知道吗?精神食粮永远比物质食粮重要。还有个李同学说,完全不可理喻,难道就为了多吃点饭?一位马同学也来自乡下,但他家的经济条件比涂自强好。他很替涂自强打抱不平,说老师真俗气,明摆着看不起我们乡下来的人。

        涂自强只是笑了笑。有些事别人不懂,但他自己却必须明白。很多年很多年,他都是饿着肚子读书的。他几乎不记得自己吃饱过。他人生中吃的最好的时刻,就是他背着行李出门之后的日子。这一路打工过来,每一个人都对他说,多吃点多吃点。他在那时候才知道,一个人吃饱了心情会有多么愉快。

        涂自强于是说,我真的觉得很好。我最需要的就是能吃饱饭。我先前一直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这4年怎么过去,现在我心里踏实了。说完想,我是山里娃,我跟他们不同,我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份踏实。

     

    13)第一次见到电脑

         过了好几天,赵同学对涂自强说,回去跟我父母说到你的事,我父母说,他们完全理解。当年他们也像你一样。所以,我觉得我可以慢慢理解你。

         涂自强笑道,不理解也没关系。我想以后我儿子也会像你一样,不理解他的来自乡下的同学。

         赵同学把这话在宿舍里张扬开来,大家听了,都笑得一哄。说可不是?涂自强心里暖暖的,他觉得同学真的都很好,就算不理解,又有什么关系?

         涂自强每天准时去教室上课,他从不缺课,笔记也作得非常仔细。寝室里但凡有人漏课,都找他要笔记本抄。这使他在寝室里成为一个格外受欢迎的人。下了课,他便去厨房打工。他在这里拿到的钱,除了应付他的伙食费外,还可以有点盈余。这样他就可以用来买洗衣粉和牙膏什么的。涂自强之前从未刷过牙,这是在大学里学到的。他觉得这个应该学,就也开始刷牙。路过操场,看到有同学打球,有同学去跑步,还有同学成双成对地钻进树林子,他有些羡慕。但也只是羡慕一下而已。他觉得每个人的人生是不一样的,自己只能如此。这没什么好说的。也没有什么可抱怨。因此,他的心情十分平静。他所有做作业和预习的时间都在晚上。洗过碗,离开厨房,多在七点半左右。涂自强洗把脸,冲个澡,便是8点。这个时间,是他开始学习的时间。涂自强想,睡得晚点,自己全力以赴,也就够了。因为,学校里用晚上时间用来学习的人,还真是不多。

         赵同学在一个多月后搬了台电脑到寝室里。涂自强以前都是听说,这回第一次见到真的电脑。他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他守在赵同学旁边,看他安装,又看他打开,当界面出现图标时,涂自强很是吃惊,再看赵同学上网发邮件,一边发一边跟涂自强说,看,这样就可以通信了,根本不用去邮局。说着,他又打开一个游戏,劈啪地打击起来。涂自强看得发呆,他不禁大声道,太神了太神了。

         赵同学便笑,笑完说,你从来没玩过?

         涂自强认真地说,没有没有。我这是第一次见到真的电脑。

         赵同学说,有了电脑对于我们学理科的人来说,就是如虎添翼。能省无数时间哩。

         涂自强瞪大眼睛说,是吗?

         赵同学说,当然。只要上了网,无数信息都会自动汇集而来。

         涂自强说,这得多少钱?

         赵同学说,有的贵有的便宜,我这台嘛,差不多4千块吧。不贵。

         涂自强心里哆嗦了一下,他默然走开了。4千块钱,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他想,看来光是饱肚子不行,还得赚点钱呀,至少能买一台电脑才是。

         和涂自强同在食堂打工的一个男生离开了,说是这里钱太少,要去社会上找钱多的活儿做。涂自强问他什么活儿来钱,他说到电脑城帮电脑公司装配电脑。钱多还又能学到东西。懂得行情后,说不定毕业了自己开间公司。涂自强便自愧,因为这是他想都没敢想过的事或是根本想不到的事。这男生欲拉涂自强一起,涂自强摇摇头说,我哪里懂这个?我一窍不通哩。

     

    14)终于有了一个说话投机的朋友

         两天后,食堂又来了一个帮厨的女生。女生一看便知是乡下孩子。扎着粗辫子,眉毛也粗粗的,小碎花的衣服也有些旧了。开口说话,脸还会红。涂自强初见时心里只扑通,他突然想起采药。这么久了,他差不多没怎么想到她。这个女孩却突然勾起了他的思念。那首诗句也随之突然浮出:这只是我的个人悲伤。涂自强想,是呀,外面的世界这么丰富这么美好,采药没有机会出来领会,的确是件悲伤的事。

         涂自强忍不住找女生搭讪。他知道了女生是中文系的,也知她来自山里。那是比涂自强老家更遥远更偏僻的山中。她是靠十堰城里一位好心工程师的长期资助才有机会读完高中。不然,爹妈再开通,她也只能读到小学毕业。她的爹妈希望城里的工程师资助弟弟,但工程师不干。写信说他只资助女孩子。又说男女平等,山里女孩子更需要读书。只要她能读,他就一直资助她。她爹妈舍不得放弃这个资助,因为工程师不光资助她的学费还资助她的生活费用。爹妈说,那就读吧,就当人家帮咱家养闺女。女生说时笑了起来,笑得眼睛眯成了缝。涂自强觉得她笑的声音和神态尤其像采药,不觉听得满心欢悦。女生见他听得认真,便又说她们村里,没一个大学生。更不要说她这样的女孩子。她说着又笑,吃吃吃的,很有得意感。

         涂自强也笑。这份得意他能体会得到,因为他们村里也只他一个大学生。并且他们村的女孩子也没有几个人读到高中。

         涂自强终于有了一个说话投机的朋友。他们的身份地位以及经历何其相似。他们讲自己的小学初中还有高中,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涂自强读初中时,每天凌晨起床,打着火把要走几十里山路,女生说她也是;涂自强读高中时,每周都带一袋米和一盒咸菜,天天都吃一样的菜,就这么过了三年,女生居然也是。涂自强说,学校经常停电,他点煤油灯,有一次打瞌睡,火苗把头发都烧着了。女生说她也闯过这个祸,只是她烧着了自己的书,差点让宿舍失了火。他们两个人都是近视眼,而且度数还不浅。涂自强说,都是煤油灯害的。多数的时候,食堂师傅们都静静地听他们俩说自己的过往,不怎么插嘴,只是时而会长叹几口气,然后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拼命往他们碗里加肉。

         有一个周六,涂自强想约女生一起去商场。他说母亲快过生日了,从小到大他从未给母亲买过什么。现在,他在学校打工总算有点零钱。他想买件礼物送给母亲,但却不知道买什么好,想请女生帮忙挑选一下。女生面有难色,说她周六周日都在校外当家教。她完全不能指望家里给钱,只能自己勤工俭学拼命去挣。不然,她连最廉价的裙子都穿不起。

         涂自强有些意外。便问起家教的事。女生告诉他可去社会上的家教中心报名,对方便会帮助联系学生。现在的家长们都希望新入学的大学生去辅导,说是两届高考隔得近,考题和考试方式不会有太大差异。他们的高考经验对下一届的高考生绝对有帮助。

         

    15)所有从他的身边滑过的东西,他都要赶紧抓住

         女生说,家长们支付的辅导费比厨房打工的收入高,更重要的是它的时间是周六和周日,既不误上课,也不误学校的打工。女生刚接手一个读高一的女孩,她的父母都是音乐家,没能力教自己的女儿。女生说,音乐家非常和气,家里也舒服得很。去辅导这种人家的孩子就像自己去享受一样。

         涂自强被她说得振奋起来。他想,这样的挣钱机会,他怎能错过呢?如果多打一份工,说不定过两年就能买得起电脑了。涂自强立即忽略了买礼物的事,其实他本来也只是一个借口。他只是想与这女生走得更近一点。他按照女生写的地址,直接找到家教中心。登记过后,涂自强对自己说,她会是永远带给我好运气的天使吗?

         家教中心很快给涂自强推荐了一个高二学生。这学生的父母开了间服装厂。家里虽然有别墅,却也没什么人住。学生跟涂自强说,这两个玩命的,每天出门,就像子弹射出去一样。把赚钱当成战场杀敌了。涂自强很喜欢这个学生,觉得他们虽然只相差两三岁,但见解和想法却完全不同。

         涂自强负责辅导他的数学物理还有英语。但这学生的语文超强,读的文学书比涂自强多,开口说话就用形容词。学生对涂自强说,看来你的文学太差,我来教你这个,学费扯平好了。涂自强只好笑而不答。倒是他家保姆帮着涂自强说话。保姆说,人家是为了挣点生活费出来干活,你家钱多得心发慌,你还跟人家争这个?学生便说,看看,你们人穷,连幽默感也这么穷。

         涂自强的确没什么幽默感。被学生一说,他还真觉得自己很无趣。他原本话就不多,心里永远都忙不过来,仿佛被事情装得满满,满得密不透风。他要考虑生活费够不够,日用品能省下多少,哪些虽是必须品却可以不买,哪些从长远考虑必须要买,是否挤一点钱寄回去给爹妈,能不能省点钱去买几本书,如此如此,他一分一厘都得算。他还得算时间。早上几点赶到食堂,忙完活用多长时间吃饭才能背一背英语,上完课再用多少时间赶到食堂,干完活吃完饭,又用多少时间预习专业再赶去上课,晚上忙完后用多少时间完成作业。睡觉前,心里还在默念,明天的时间如何排序。幽默感需要心闲的,心闲了,幽默才能从时间的缝隙里生长出来。而他的心绷如紧弦,他不得闲,也不可松,他的算计和紧迫一直从心里漫到脸上。所有从他的身边滑过的东西,他都要赶紧抓住。只有这样,他或许才能跟上别人的步子。而其实,就算他这样了,跟上别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寝室的同学陆续都配了电脑,除却涂自强。赵同学敲着电脑对他说,这是必须的。裤子可以不穿,但电脑必须要有!涂自强笑了,说裤子不穿连门都出不去,饭都吃不成,命也就没了。没有电脑,还有命哩。赵同学便嗨嗨嗨了好几声,连连道,叫我怎么说你!叫我怎么说你!

         放寒假了,涂自强在考虑自己要不要回家。

     

    16)他庆幸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

      学生的家长希望涂自强在假期中继续辅导,高二的课程越来越紧张,同学相互之间的竞争愈发激烈。家长说不抓紧赶一赶,万一落后高三赶起来就难了。又说假期间可支付涂自强双倍的辅导费。涂自强心里立即活了,他想,或许再攒点钱就可以买台电脑。寒假时间本就不长,路途遥远,挤车太难,冬天寒冷,他也不可能再步行一次。权衡一番,他决定不回家。同寝室赵同学说,既然不回家,一个人在这里也无聊,把我的电脑给你玩吧。

       考试一完,学校一下就清冷下来。食堂也放假,不需要再去帮厨。课也停了,涂自强一周中有3天的下午去当家教,其它时间,便都是他自己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闲。武汉的冬天跟山里一样,也下着厚厚的雪。有时候,风也吹得呼呼响,穿过细细的窗缝强行进到屋里。室内室外相差不了几度。但涂自强似乎并不怕冷。也或许他早已冷惯了。无论是小学还是初高中,他们教室的窗户都是破的,几乎每个同学的手上都长着冻疮。上课时,他们的脚被冻得似乎焊在地上,经常半天挪不了步子。穿多少衣服都觉得冷得刺骨。但在这里,涂自强居然有一种冬天不冷之感。他的印象中,自己第一次手上没有长冻疮,而他的脚却从来都是热乎乎的。这间温暖的寝室比起他自己的家里都要舒适。

       涂自强就是怀着这样的愉悦心情,独自留在学校过年。甚至他并不觉得孤单,因为同他一起在食堂打工的中文系女生也没回去。除夕夜,学校组织留校同学吃年夜饭。他们俩坐在一起,说笑着,涂自强说,他觉得在这里过年比在家里愉快多了。女生红着脸说,她也是。

    这一天,涂自强睡得很晚。他和同学们一起在俱乐部看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正点时分,有人呼叫到外面放鞭炮。他也跟着大家呼啦啦一起放鞭炮,看着焰火庆祝新春的到来。在焰火中,他们还打了一会儿雪仗,方陆续回家。涂自强把女生一直送到她的宿舍门口,然后才独自一人踏着雪回到寝室。

       屋外的焰火和鞭炮依然在继续,屋里却静悄悄的,只他一人。涂自强全无睡意。这是他第一次在山外过年。他从来不知道城里的春节原来是这样的欢快和热闹。比起从来未出过山的爹妈,他想他的人生是多么值得。他庆幸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这个时代,他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改变自己的人生,而爹妈他们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他由此又突然想到采药。他替采药惋惜,同时又想起她的诗。涂自强想,不同的脚,的确走的是不同的人生。他和采药将来果然就是陌路人了。

      几近凌晨,涂自强才渐渐睡着。焰火在窗外阵阵开放,耀眼的光芒把黑暗的屋里照得通明。鞭炮亦炸得不肯停歇,仿佛世界狂放地大笑着,笑得惊天动地。涂自强觉得自己仿佛不是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这一切是多么美好。以前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夜晚涂自强的梦绚丽斑斓,这是他一生中从未有过的美梦。

      

    17)看不起黄鹤楼,看长江大桥。看大桥不要钱

         整个寒假,涂自强最清醒认识到的事是:学校食堂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重要。离开食堂的涂自强,依然需要这一日三餐。尽管涂自强已尽可能吃得便宜,但与平素相比,他花在吃饭上的钱还是太多了。

         初三那天,他与中文系女生相约一起去黄鹤楼。在乡下,他们对武汉的唯一认知就是这黄鹤楼。那是课本上读来的。课本以外的书籍,他们基本都读不到。两人闲聊时说起对黄鹤楼的向往。女生说,喜欢那句诗,烟波江上使人愁。涂自强眼睛立即亮了,说我也是哩。心里却浮出当年与采药一起读此诗的情景,采药也是喜欢这一句。涂自强便说,不如去黄鹤楼玩玩?女生欣然同意。

         一大早,两人便搭着公共汽车到黄鹤楼。两个人的汽车票,几乎去掉一顿饭钱,但涂自强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了。男人为女人花钱,他想这也是天经地义。可站在黄鹤楼售票处时,涂自强方知这份天经地义太沉重。买票一人要80元。涂自强瞬间呆掉,同行的女生也瞬间呆掉。他们都知生活的艰难。涂自强犹豫着,后面排队的人便喊,买不买呀?售票窗口里面也冒出不耐烦的声音:到底买不买?

         女生用力拖了涂自强出来,坚决地说,不买这票!我不看了。不想看。涂自强依然犹豫,觉得自己在此刻缩手,很失男人身价。女生却说,你不需要撑这个面子。我也不需要这个虚荣。穷就是穷。我们正视现实。这个楼几千年都没跑掉,将来也跑不掉。有了钱再来看也是一样。

         涂自强心知她说得有理,但见她的眼神却又觉心虚。涂自强说,我带了钱。用了再去挣也是可以的。说完心里却也希望女生依然坚决不看。

         女生果然说,不用看。走吧,看长江大桥去。看大桥不要钱。

         那天他们便只在长江大桥上遛跶。涂自强满心的不舒服。自己请了女生出来看黄鹤楼,走到门口却没进。于是中午他便执意要请女生吃饭。女生似乎理解他的心情,便在阅马场找了间小小的餐馆简单吃了一顿。女生说,花自己的钱,就吃简单点。开学回到食堂,咱们再大吃吧。

         涂自强见她如此体贴,心里颇是感动,但同时也有几分郁闷,他知道自己是被瞧不起了。虽然这天的午餐也吃掉他将近100块,这是他上两次课才能挣到的酬劳。但他还是知道,这钱花得没有任何意义。

         开学后,女生果然跟他没有先前那样贴近。虽然他们也说说笑笑,距离却实实在在地存在了他们之间。涂自强有些难过,一直在想怎么消除这个看不见的距离。他努力让自己更自然地接近女生,女生也显得更自然地对待他的接近。但那个距离依然像个幽灵浮动在他们之间。他们说话时它在,干活时它也在,甚至一起散步时它也一旁晃着。什么都看不见,却是那样地深刻而强烈。

         有一天,吃饭的时间,女生突然没有吃食堂,却是要到外面吃饭。她大声对涂自强说,我今天先走啦,有个朋友请客。涂自强便哦了一声。然后他的目光追随着女生。

     

    18)各自去找有实力的人

        涂自强看见食堂外有一辆铮亮的银色小车泊在那里。走出食堂的女生迈着轻盈的步子径直走向那车,一个年轻男人跳下车,上前拉开车门,女生没有任何停顿,依然轻盈着跨进了车里。小车响了一声喇叭,像是跟人招呼说我走了,然后以流畅的拐弯驶出了涂自强的眼界。

         车尾扬起的灰尘,宛如一只手,一下子抓住了涂自强的心。车越远,那只手仿佛越紧,以致涂自强半天喘不过气。食堂的一个大厨似乎有所察觉,在涂自强几近窒息的时候,突然大声说,现在的女学生,见到大款,都会立马扑上去呀。

         在这声音中,抓在涂自强心上的那只手松开了。涂自强长吐了一口气,这是真的。这也是个事实。这更是她们的自由。他又能要求什么?那个幽灵般的距离已经变成了一条摆在眼前的银河。

         第二天女生来辞掉食堂的工作,说她的朋友不希望她太辛苦。涂自强望着她。女生脸红了一下,拉了涂自强到一边,说我知道你的心,但有些事没有办法。我们俩在一起,谁也改变不了命运。我们都太穷。而我们俩分开来,各自寻找自己的天下,或许,我们的一生都会改变。

         涂自强说,什么是各自的天下?女生说,我是指各自去找有实力的人。涂自强说,什么样的实力?女生脸红了红说,当然是指经济实力。涂自强说,有钱人?女生有些尴尬,说别说得这么刺耳。涂自强说,我知道了,我也理解。

         涂自强然后言不由衷地说了几句祝福的话,便走开了。他在饭堂清理桌子,一边清理一边想,你能找到有钱的男人,可我又怎么能找到有钱的女人呢?有钱人是无尽头的。那些已经有钱的女人还不是想找一个更有钱的男人当靠山?她尽管钱很多难道不想更多?涂自强这么想着,就觉得自己可以死心了。就像跟采药分手一样,涂自强没有太多的难过。或许是他还没有来得及爱上这女生。也或许,他爱上她的同时亦知道得到她的爱并非易事。更或许是,生活中另一份欣喜转移了他心里的伤感。

         这份欣喜是同寝室的赵同学带给他的。开学不几天,赵同学从家里拎来一台手提电脑。他在寝室里摆弄着,而他桌上的台式电脑明显碍事了。于是他跟涂自强说,你要不要?我准备淘汰它。涂自强大惊,他做梦都想要一台电脑。但毕竟一台电脑少说也要两千元以上,他无论如何挣钱,也拿不出这么多。

         赵同学说,我知道你需要一台电脑,这台你就拿去吧。涂自强说,多少钱?赵同学笑道,同学一场,谈什么钱呢?反正我也不要了,当送给你的。

         涂自强心里惊喜得怦怦跳,但他还是觉得白拿人家东西有些不合适,便犹豫着没说话。赵同学便说,我知道你们乡下人,又自尊又自卑。真要命!这不算什么事,我特别愿意给你。

         涂自强默然,他觉得赵同学说得对,但他的心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受伤。赵同学见他不语,便长叹了一口气说,这样吧,我人懒,以后你洗衣服时搭着把我的也洗了,每件衣服5块钱,估计洗到毕业,这钱也差不多买得下这台电脑。你我两不欠,如何?

     

    19)有了电脑,又有了手机

        涂自强觉得洗衣服这个主意可以接受。他用劳动来换取这台电脑。他并没有去占别人的便宜。一边的李同学也搭腔道,涂自强你放松点。不是什么大事。

        涂自强想想觉得也是,于是高兴道,好吧,就这么定。

        现在,涂自强有了自己的电脑。他的生活便由上课学习、打工赚钱两件事变成了三件。这新加的一件,便是折腾电脑。

        以涂自强的能力和专注,他很快弄通电脑如何使用。通过电脑,他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他有了自己的一个邮箱。这神奇的邮箱可以让他不用邮票就能与人通信。他也认识了一个叫QQ的东西,这东西在对方不在的时候,还可以给对方留言,甚至可以寻找到对方。他突然觉得快乐像潮水一样向他涌来。食堂里曾经让他系挂的女生瞬间从心里抹去,连个影子都没留下。

        三年级的时候,住在寝室里的人日渐减少。同学都找了女友,纷然在学校附近找到租屋,过起自己的小日子。赵同学最先走,李同学紧接着也走了。走前,他把手机送给了涂自强。

        李同学说,不好意思,一直抄你的笔记,总觉得应该有所回报才是。专门买样东西送你好像也满做作。我正好换了新手机,这款旧的留着也是废物,不如给你用好了。虽然旧,倒也还好用,所以别嫌弃。

        涂自强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涂自强想起赵同学虽然住到外面,但经常会把他的衣服带来寝室交他洗。便忙说,你反正要来上课,来时也把衣服带来拿给我洗,好不好?李同学笑了笑,说这是女人的事,让她做!房租都是我出,她替我洗衣服也是应该呀。

        几乎没有花钱,涂自强有了电脑之后,又有了手机。他觉得同学们对他真是太好了。他穷他没钱这是他的命运,也是他没办法的事。但他走出那个穷苦的山村,遇到了这么多好人,却真的是他的运气。

        下午,他去移动营业厅买了一张卡,然后迫不及待地给家里打电话。整个村子,只有村长家有电话。而从他家走到村长的家里要翻一个山梁子。涂自强跟村长说,我一切都好,现在有了手机。可以随时跟家里联系了。村长激动得声音都抖着,说你有手机了?你在城里发了?号码多少?我让你爹妈来我家听你的电话。你晚上再打来行不?

        涂自强没办法回答村长一连串的问题。他的确很想听听爹妈的声音。听到村长说这话,这份想念便格外的沉重。自他出来上学,没回一次家。晚上想念爹妈时,便咬着牙对自己说,一定要混出个名堂,不然怎么对得起爹妈呢?此一刻,听到村长亲切的乡音,他内心冲动得厉害,于是忙不迭地谢村长。说晚上一定再打过来。

        这天的晚饭涂自强都没吃好,他不停地看时间。有了手机,连手表都不用买了,上天还是很眷顾他的。食堂的师傅们笑说,小涂今天特别心不在焉,是不是有约会呀?涂自强忙解释说,请村长约我爹妈去他家听我的电话哩。我家没电话。爹妈走到村长家接这个电话要翻一架山,有十几里路哩。我在盘算应该几点打过去才好。师傅们便都叹息,纷纷说,你今天早点走。这孩子不容易。又上学又打工,心里还能记着爹娘,处处为爹娘想着。

     

    20)给爹妈打电话

        吃完饭,食堂的师傅们果然全都不准涂自强留下来继续收拾,每个人都说,我们帮你,你赶紧找个清静地方安心给爹娘打电话去。

        学校挨着湖。涂自强转到湖边,找了块石墩坐了下来。他居然有点心跳。是那种没有理由的心跳,他甚至还情不自禁地手脚发软。不知道爹妈是不是已经赶到了村长家。又担心山里天黑得早,路上没灯,爹妈走夜路会不会安全。想时自己又觉得可笑。以前住在山里,天没亮爬起来上学,从来没有人担心过山路安全问题。而爹妈在山里住了一辈子,黑天赶路是常有事,怎就会担心他们没有路灯会不安全呢?可见得城里是会把人住胆小的。

        估计爹妈已赶去村长家,涂自强便拨了电话。果然那头村长一接电话就说,你咋才打来呢?你爹娘晚饭没吃就赶过来了,来好半天哩。就在我家吃的玉米面。接着不待涂自强回话,就喊涂自强的爹妈赶紧来听。

        电话是涂自强母亲接听的。母亲没开口就哭开了。涂自强听着那哭声,眼泪也夺眶而出。这时涂自强听到了父亲的声音,跟孩子说话呀。你这样能让咱孩子高兴吗?

        涂自强忙抹了下泪水,说妈你别哭呀。

        涂自强的母亲说,我儿你过得好吗?

        涂自强便忙不迭地告诉母亲,他过得非常好。学校吃的也很好。他人长胖了,甚至还长高了。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待他特别好。就是担心爹妈的身体怎么样,过得好不好?

        母亲便高兴起来,说我儿你放一千万个心。我跟你爹过得很好。政府眼下正要修公路,从镇上一直通到山里,正巧从咱家门口过。村长说村口的树下就是汽车站。修好了路,我儿回家就方便了,汽车可送你到村口哩。

        涂自强听了也觉得高兴,忙说太好了。我手上钱松动一点,就回来看爹娘。

        母亲便又说,家里前阵又抓了两个小猪崽,喂养得肥肥嘟嘟的,就等着你回来吃肉哩。

        涂自强刚想说什么,便又听到父亲吼了一句,孩子在城里还吃不着肉?扯闲话做什么?得花咱孩子多少电话费啊。母亲忙说,都好都好,你也好好的。没等涂自强再回说一句话,电话便挂断了。涂自强有些怅然,觉得还没跟爹妈讲够。但又想,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住在寝室的只剩下同样来自乡下的马同学。推开门便觉有冷清感。但人少有人少的好。男生寝室特有的臭味几乎没了,空气清新,人也舒服好多。夜晚没有那么多的骚动,基本上能睡上安稳觉。有时候,涂自强和马同学睡前还会躺在床上小聊一阵。聊学校的事,也聊班上同学,学校的校花天天有人找呀,学院的网络牛人体育没及格呀,以及哪个跟哪个相好了,哪个富二代居然开着车来上学,如此之类,多也是鸡毛蒜皮。

        有一天月亮特别亮,照在窗前,真有天水下泻之感。马同学从外面回来,见涂自强躺在床上看书,突然问,这么好的月光,你怎么也不出去走走?

        涂自强笑了笑,说月光好和不好,与我都没什么关系。

        马同学说,你为什么不找女朋友?

        涂自强说,我这么穷,又相貌平平,谁肯呀。说完,涂自强反问道,你呢?你长这么帅,应该有很多女生追吧?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