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长篇小说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人长篇小说

涂自强的个人悲伤(1~10)
时间:2013-6-7 0:00:00 来源:百度百科 作者:方方 浏览: 4424

     

           内容提要:小说主人公涂自强出身贫寒农家,大学四年里从来没有停止勤工俭学,也因为怕花钱,连续几年没有回过家。但是四年后他不得不面对毕业就失业的现实,没有人脉、没有财富的他在城市里找工作四处碰壁,在合租的陋室中艰难度日。到了小说的最后,方方安排了一个相当残酷的结局——乐观生活的涂自强得了肺癌,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1)涂家没有别的,就是靠自家强

         河并不宽,石头遍布。下了几天雨,木桥垮掉。村长原说马上就修。眼见雨又要下,村长就又说,等雨停稳再修吧。

         涂自强从溪南村回来。过河时,踏着石头,一步一跃。以前上学,他懒得走桥,也这么跳。人之本能许多都与动物类同。涂自强每跳石头都有愉悦之心。但在这天,他却心神黯然。

         涂自强捏着采药给的诗。适才在板栗树下与她挥手作别时尚且放声大笑,转身拆纸展看,却发了呆。想回头再去说点什么,终是忍了下来。二十几里山路,这诗竟一字一榔头地敲打他。落在脑袋顶,也落在胸口,痛得他走走歇歇。还没到家,所有字便如石匠凿了两道。脑袋里一道,心头上一道:

         不同的路/是给不同的脚走的/不同的脚/走的是不同的人生/从此我们就是/各自路上的行者/不必责怪命运/这只是我的个人悲伤

         采药落榜了。她情绪低落,不想多话,只是在这张淡蓝纸上写字,然后交给他。涂自强想起,这是他在县城配眼镜时,特意到文具店买下的一迭蓝色信笺。他知采药喜欢写点什么。

         从石上一跃上岸,涂自强未及站稳。迎面过来一头牛,牛背上坐着四爹爹。四爹爹说,强伢,说是你考取了大学?

         涂自强点点头,说是呀。

         四爹爹说,要去汉口?

         涂自强说,嗯。不过学校不在汉口,在武昌。四爹爹便拍着牛背大笑,说好好好,都一样都一样。我涂家也出了人才。

         四爹爹的手太重,拍得牛不知所措,两眼露出凄惶。涂自强淡淡笑道,四爹爹,只是上个大学哩,还不是人才。

         四爹爹说,咋不是?村子里卢家孙家,没一个大学生吧?村长的儿,也没考取是不?何况你还不是去襄樊,是去汉口!你四爹爹,还有你爹,你一箩筐的叔伯,哪个去过汉口?你不是给我们涂家争光又是咋的?

         涂自强想想也是。涂家在村里是小户,一直受气,这回也算可以扬眉一次。四爹爹说,强伢,你这口气争得好。想当初,你生下来,你爹叫我给你取名字,我就想到两个字:自强。我们涂家没有别的,就是靠自家强。涂自强笑道,难怪我考得好,原来是四爹爹的名字取得好哩。

         四爹爹便高声笑起,嘎嘎的,河两岸满山的树如被大风吹刮,也都哗哗哗的。牛也被这笑声感染,凄惶不见了,它哞地叫了一声。四爹爹说,看,我屋里三黄都替你高兴哩。风掠过涂自强耳边,夹杂其中的笑也轰隆隆地过去,响亮且欢悦。涂自强原本有些痛得紧紧的心,竟被这声音舒缓下来。

     

    (2)涂自强原有两兄一姐。他现在是家里唯一的儿子

         这天夜里,一家人都高兴。父亲一向呆板的面孔,也活动起来。嘴角边漫出笑意,又似不是。母亲慌张地进出,不知忙些什么。还不停地转到案前,给摆在上面的观音菩萨拜上几拜。四爹爹领了远亲近邻几个过来祝贺,录取通知书便在这些黑糙的手上传来转去。一伙子七嘴八舌地又坐了许久。

         涂自强没有加入谈话,他只是静坐一边。劣质烟雾呛得母亲连连咳嗽,她的眼睛被灶火熏得早已浑浊,见烟淌泪,此刻便又淌,是因高兴还是因烟熏也无人晓得。直到夜静得狗都懒得叫了,此时人们才一个一个高声地咳着离开。

         这晚的涂自强也久睡不着。他有许多的高兴,但也不尽然。月光从屋顶亮窗漏下,很淡却很晃眼。采药的脸和诗便都在那片光亮处游荡,没有言语,只是静走,仿佛鬼魂。涂自强迫使自己闭上眼睛。这鬼魂便越过他眼皮,浮在暗中。涂自强只见自己一步一步地随它而行,然后抵达一处沙漠。沙漠了无边际,亦了无一人。他已不知他追随着谁,只知剩他一人在苦苦挣扎。挣扎到脱力,连路都走不了,于是爬。爬去爬来,他亦不知自己要爬向哪里。蓦然间,身边有驼铃来去,清脆嘹亮。人们抬头走路,笑声夹在铃声里,全然不觉有他存在。他也就低头不看,努力地在他们脚边爬着,骆驼蹄几次都踩到他。他痛得嗷嗷叫唤,声音压不住驼铃里的笑,自是无人听见。就这样,他把天色爬出了朦胧。亮窗里的光变得明亮,然后发热,热气落在他的身上。莫名中他就醒了。揉眼时,恍然还在爬,并在身后爬出一行字。字很清晰,浮在黄沙上。风刮得呜呜作响,竟未吹散它们。涂自强看得很清楚,是九个:这只是我的个人悲伤。

         太阳升得老高。涂自强走出屋门。母亲正喂猪。猪是前几月才去镇上抓回的。母亲说,看,小黑长得多肥呀。小花前阵子瘦,现在又回过阳来,见天长肉。等你从大学放假回,它俩个,哪个肥就杀哪个。

         涂自强自上中学,家里就没让他喂猪。他想接过饲料,母亲却避了下身,说这个活儿哪能让你做?又说,我煎了面饼,放了鸡蛋,是今早上家里的鸡特意为你下的。

         涂自强很少起得如此晚,他说,妈你怎么不叫我起?

         母亲笑道,我就是想让你睡哩,难得我儿好生睡个安神觉。

         涂自强便跟母亲搭讪,有一句没一句。那个梦竟在此时又浮了出来。平常睡醒,梦都会忘得干净,可这一次,却记得整个过程。涂自强不解其故。又想,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会在沙漠里爬?好孤单好落魄的样子?

         涂自强现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他原有两兄一姐。姐姐16岁时,跟人外出打工,从此了无音讯,连一个字都没有寄回。而两个哥哥,一个痴呆,没满7岁就死掉了。另一个倒是长成了人,在姐姐跟人外出打工那年,也跟村里人去到山西挖煤。早几年还带钱回家,后又捎信说在外面找下媳妇。媳妇也没带回来过,再后来,就没了声息。涂自强曾想去找,被母亲拦下。母亲说,上哪找?再把你丢了咋办?这就是他的命。家里就指望你了,你还是好好念书吧。

         那一年涂自强上了高中。

     

    (3)你一脚跨出村,将来就是国家的人才

         涂自强从父亲和母亲的脸上,看到了自己的责任。他心知父母千痛万痛,能够扛下来,就是心里还有盼。他就是他们的那个盼。明白了这个,涂自强每天早起,都会暗暗对自己说,涂自强,你不可让爹妈失望。

         吃完饼,涂自强在缸里舀了一勺凉水,咕嘟嘟灌了下。这是他在学校养成的习惯。学校早餐大多一个馒头,从没吃饱过。采药说,吃完就喝水,馒头在胃里泡胀开,就会饱。涂自强听信采药的话,于是每天饭后要喝一茶缸水。喝水后果然有强烈饱感。采药说那话时,他俩刚升到初二。

         涂自强眼里又浮出采药的样子。他想,要不要再去一趟溪南村?母亲挎着筐,手上拎了根锄,说是去坡边的地里挖点土豆。涂自强说,我去吧,你在家歇着。

         母亲一闪身,说哪能让我儿做这样的粗活?这不成。村里人会骂我的。四爹爹昨晚还说了,你就是我们涂家的金枝玉叶,要好好伺候着。

         涂自强就笑,说吓唬人哩。

         母亲也笑了,说吓唬就吓唬,我们愿意哩。你去跟同学玩去吧,也在家呆不了几天。四爹爹还说了,你一脚跨出村,将来就是国家的人才。我们涂家不可以屈了人才。

         涂自强觉得跟母亲说不清,只得望着母亲远去。母亲年岁渐长,走路也没了以往的轻快,一步一顿,重重的样子,仿佛腿上坠了铁块。日常的灶柴和冬天的烤炭,累月烟熏火燎,她的眼睛业已浑浊不清,用衣袖拭眼已成习惯动作。涂自强看着母亲不时抬手试眼,心里发酸,暗想,将来一定得让她过好日子。

         天气十分晴好。村长领了两个木匠开始修桥。涂自强过去打招呼,村长说,强伢,你好出息。往后进了城,还是要记得乡亲哦。

         涂自强说,当然当然。走哪都不能忘本。

         村长斩钉截铁地说,学好了得去县衙当官!村里只要有一个人当官,就吃不到亏。朝内有人,一村人都好过。你爹妈我会照应。你呢,将来就照应我们村。

         涂自强哭笑不得,说我学的是物理,这不是当官的专业哩。

         村长说,谁说不是?溪北村马家小子学的是养猪哩,谁见他养猪了?在京城当了领导,县长见他都哈腰。看看他们溪北村,县里有好事情就归他们,修路都先修到他们村口上。涂自强笑笑没回嘴,他知道村长说的是个事实。

         涂自强独自朝溪南村走。他本不想走这个方向。脚却不由自主。脚已经习惯了到那里去。习惯了沿着溪岸,习惯了贴着山边,习惯了顺着杜鹃花一溜开着的土径,就像狗习惯了自己回家的路一样,脚也习惯了去溪南村找采药。

         一直走到溪流拐向西山涧,猛见到溪南村口的板栗树,涂自强怔了一下,刻在他脑海的诗又浮了出来:不同的脚/走得是不同的人生/从此我们便是/各自路上的行者。

         涂自强刹车般收住脚步。他蹲在一丛杂木边,埋下头强迫自己定心。他对自己的脚说,往后再不准走到这条路上来,要记得去走一条新路哦。

     

    (4)都拿你当英雄哩,指望你学完回来拯救村庄

       离开学还有好些天,涂自强决定提前走。他对父母说,咱的钱也不够,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城里打工的地方多,早去不定可找个地方干干活,多少也挣点读书钱哩。父亲说,娃说的是。闲着是来不了钱的,何况山里活钱也难赚。这是涂自强这辈子听到父亲讲的最长一句话。他有些惊讶。

       母亲便说,都随你哩。

       涂自强出发那天是个周五。父亲早起看了天,说了一句,今儿天色好出门。屋外的天很亮,两架大山耸着厚背,却也遮挡不住一道道光明。阳光轻松地落在村路上,落得一地灿烂。山坡上的绿原本就深深浅浅,叫这光线一抹,仿佛把绿色照得升腾起来,空气也似透着绿。

       母亲坚持让涂自强穿长袖衬衣,嘴上说,山里风凉,到了镇上,天热了,也不要脱,太阳大着,防晒哩。涂自强由着母亲,因为他知道,任他怎么反对,也是没用的。

       母亲将一条细长的布带仔细地扎在涂自强的腰上。扎紧了,又特意用手扯了两扯。这是母亲连夜赶着缝起的。布带有一寸宽,双层空心,细密的针脚把布带口封得严严实实。母亲缝完还用手拽了几拽,见没拽散,才放下心。现在,它里面鼓鼓囊囊地塞了东西。母亲努力地让它们变得平展。涂自强知道,那是钱。是他全部的钱。是这些天村里所有涂姓人家凑给他的学费。钱很零碎,村里人家甚至没有大钞供他们一换。母亲说,这个万不可离身,也万不可被人瞧见,更不可丢了,乱花也不可以。村里人都穷,凑这么多是心意。你去学校就得靠它。爹妈帮不到你,我儿你全得自己靠着自己了。母亲说着眼睛又流了水,她依然用衣袖拭眼。涂自强看到母亲的衣袖处业已黑湿一片,便有些难过。但他还是忍下了。母亲的头发被门外风吹得翻起,发根深处露出些白。母亲刚满50岁,却已像个老人。涂自强想,将来定要让爹妈住进城里,定要让他们这辈子享享福才是。

       涂自强搭了台拖拉机离开村庄。村子人家并不多,都分散在一个个山凹里。远的过来一趟要跑几十里路。但村里老少差不多全赶来为他送行。路口的银杏树下,稀落地站着他们。鸡狗猪还有小孩子亦都倾朝而出,在大人的腰以下,一派胡蹿乱跑。涂自强跳上拖拉机,见整个树下鸡飞狗跳得煞是欢腾,心里竟冒出不舍的念头。

       山里静,拖拉机开离了好远,还有声音沿路拐弯托风传来:强伢,要当个大官回来!又有声音说,回来把村里的路修宽点,好走卡车。

       涂自强又感动又好笑。拖拉机手是涂自强的小学同学。他读到五年级家里没钱就退了学,现在便跟着镇上的建筑队拉砖拖石头。拖拉机手说,都拿你当英雄哩,指望你学完回来拯救村庄似的。

       涂自强便笑,说亏得他们敢想,吓也要吓死我了。拖拉机手哈哈大笑,说小时候还以为我比你有出息,想不到居然你比我出风头多了。涂自强说,我不过傻读书罢了,到现在还是你出息呀。这不我蹭你的车来了。涂自强话音一落,拖拉机手又一阵大笑。拖拉机便摇摆得厉害。

     

    (5)吃饭不要钱,当是付你的工钱

      翻了一架大山,离村远了。又行了许久,行至山脚拐弯,突然转过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拖拉机速度正快,眼见得要撞上。涂自强惊骇地叫喊起来。拖拉机手有点慌乱,遂将拖拉机朝着山壁贴去。

      女孩倏一下擦边而过,几乎没有刹车,在涂自强惊魂未定之中,骑远了。拖拉机却失了控,贴着山壁开了十来米,熄火停下。拖拉机手跳下来,看了看拖拉机头,用脚踢了几下,然后朝着涂自强说,我见了女人就倒霉。得找人来修,怕是明天也动不了。

      涂自强亦跳下拖拉机,说我哪能陪你等到明天?拖拉机手说,不能等,就自己赶路去吧。原本说你蹭我的车,让我比你有出息的,现在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了。涂自强笑了笑,说等你哪天有了好车,我再蹭。这机会我一定给你留。

      拖拉机手帮他把行李拿下,又托起放到他背上,然后说,一边走,一边拦车,没准拦到小轿车,比我这个舒服得多。

      涂自强懒得跟他贫嘴,背着行李,朝他晃晃手,自己上了路。所谓行李,其实就是一床被子包裹着几件换洗衣衫,再加三两本涂自强喜欢的书而已。冬衣从初中一直穿到高中,早就烂得不像样子,母亲便说,今年冬天重新缝件新的,到时候寄过去。所以涂自强最厚的衣服就是一件运动衫,行李倒也不重。

      通往镇上的山路是偏道,少有车辆往来。涂自强背着被子独行,便有些醒目。偶有汽车驶近,他忙不迭扬臂挥手欲拦之,汽车却根本不搭理他,一个司机甚至伸出头朝他啐了一口。涂自强闪身避让时,几乎摔到山下。稳住脚定神间,他想骂人,言词到了嘴边,却突然想起采药的诗:不同的路/是给不同的脚走的/不同的脚/走的是不同的人生。是了,涂自强想,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的脚朝前走了。走着走着,倒也没觉得什么了。红军长征两万五,爬雪山过草地,还要打仗。而他不过背着行李朝镇上走,如此而已,又有什么可在乎的?这么一想,涂自强心里倒真的强大起来。

      几近中午,涂自强还没出山。肚子却饿了。山边有户人家,门前门后都种着菜。涂自强走过去,门大开着,却没有人。

      涂自强叫了一声,有人吗?一个女人声音从头上落下,找哪个?涂自强抬起头,见一女人从山上拖着树枝朝下走。树枝七叉八歪,长长短短。涂自强忙放下行李,快跑几步,上到她跟前说,我来帮你。女人说,这个我自己拖下去,山上还有一些,你帮我弄下来。涂自强继续朝上,约摸走了四五十米,果然见有一堆砍好的枯树枝散乱放在石壁边。涂自强顺了顺,找了根藤,挑了几树粗的,扎在一起,顺溜而下,拖到了屋后。女人正站在那里揩汗。她边指教涂自强摆放树枝,边说,学生娃,你找哪个?

      涂自强说,我搭拖拉机去镇上,哪晓得它半道坏了,我只好走去。走到这儿,口渴,肚子也饿,看看能不能讨口水喝,搭边吃顿饭。说罢涂自强又大声补充一句,我付钱。

      女人笑了起来,挥挥手说,去帮我把山上的树枝都拖下吧,吃饭不要钱,当是我付你的工钱。涂自强一听大喜,忙不迭说,那是最好。

     

    (6)山里出了大学生,他坐一晚,都得让你睡下

       女人家的菜很简单,除了一碟咸菜,也只有一盘炒茄子,女人放了几只辣椒,碧绿碧绿的夹在其间。对涂自强来说,这些已足够好。女人不时给涂自强挟上两筷子,嘴上反复说多吃点。涂自强说,我知道我知道。

       饭间女人问涂自强去镇上做什么。涂自强便把自己要去武汉上大学的事说给她听,说时语气里充满自豪。又说他走到镇上再坐车到县里,然后再由县里转车去武汉。

       女人脸上便一脸的佩服,连连叹说,你爹妈养了你这样的好儿,真是合适。涂自强笑而未答,心里却想,说得也是哩。

        吃过饭,涂自强准备上路。女人说,慢点。说罢她进到里屋,几分钟后,拿了个小布包出来,说你走到镇上,必定赶不及上县里的班车。我男人在镇上给人盖屋,你帮我捎两件衣服给他,顺便让他给你找个住地。

       涂自强忙说,我捎衣服就行,不麻烦大哥了。

    女人说,说什么麻烦不麻烦,我们山里出了大学生,他坐一晚,都得让你睡下。不然你还花钱住店?涂自强觉得女人的话说得暖心,便笑道,哪能让大哥坐一晚?我听你的,去了随他安排好了。

       谢过女人,涂自强继续顺山路行走。或是吃饱饭的缘故,又或是女人的话句句都暖着他的心,虽然背着行李,却也大步流星。走了许久,全无累感。天擦黑时,涂自强走到镇上。按女人的地址,他顺利地找到她的丈夫。

       那男人拿着衣服有些惊讶地看着涂自强。涂自强便又将自己要去武汉上大学的事念叨了一遍。男人的眼睛顿时就亮了,昏暗中,仿佛照亮了涂自强的脸。男人说,你比我有出息,我也参加过高考哩。差几分没取上,现在只好干苦力。

       男人招待涂自强吃饭,又把他介绍给一起盖屋的人。闻知涂自强是准备进武汉念书的新科大学生,大家都开心起来,起哄着要喝酒。端菜上桌的大婶说,喜事喜事,我们山里出个人才不容易,我去加个菜。说话间,蹲在墙边吃饭的人都围了过来,大家便将桌子腾展得更开。酒是谁拿来的,涂自强也不知道。他糊里糊涂被人敬了几口,不一会儿,就醉倒下了。朦胧中,听到有人笑,说这会读书的人就是不会喝酒。我们就是因为会喝酒,所以不会读书。后面还有什么声音,慢慢都在涂自强的脑间渐行渐远,蓦然间就没有了。

       涂自强醒来时,天已大亮。屋顶上射过几道光柱,像是阳光劲道太猛把屋顶捅穿似的。简陋的工棚里一个人都没有。满屋都是臭哄哄味道,比他上学住的宿舍更浓。那时他们几十人住一间大仓房里,铺挨着铺,天天体臭味汗臭味挥之不去,就连冬天也是如此。涂自强有些恍然,几秒后,方忆起自己置身何处。他小小地自嘲了一下自己,觉得不过刚离学校两个月,自己似乎就开始了怀旧。

       屋里小桌上有碗稀饭和两个馒头,一个大婶伸头叫了一声,起来了?这是留给你的。喊罢就没影了。涂自强饿得厉害,坐在小凳上,几大口就吃得精光。昨晚喝了酒,他还没来得及吃口饭,就人事不知。想想自己当时的状态,涂自强不觉笑了起来。

     

    (7)打第一份工

      工棚外的太阳升得老高,热气扑面。新起的房屋距工棚不远,涂自强便走了过去。这是一幢小学的教室楼,要盖4层高。眼下已经起到了2层。涂自强见适才喊叫他吃早餐的大婶正拎着水泥桶往钩上挂,便过去帮忙。嘴上说,婶子,我大哥呢?他记起,这也是昨晚上端菜的大婶。

        那大婶说,这儿全是大哥,哪个是你的?

       拌水泥的小工就笑了起来,说小子,这大婶嘴狠,从没个好话,你千万别跟她回嘴。说罢又说,怕是李哥的朋友。李哥,你兄弟找你哩!

        二楼砌砖的一个男人直起身道,哦,大学生呀,起来了?今天就去县里搭车?还是在镇上玩玩?

        涂自强说,都行。

        端菜的大婶又开始拎水泥桶。涂自强便又上前帮忙。大婶捶捶自己的腰说,到底是大学生,知礼又懂事,还晓得我腰疼哩。

       涂自强便说,婶子,你歇着,我帮你。我反正不赶急。

       那大婶真就捶着背离开了,边走边说,不赶急就太好了。我也歇不起,还得做十几口人的中午饭哩。

      拌水泥的小工说,原先的小工老婆生娃,昨天中午就赶回家了,这里缺个人手,老板又催进度,没办法。做饭的婶子是那小工的亲戚,只好过来相帮。

       涂自强说,我时间富着,帮帮忙没关系。工地活紧,也没人多说什么,真就由着涂自强在那里拎水泥桶。

       涂自强的中饭自然就在工地吃了。吃到半截,老板来了,正是来催进度,说开学教室要能上课。工人们都说,没歇着哩,都赶紧着在干。

      老板突然发现涂自强,打量着说,新来的?

      大婶就忙不迭地回答,是去省城读书的大学生,给李哥捎衣服来的。王二毛老婆生娃,他昨日赶家去了。这学生娃就是好,见我们没人手,帮忙干了半天活哩。

      那老板便有些惊异,脸色也善了许多,说大学生还干这粗活?

      涂自强忙说,爹妈都是农民,哪有那些讲究。反正我时间富着,帮帮忙也没个啥。

      工人们早上也都见识了涂自强的勤快,纷然说,到底是我们山里娃,就是老实心善,干活也是好手哩。

      老板便说,这里缺人手,你时间富,不如再干几天?我开给你工钱。

      涂自强怔了怔,仿佛在想。李哥便说,交学费要花不少钱是不是?搭车去武汉也要花钱吧?不如挣一点是一点?

      涂自强想,可不是。到哪干活也是干活,早出门不就是为了打工挣钱么?这么想过,涂自强立即说,也行。我本来早去武汉也是想找工打的。

      大家便都纷然说,可不是?这里更好。乡里乡亲,会相互照顾哩。进了城,老板哪有我们这老板好?不剥掉你几层皮你能赚着钱?欺负咱山里人有多的哩。

      七嘴八舌的话说得老板一脸的笑意。然后他对涂自强说,我看得出,你是个好娃,我不会亏你。我给你最高的工钱,伙食费也免了。也算咱表彰咱山里娃上大学。

     

    (8)奇怪了,怎么都让当大官?

       老板的哈哈打得山响,工棚上的灰扑扑往下掉。涂自强也跟着笑。他心情愉快,觉得这世界真是太好了。他遇到的人都这么好。涂自强于是留下来做了小工。间或他还跟李哥学着砌砖上墙。干活虽然有点累,但对于涂自强来说,也都扛得过去。晚上,便睡在回去照顾老婆的王二毛的床上。夜里风凉,要搭布单。王二毛也不知多久没洗这布单了,盖在哪里都有些臭臭的。涂自强便暗笑,说这大哥真是够懒,走前最好替他洗一下。

       即使在睡觉,涂自强也没解下他腰上的布带。干活时,汗湿透了,他也由它去。冲凉是在河边,大家都脱光了下水。涂自强自不例外。但他解下布带时,必定背着人,并且必定将它裹在衣服里。进到河里,涂自强也绝不离开衣服3米远。任凭工友们怎么呼喊他游到对岸,他都笑而不应。母亲的话,他字字都记在心里。何况,涂自强知道自己根本不能有任何闪失。

       王二毛回来时,已是5天之后。老板将涂自强的工钱算给了他,说放假回来,想干活勤工俭学,还找我。涂自强接钱时连说谢谢,又说好的好的。

       涂自强辞了工地,又背起他的行李。做饭的大婶包了几个馒头,说路上吃吧。餐馆贵着哩,还不如咱的馒头饱。涂自强道谢再三,接下了馒头。走了几十米,他有些不舍,回头又朝工地上摇摇手。耳边却听到有声音大喊,好点学,早点当个大官回来,给咱山里造点福。         

       涂自强大声答应了,心里却想,奇怪了,怎么都让当大官?

       镇上的长途车站挤了不少人,说是县里修路,挖了半边,堵得厉害,从亮走到黑也走不到县城。这几天的班车取消了。几个要去襄樊的人,跟售票员吵得厉害。售票员说,你们跟我吵有什么用?有人说,停3天,走都走到襄樊了。售票员便说,有本事就走呀!气得人们吵闹得更加厉害。

         涂自强站着看了一会儿吵,觉得吵也不是事,等也不是事,不如真的就走算了。念头到此,他就真觉得走到武汉又有什么不可以?反正时间还早,红军走得,他就走得。红军还打仗,他只不过走走路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么一想,他的血仿佛就热了,浑身劲头像打了气,立马鼓涨起来。

       涂自强跑到镇中学,找地理老师借本地图,说是要走到武汉去。老师先是眼睛瞪得溜圆,随之便大加赞许。拿着地图对他一番指点,又帮他找了块塑料布,把被子包了起来。老师说,万一遇上下雨,打湿被子是小,你会重得走不动的。又说,最好走大路,有加油站,吃喝拉撒都方便。还说,到了襄樊,去看看鹿鸣山,孟浩然在那里隐居过哩。涂自强一一答应下来。

       包里装着地图,仿佛人生的方向也装进包里,涂自强信心满满。一路的村庄虽不算密集,但散户却也不少,走不几里,总能遇上人家。敲门前去,要点水喝,或是坐在人家门口小憩一下。第一天,他吃的都是自己所带馒头。晚上投宿一户农家,家里有个老太,牙不好,咀嚼米粒很吃力,涂自强便拿了一个馒头递给她。老太太高兴了,用汤泡着馒头,连连说好吃好吃。这家人便招待涂自强一顿晚餐。虽只是青菜和咸萝卜皮,涂自强却吃得很有幸福感。

     

    (9)原来世上的人都这么好呀

         没进襄樊城,涂自强竟先闯到了鹿鸣山。他去山下人家讨水喝,顺嘴问这是什么山,于是便听到鹿鸣山三个字。比起他住的山里,这山太过平缓。山林连着山林,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树也细瘦,营养不良似的。涂自强便想,你大名鼎鼎的孟浩然竟隐居这么个地方。光是种地读书,啥事不做,就算天天有人寻上门来喝酒,又有啥意思?想罢,他也懒得进山瞧瞧,趁着天色明亮,急急朝城里赶去。

         襄樊城太大,涂自强朝里走了几步,突然怕了。车来车往,没啥空当给人行路。他避过前车又闪后车,忙成一团。于是想,我是去武汉的,进这襄樊城做什么?这一想过,决计不朝城里走。他在城边一条小街,买了碗牛肉面。这是他出门后花的第一笔钱。面汤辣得他不停地发出嗦嗦嗦的声音。嗦得卖面的老板娘抿嘴直笑。笑完,递给他一碗凉水。涂自强觉得这老板娘很亲切,便也朝她堆起满脸笑容。老板娘便问他背着被卷,要去哪里。涂自强便说他要去武汉上大学。老板娘一副百事通的样子,说,开学早着哩,去了学校也没人。涂自强便坦承说的确还早,主要是想出来打打工。

         老板娘打量他一下,然后说,山里娃?

         涂自强说,嗯。家里穷,不想爹娘太劳顿,所以要自己挣学费哩。

         老板娘便说,真是个好娃!然后就领着他到对面一家洗车店,跟洗车店老板嘀咕了几句。洗车店老板便对涂自强说,行。我喜欢这样的娃!你就留我这儿干吧。管吃管喝,走前包你拿到工钱。我这儿就是晚上没地方住。

         卖牛肉面的老板娘忙说,住我店里吧,夜里拉张床,点上蚊香就行。我老公五点起来和面,你早点起来搭把手,我管你早餐好了。

         涂自强很高兴,觉得自己这笔牛肉面的钱花得太值。立马表示他现在即可开始洗车。老板点点头,说洗车这活,没技术,无师自通。在外做事,其实就两条,勤快,仔细,不管是难还是容易,都能干得好。

         涂自强觉得老板说得有道理,忙说,我记心里了哩。

         夜里,涂自强把牛肉面馆的小桌朝墙边靠着,中间腾出个地方摆上折叠床。涂自强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折叠床,心里只叫好。觉得城里人就是聪明,什么办法都能想出来。店铺狭窄,空气中四处还弥漫着牛肉的香气。躺在床上,涂自强想,原来世上的人都这么好呀。

         涂自强在襄樊城一呆便是十天,开学日期业已迫近。这天涂自强正跟老板说他得走了。说话间,过来一辆小车。司机把车交给涂自强洗,人却东长西短地跟老板闲聊。不知怎么就说到涂自强身上。那司机过来看了一眼涂自强,笑道,原来是大学生在给我洗车呀。我很荣幸哩。快开学了,还不去报到?

         涂自强说,正准备今天走哩。

         司机便说,算你运气好,我搭你一脚吧。我车到汉川,到了那里,离武汉也算不远了,省你不少车钱哩。

         洗车店老板忙说,真是太好了。师傅是善人有善心,今天我也不收你这洗车费了。实心讲这学生娃真不错。

       

    (10)头一次坐小车,没开几十米,便觉得晕眩

         涂自强想了想,原觉得自己走路挺好,但现在有了车,自然搭车到武汉更方便。想罢便说,太好了,我咋这么好的运气?尽遇上了好人。

         司机和洗车店老板便都呵呵地笑。老板跟涂自强结了账,涂自强去了趟厕所。在那里,他将这些钞票一一塞进腰间的布带中。布带天天扎在身上,已经有点脏了。涂自强对钱说,脏点不算啥呀,只要你们老老实实都呆在里面就好。这就是我的小银行哩。

         涂自强头一次坐小车,没开几十米,便觉得晕昡。待开出襄樊城,他已头昏眼花,几次欲吐。司机吓得要死,不停地求他,说兄弟,千万别吐呀,吐了有气味,领导知道我就会挨骂的。涂自强便强忍着。实在忍不住了,就要下车,说还是我自己走吧。司机无奈,便在路边停下。涂自强下了车便吐得天翻地覆。把小车司机给吓着了,忙递给他矿泉水,嘴里说还没见过你这么吐的。涂自强吐完舒服许多,却再不敢上那小车。对那司机说,我还是走吧。司机便长叹道,好心搭你,哪晓得你没这福气。涂自强便笑了,说我就这命哩。

         涂自强再次背上行李,继续他的路程。

         离开襄樊第三天,他果然遇雨。雨下得老大,四周不见人家。涂自强背着行李大步地跑,跑得泥浆溅得满腿。朦胧雨中,见一个小小的土地庙,便一头钻了进去。

         土地庙小到只能容他一人,并且还站不直身。涂自强便将行李挂在土地公公身上,自己则坐在它的脚边。涂自强说,土地公公,你待人最善,你别怪我。我这样是没办法了,还望你能帮我背下行李,不然湿了我上学不好用。

         这天的雨一直到夜里才渐小。涂自强在低矮的土地庙里憋得难受,便决定连夜赶路。几乎快走不动时,方见到一个村庄零星的灯火。

         村里的狗闻有生人气便朝着涂自强围过来,狂乱地吼叫。涂自强拾起一根棍子,低喝着意欲扑来的村狗。终有一户人家的门开了,有人骂狗,说半夜三更,叫什么!涂自强听这声音有几分苍老,忙喊,大爹,我是赶路的,天雨迷路了,想找个地方歇脚。那人便出门来,吼开了狗,说你一个人?

         涂自强忙说,是哩。

         那人便说,哦,家里来吧。

         涂自强身上早已湿透,幸亏夏天,又幸亏赶路,倒也不觉冷。进屋见开门的果然是个大爹。涂自强说,我要走去武汉上大学。下雨,走糊涂了。

         那大爹便说,常有的事。你歇上一夜,天亮就好了。

         涂自强说,哦,谢谢大爹。

         那大爹指着偏房,示意涂自强去那里住,然后自己又关灯回屋。尽管有塑料布包着,涂自强的被子还是湿了一大块。衣服亦半干半湿。疲惫已极的涂自强顾不上那些,换上衣服,倒头便睡。

         这一觉睡得死沉,涂自强被高声的说话声惊醒。他赶忙爬起,走出门。一个村干部模样的人在同昨晚的大爹说话。那干部瞥了涂自强一眼,继续说他的。涂自强听了一会儿,听出来他们所议事项。村里要挖水塘,家家户户都要参与。涂志强夜晚投宿的这家年轻的男人女人都外出打工了,家里只剩得老小。那大爹摊开自己的双手,使劲说,我如何挖得动?村长便让他到外面请工代替。那大爹又说,这时候哪里请得了工?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